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民幣進特別提款權 還差哪些條件?

  • 葉凡

中國政府在力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提升人民幣在國際經貿中的地位。但是,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最近說,人民幣還不具備這個條件。今年秋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對特別提款權,即SDR貨幣籃子進行五年一次的評估。人民幣加入SDR還差哪些條件?對中國有什麼好處呢?

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請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中國官員認為,特別提款權可以擴大人民幣在國際貿易和投資上的地位。北京希望,最終人民幣可以成為儲備貨幣,和美元抗衡,而且中國官員對這一雄心越來越不避諱。

美國經濟和貿易問題專家艾倫唐納爾森(Alan Tonelson)說,中國反覆提出,要對國際金融體系進行改革。

唐納爾森說﹕“中國大力強調全球金融體系需要改革,甚至革命性改革,中國尤其對美元的主導地位表示嚴重不滿,中國央行的主要官員特別提出,要建立儲備貨幣多元化。”

今年5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對中國的訴求進行初步討論,將在秋天對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構成進行五年一次的審議,預計在11月做出決定。這次評估可能是40年來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因為今年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籃子的可能性高於以往。

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的影響越來越大,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報告,人民幣已成為全球第五大被廣泛使用的交易貨幣。

特別提款權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969年創設的一種國際儲備資產,目前由美元、日元、歐元和英鎊四種主要國際貨幣構成。

一種貨幣要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必須符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兩個標准,一是這個國家國在全球貿易中影響力大;二是這種貨幣在國際交易中可自由使用。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貿易和服務出口國,已經符合第一個標准,但是否符合第二個標准仍存在爭議。

美國不希望很快把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3月31號表示,人民幣還不能被納入特別提款權。他說:“中國要進一步開放和改革貨幣,人民幣才能達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標准。”

長期以來,美國官員指責中國人為壓低人民幣幣值,囤積外匯儲備,阻礙人民幣在外匯市場上的自由流通。原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首席經濟師彼得默里奇(Peter Morici)說,中國操作貨幣匯率,以獲取貿易優勢。

彼得默里奇說﹕“中國操縱匯率,以獲取貿易優勢。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只會鼓勵它,表示這是可以的。我認為這樣做非常不恰當。”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最近表示,為推動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中國計劃在今年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完全可兌換。中國外匯管理局也表示,在警惕資本嚴重外流的同時,會繼續開放中國的資本賬戶,放鬆跨境投資。

不過,唐納爾森指出,人民幣距離自由使用貨幣的標准還有很長的距離。

唐納爾森說﹕“人民幣自由使用有一定程度的開放,可是央行設立的貿易限制擴大了。雖然離岸市場交易很活躍,可是人民幣距離自由兌換貨幣還差得很遠。”

唐納爾森說,為了實現被納入特別提款權的目標,中國就要對金融系統完全放手,可是中國不會這樣做,因為放手金融系統,就等於放手中國經濟。

默里奇說,中國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國,可是它的貨幣只是全球第五大交易貨幣,可見人民幣不是自由兌換貨幣。

彼得默里奇說﹕“中國政府不像西方國家政府那樣穩定,所以你必須小心你有多少資產是人民幣。”

專家指出,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的意義主要是政治上和象徵性的,因為這將標誌著人民幣被正式認可,很有可能和美元一樣,成為全球儲備貨幣之一,成為所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員國持有的全球儲備資產之一。這同時也意味著中國的發展成就、中國經濟的重要性在全球經濟和貿易,以及國際金融體系中獲得正式認可。

加入特別提款權還標誌著人民幣滿足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可自由使用”標准,這可以減少部份央行和儲備管理者對持有人民幣資產的一些顧慮,因此可能增加外匯儲備者和主權財富基金對人民幣的需求。不過,加入特別提款權對短期人民幣匯率或資本流動的影響則相當有限。

人民幣是否能在今年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最終需要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其他成員國的支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似乎態度比較溫和,今年3月訪問中國時,拉加德認可了中國爭取加入特別提款權的努力,她說:“我們歡迎中國的目標,並且將在這個問題上和中國政府密切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