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舉報官員新創舉:江西高院門前“手抄黨章”

  • 海彥

在黨員“手抄黨章”近期變成中國的流行語之際,“手抄黨章”之舉又增加了新的功能。一群貌似“江西民工”的人,星期一來到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前,鋪開桌椅後坐下來認真地 “手抄黨章”起來。這次利用“手抄黨章”表達訴求的“行為藝術”,吸足了網民的眼球,引發熱議,被稱為是諷刺當今中國現實的一個“黑色幽默”。

一條江西民工“抄黨章討薪”的圖片消息星期一在網上瘋傳。圖片顯示,20多位頭戴安全帽的人,坐在江西省高級法院門口的三排桌子旁,每人案頭放一本中共黨章,都在低頭認真抄寫。在他們背後,還拉起一條橫額,上寫“抄寫黨章100天,敦促郭斌副院長做合格共產黨員”。

起初,外界以為是民工討薪,許多人點贊是智慧在民間,利用這種讓當局無奈的方式維權,比上訪寫陳情信更有效果。不過,媒體經過查證後的報導顯示,江西高院前“手抄黨章”行動的發起人是江西贛鄱置業公司閔賽鳳。閔小姐表示,不是討薪維權,而是為了實名舉報江西高院副院長郭兵。

閔賽鳳稱,當地高院副院長郭兵涉嫌利用職權收受利益,去年起連續6次違法低價拍賣她們公司的土地,涉案金額超過1.8億元人民幣,案件雖獲新任高院院長重視,並成立專案組調查,但由於受郭兵阻撓,調查進展緩慢。

閔小姐稱她和弟弟是公司的小股東,參與“手抄黨章”的20多人,部分是親朋好友,還有一些是公司的債主和民工。行動從早上約8點開始,一直到下午4點,每人抄滿了七張A4紙。據悉,當局並未派人驅趕。

有報導說,江西高院一名工作人員稱,這是僱用民工的一種做“騷”行為。另外,江西網5月24日報導,江西高院門前的“民工抄黨章”行為,是江西贛鄱置業有限公司為達到逃避巨額債務目的,僱用民工進行非法鬧訪的活動,嚴重擾亂了高院正常工作秩序。當天下午,南昌市東湖區公安分局對閔賽鳳和另一組織者分別治安拘留10天。

江西高院前“手抄黨章”的行動,引發網民熱議。有人說,這是具有深刻現實批判意義的行為藝術;是底層智慧適應形勢變化的委婉做法;是諷刺現實的黑色幽默。還有人表示,抄的好,咱們人民有智慧,抄黨章被玩壞了;現在唱紅歌明顯幹不過抄黨章。

中國資深媒體人、前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民間善於將官方宣傳的“手抄黨章”化為己用,也算上是一種黑色幽默了。

他說:“黑色幽默吧,現在你當局在提倡什麼東西,老百姓拿它來用作完全相反的目的,因為沒有正當的途徑,現在大家都在演戲。你正當途徑舉報,他把你抓走了,大家用抄黨章來保護自己。”

不過,一些五毛網民則口誅筆伐,稱這是妖魔化習近平提倡的“兩學一做”,其心可誅,要嚴厲打壓;在法院門口抄寫黨章是作秀行為,是死磕律師的作品,以抄黨章來諷刺執政黨,公開抹黑“兩學一做”,包藏禍心,應該“依法予以打擊”。

“手抄黨章”是近期中共黨員的最新學習教育方式,起初並沒有多少人了解。今年年初,中央辦公廳要求全體黨員展開“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的“兩學一做”學習教育。

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學習小組”3月發起黨員“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稱做合格黨員,就是寫黨章黨規,黨章共1萬5千字,每天寫150字即可寫完。隨後,一些地方黨組織開始響應活動。

不料,南昌鐵路局5月16日發布一項“創舉”,稱他們一對新婚員工在新婚之夜“手抄黨章”,“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新婚之夜手抄黨章”隨即引發網上熱議,以及更多的揶揄和嘲諷,還有人搞出各種惡搞版本。

有網民認真查證,證明南昌鐵路局發布的消息中存在作假的情況。有網民批評這是不合情理的、形式主義的表面文章;是“黨性”壓制“人性”。還有人結合中國近期爆發的重大公眾事件編出順口溜說,“人生四大悲:洞房抄黨章,接站被嫖娼,久病逢莆田,金榜落他鄉”。

經歷過文革的李大同表示,當局宣傳的新婚之夜抄黨章的典型非常荒謬,不但起不了正面效果,還會被社會恥笑。

他說:“這已經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了。晚清的時候有一本小說叫‘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現在中國的怪現象已經遠遠超出了晚清時代了,簡直讓人哭笑不得。荒唐的事情越多,證明這個社會已經反常到了什麼地步,物極必反。”

還有網民拿新婚之夜抄黨章調侃說,稱終究還是“黨指揮了槍”;“妹子,我們一起去手抄黨章吧”。還網民借北京居民、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被嫖娼案”,諷刺足療店裡最貴的項目是“手抄黨章”,八百元人民幣,因為難度最大。

據報導,台灣作家李敖也在微博留言打趣說,“為這對南昌新婚夫婦點贊,也請問南昌鐵路,你們闖洞房偷拍新郎新娘有傷風化吧?另外提醒這對新人,光抄不X是不會有共產主義接班人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