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參加群團工作會議 抵禦敵對勢力和“顏色革命”

  • 東方

被中國政府拘留的非政府活動人士李婷婷。(資料圖片﹐由李婷婷本人提供)

被中國政府拘留的非政府活動人士李婷婷。(資料圖片﹐由李婷婷本人提供)

習近平最近在北京強調中共要加強群團工作,抵禦海外敵對勢力的影響,防止中國發生顏色革命。不過北京觀察人士稱,中共靠官辦群團打壓民間NGO進而控制中國社會是不能奏效的。

中國特色

中共中央最近在北京召開了中共的群團工作會議,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這個是第一次。習近平以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身份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習近平稱群團工作的核心是最大限度地把人民群眾團結在黨的周圍,打造抵禦敵對勢力和“顏色革命”的銅牆鐵壁。

群團組織是一個中國特有的名稱,是“群體性社團組織”的簡稱,在海外一般稱之為NGO,也就是非政府組織。不過,中國的NGO有名無實,因為中國的工青婦等很多NGO實際上是官辦的,工作人員和黨和政府機關的公職人員相同。

根據新華網7月9日全文發布的《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和改進黨的群團工作的意見》,“中國的群團組織在編制、工資待遇和黨政機關相同,主要包括共青團、婦聯、工會、工商聯、殘聯、文聯、關工委等,是黨聯系群眾的橋梁和紐帶”。

與官辦的社團組織相比,民間的非政府組織既缺乏先天的組織優勢,又受到當局多方的限制和管理。北京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是一家致力於保護中國文化遺產的民間公益組織,創辦人何戍中此前曾對美國之音記者坦言,中國的民間NGO目前力量太弱小,這是它們無法完成很多工作的根本原因。

何戍中說:“最好的期望是NGO是現在的十倍、一百倍,那是最好的。但即使是現在的狀況也拆不了,社會底層的力量在起來,我們現在最著急的是本身的力量不夠,包括現在最差的天氣,如果環保NGO的力量是現在的十倍,那天氣肯定比現在要好。”

高度打壓

這份近一萬字的文件指出,中共所謂“群團工作”的核心是打造抵禦國內外敵對勢力干擾破壞和“顏色革命”的銅牆鐵壁。

在東歐發生“顏色革命”以及中東“茉莉花運動”之後,中共對中國國內NGO的打壓,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很多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正常活動的非官辦的非政府組織和活動人士,如女權運動組織、新公民運動負責人許志永博士、防治愛滋病的愛知行研究所等組織,其網站被關閉,機構被取締,一些負責人甚至被逮捕和判刑.

中國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認為,中國政府想靠群團工作控制社會沒有意義,因為NGO的出現是社會的需求,不可能被消滅。

他說:“靠群團工作來控制社會,把NGO看成是顏色革命的策源地,用群團工作來抵抗民間組織,這是沒有意義的,一個是你的系統本身變質了,NGO的出現是社會有需求才出現的,所以你想消滅是很困難的。”

鑒於非公有制經濟在中國社會中所佔比例越來越大,中共這份關於群團組織的意見還提出了加強群團工作的一些具體措施:比如工會、共青團、婦聯等群團組織要重點向私營企業和合資企業延伸,加強在農民工、自由職業者等群體建立組織體系。此外,中共還提出要加強高等學校群團組織建設。

維穩要務

美國《紐約時報》 在專訪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的報導中問道: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針對異見人士、獨立公民組織以及大膽前進的新聞媒體發起了強大的攻勢。從目前來看,政府似乎消滅了許多潛在的批評或反對聲音的來源,也沒有引發什麼嚴重後果。你認為這種情況會發生改變嗎?

沈大偉教授回答說,如果(中共的打壓)行動開始鬆懈,中共的體制就會迅速瓦解。但就目前來看,我發現我所說的“打壓機構”相當強大,有效地開展工作。這對中國來說並非幸事,但現實就是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