無障礙鏈接

廣州公民聲援香港佔中“煽顛案”庭審引發關注

  • 海彥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王默、孫立勇等人去年10月聲援香港佔中(博訊圖片)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王默、孫立勇等人去年10月聲援香港佔中(博訊圖片)

廣東兩位維權人士因聲援香港“佔中”運動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11月19日在廣州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引發外界關注。據悉,當局在法庭週圍強力維穩,不許圍觀公民法庭旁聽。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左)王默 (網絡圖片)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左)王默 (網絡圖片)

​據網上消息,38歲的廣州南方街頭運動參與者謝文飛,星期四被法警抬著進入法庭,一直高喊廢除一黨專政和建立民主中國的口號。而同案43歲的南方街頭運動活躍人士王默,走進法庭時也高喊抗議口號。

在香港去年9月28日爆發爭取真普選的佔領運動之後,謝文飛、王默等人10月3日穿黑衣,在廣州街頭拉橫幅,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他們當天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11月17日被更換罪名,以涉嫌“煽顛罪”正式批捕。

謝文飛、王默“煽顛案”庭審法庭外多輛警車戒備 (博訊圖片)

謝文飛、王默“煽顛案”庭審法庭外多輛警車戒備 (博訊圖片)

據悉,廣州中級法院外上午有包括大巴在內的各種警車十多輛,有二十多制服警察和多名便衣警察現場維穩,不允許圍觀公民進入法庭旁聽。目前能確認,從外地趕來旁聽的山東的蘇士芹、湖南衡陽的胡雙慶、福建的孫濤被庭外警察帶走,先關押在廣州越秀山體育場,後轉到廣場派出所。

此外,廣州的一些公民人士此前遭到警告,勸阻不要前往中級法院現場圍觀審理,包括王愛忠和網名“醉俠老高”等人被派員陪同喝茶。

謝文飛和王默兩人的好友、人在廣州中級法院外的一名廣州維權人士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法庭外的形勢比較緊張,警察維穩措施強硬,許多到現場的人都被查身份證,一些人拍了照片後被強行刪除。

這名維權人士表示,謝文飛和王默參與的活動或者網上發表的一些言論,完全是憲法賦予的公民的權利,合情合理,當局的打壓是恐懼民間的异見行為。

他說:“他們只是在用這種非常和平、非暴力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訴求,表達自己的這個理想,爭取自己的自由,這個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所以,當局對他們的指控是非常荒唐的,說明非常恐懼民間的異議人士這些活動。”

剛剛結束一天庭審的王默的辯護律師覃臣壽星期四表示,謝文飛和王默的“煽顛案”,原計劃11月19和20日兩天庭審,不過,星期四一天庭審完畢,法庭表示會改天宣判。

來自廣西的覃臣壽律師表示,指控王默的證據是他參與拉橫幅聲援香港佔中運動和在網上發表的一些言論,他為王默進行了無罪辯護。

覃臣壽:“他的行為沒有犯法,只是拉橫幅的這個行為,之前他在推特上發言、發表意見的行為,只是他行使言論自由,以及象征性表達,象征性言論表達的一個行為,是屬於世界人權宣言保護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也是保護這種表達,這個言論自由的。”

記者:“中國的這個憲法、法律也是應該保護的吧?”

覃臣壽:“法律也是保護的,但是中國的憲法,它還是停留在,它是掛在牆上的,掛在牆上的法律,還沒有落實到具體社會活動當中。”

此外,中國維權網站“民生觀察”11月19日發表聲明,強烈要求有關當局立刻無條件釋放謝文飛、王默,以及上星期已庭審的張圣雨等街頭運動踐行者,保護他們的基本人權,尤其關注被稱為南方街頭運動骨幹的謝文飛。

民生觀察強調,原名謝豐夏的謝文飛,去年10月穿黑衣在廣州街頭拉橫幅聲援香港佔中被刑拘後,在審訊期間,曾被越秀看守所管教實施將四肢固定在一個直徑8厘米左右的鐵環內的“定鐐”體罰,時間長達104個小時。之後又被實施將手銬與腳銬連在一起的“八字鐐”,人行走時只能靠蹦、跳。

據網上消息,由於涉及人權的案件在中國國內都屬於“敏感”新聞,現場只有一家香港媒體對這次庭審進行採訪。

此前,與謝文飛和王默同一事件被抓的另一位南方街頭運動活躍人士、46歲的張聖雨涉嫌“煽顛案”,11月13日在廣州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法庭將擇期宣判。據報道,張聖雨庭審中以沉默應對,均以“不記得”作答。他的辯護律師曾透露,控方曾以“從輕處罰”為條件換取張聖雨認罪,但被拒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