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3月26日被強行趕出家門

  • 海彥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3月26日被強行趕出在北京東城區的家門 (博訊圖片)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3月26日被強行趕出在北京東城區的家門 (博訊圖片)

近日被強行趕出出租屋而搬入新住所的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4月2日再次對外發出求救呼籲,希望外界關注她們夫婦又被迫搬家,甚至被全天候維穩看守,不准外人看望的境況。

今年3月29日獲頒美國國務院2016年國際婦女勇氣獎的倪玉蘭,星期六在呼籲當中表示,她和丈夫3月31日上午搬到北京西城區德內大街一處大院,下午就有陌生人和自稱“片警”(社區民警)的人前來打探。不久,房屋中介趕來,要他們晚上就搬回維權人士周莉家,又說第二天早上會把她們送走,房東更聲言﹐說不走就打出去,又說警察就給一星期時間讓她們搬走。第二天,中介又打電話催促搬家。

倪玉蘭表示,搬家那天就有警車尾隨搬家車,而從4月1日起,院外來兩輛警車看守,院內則有“西城大媽”站崗,不讓外人進入她家。而北京家庭教會長老徐永海來探望她的病情受到阻撓,國保強行入屋把徐永海拉走。4月2日,院門口又有三輛警車上崗,她們仍然被“囚禁在家中”。

此外,倪玉蘭的女兒星期五和星期六連續兩天發出信息請求外界關注。她表示,收到她母親倪玉蘭的消息,有國保和居委會的人看守,不讓進出,甚至不讓送食物。另外,聯通公司受警察威脅不給安裝寬頻。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日中午致電倪玉蘭手機詢問情況。倪玉蘭表示,她們的狀況非常艱難,有關當局到處驅趕她們,就是要報復她獲得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

倪玉蘭:“這兩天就是有很多的警察還有居委會的人看著我們。因為我發消息說被軟禁的事,昨天警察就給我先生打電話,說沒人攔著你們說不讓你們出去。結果我們今天出去的時候呢,就有六個人攔著我們,不讓我們走。然後他們又請示,交涉了十幾分鐘,才讓我們出去晒太陽。”

記者:“是不是要逼著您再搬走呀?我看說讓您再搬到周莉那兒呀。”

倪玉蘭:“那個片警姓劉,他就給中介和房東打電話,中介說要把我們送回周莉的家。後來他又改變了說給一個禮拜讓我們搬走,說七天之內嘛。”

記者:“您是怎樣打算呀?是自己要搬走呀,還是說看到七天對你們處理呀?”

倪玉蘭:“他們要求讓我們搬走,他們的給我們找房呀。據說那中介正在找房。但是他們這兩天不斷地打電話,要我們搬走。中介是一個比較年輕的孩子,當然他也有他的難處。我呢也真的是很無奈,也不忍心,畢竟是一個孩子嘛,只能說那你就幫我們找房吧,找到房了,合適那我們可以搬,因為我們搬到這兒呢,都交了房租了,就是14個月的。”

記者:“你們房錢都交了,一筆,是吧?”

倪玉蘭:“對,是一年的,而且一年還加兩個月。”

記者:“您感覺,他們這次又從3月26號就開始從東城那兒把您的東西強行搬出來,這次受騷擾呀,跟您獲得美國國務院國際婦女勇氣獎,是不是有關系呀?”

倪玉蘭:“對,是有關係,實際上就是報復我。今天我們出去時,他們還說,說你,你這是名人。我說,我怎麼能成名人呢?還不是你們把我給推上這個浪尖的嗎?如果要不是你們這麼迫害我們,我們怎可能拿到這個獎項呢。我說,我還得感謝你們。”

記者星期日下午致電西城區廠橋派出所護國寺社區劉姓民警的手機,希望能了解相關情況,不過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曾是律師的倪玉蘭十多年來堅持為不合理的強拆受害者和自己維權,其間倪玉蘭和丈夫董繼勤老師曾多次判刑坐牢或被關押。據信,2002年倪玉蘭被兩名民警毆打,摔斷尾骨,後被關押判刑。但因傷勢沒有得到救治,下肢癱瘓,被迫以輪椅代步。

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2011年2月曾到倪玉蘭臨時住所探望她。同年倪玉蘭獲得荷蘭人權捍衛者鬱金香獎,但無法前往領獎,她的女兒准備代為領獎也被攔截。

今年,倪玉蘭獲得2016年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美國國務卿克里3月29日將這個獎頒發給全球14名得獎婦女,但倪玉蘭再次被阻赴美國領獎,因為當局凍結她的護照,禁止她出境。而在頒獎前幾天的3月26日,有關當局突然派人以暴力方式將她和丈夫趕出在東城區的出租房。

倪玉蘭當天上午對外發出緊急呼籲稱,一群人破門而入,將她先生董繼勤連踢帶打地趕出屋,按在院門口地上,用腳踩著,並且強行將他們的物品扔在院外。倪玉蘭本人也被扔在門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