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連線報導香港平反六四遊行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表示,六四26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約有3千人參加,人數與去年相若

香港支聯會表示,六四26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約有3千人參加,人數與去年相若

為紀念六四事件26周年,香港支聯會星期日發起「愛國民主大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抗議。支聯會表示,約有3,000人參與今日的遊行,人數與去年差不多,沒有因為港大學生會等多個學生組織及本土派,不參與今年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影響參與六四遊行的人數。另外,多位泛民議員在遊行前到深圳與北京官員會面,他們表示將會毫無懸念,否決政改。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報導支聯會六四遊行及泛民議員會見京官的最新情況。

遊行的主要訴求,包括毋忘初衷、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

遊行的主要訴求,包括毋忘初衷、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首先請你報道香港支聯會星期日發起的「愛國民主大遊行」有甚麼特別的情況﹖

記者:香港支聯會每年六四前的星期日都發起「愛國民主大遊行」,1997年主權移交前,六四遊行都以當時北京駐港機構新華社為終點,主權移交後改以香港政府總部為終點。支聯會表示,近年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在香港日益高調,今年六四遊行重新以中聯辦為遊行終點,直接向中共抗議,並在中聯辦大門前的鐵馬上綁上黃絲帶,寓意爭取民主香港、民主中國,戰鬥到底。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遊行到中聯辦抗議,也是為被囚禁的中國民運人士發聲。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今年六四遊行重新以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為遊行終點,直接向中共抗議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今年六四遊行重新以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為遊行終點,直接向中共抗議

蔡耀昌說:“現在香港普遍的人都會覺得,中聯辦在香港是最具代表北京這個政權的一個機構,我想直接指向中聯辦,無論是繼續爭取平反六四,爭取中國民主,以致為現在在囚的民運人士,包括高瑜被囚7年等等發聲,中聯辦也是一個我們要指向,去提出我們強烈的抗議訴求的一個地方。”

今年遊行起點也從以往的維多利亞公園,改為灣仔修頓球場。有親建制派的藍絲帶以及本土派團體,星期日在支聯會六四遊行沿線及終點中聯辦附近,對六四遊行「踩場」,警方以及支聯會糾察維持秩序。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香港是開放社會,只要保持和平,有不同意見的團體集會遊行不是問題,如果對方只是言語挑釁,他們可以應付。

主持人:支聯會「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支聯會今年首次印製六四答問小冊子,在遊行時派發,回應本土派及年輕人有關「建設民主中國」等質疑

支聯會今年首次印製六四答問小冊子,在遊行時派發,回應本土派及年輕人有關「建設民主中國」等質疑

記者:支聯會的遊行宣言表示,遊行是延續八九民運精神、爭取公義和民主,更深刻的實踐「毋忘初衷」。支聯會表示,港人更應警愓的是,中共近來加強透過立法打壓民間活動,包括已制訂《反間諜法》,同時密鑼緊鼓制訂《國家安全法》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等,這不但打擊中國維權力量,而且對不少香港非政府組織構成相當深遠的負面影響。

支聯會表示,與港人一起跨越九七的政治難關、抵抗23條立法的威脅,去年支聯會設立六四紀念館,也受到各種行政手段乃至法律手段,想迫使閉館,支聯會面對各方的質疑、攻擊,仍然會堅持下去,戰鬥到底,繼續爭取中國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參與者繼續表達平反六四決心

主持人:初步估計,參與星期日支聯會六四遊行的人數有多少﹖與以往比較如何?

記者:支聯會表示,約有3,000人參與今日的六四遊行,人數與去年差不多,沒有因為港大學生會等多個學生組織及本土派,不參與今年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影響參與六四遊行的人數。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對六四事件發生20多年,仍然有很多人遊行表示感動,證明港人有意志爭取平反六四,希望中國大陸的民眾有民主自由。香港警方表示,遊行高峰期有920人參加。

香港市民蔡先生帶同一對5歲及兩歲半的兒子參與六四遊行

香港市民蔡先生帶同一對5歲及兩歲半的兒子參與六四遊行

主持人:參與支聯會六四遊行人士有何訴求﹖

記者:參與支聯會六四遊行的人士包括一些來自中國大陸和外籍人士,也有很多香港家長帶同子女參加。香港市民蔡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帶同一對5歲及兩歲半的兒子參與六四遊行,讓他們有面對不合理的事情,就要出來抗爭的意識。蔡先生認為,今日六四遊行主要是爭取民主。

11歲就讀小學五年級的何同學與哥哥一起參與支聯會六四遊行。何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與六四遊行主要是最近學校老師教六四事件,他知道六四大屠殺相當恐佈,他認為中共無必要出動坦克車,殺害那麼多無辜的人。

11歲的小學五年級學生何同學參與六四遊行,他認為建設民主中國很難定義,民主最基本就是不會有北韓式的選舉

11歲的小學五年級學生何同學參與六四遊行,他認為建設民主中國很難定義,民主最基本就是不會有北韓式的選舉

何同學表示,建設民主中國很難定義,他認為民主最基本就是不會有北韓式的選舉。何同學並表示,港人悼念六四其實是愛國的表現,他認同應該要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

何同學說:“因為這樣我們抗爭,即是好像一個父親教兒子,即是父親罵兒子做得不對,兒子很正常、兒子會覺得父親做得不對,其實父親是對他好的。”

主持人:支聯會對多個學生組織及本土派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有何回應﹖

有親建制派團體在支聯會六四遊行起點辦活動打對台

有親建制派團體在支聯會六四遊行起點辦活動打對台

記者:為回應年輕一代的學生組織及本土派團體,對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及透過六四燭光晚會悼念的質疑,支聯會今年首次印製一本六四問答小冊子,解釋「愛中國不等如愛政府或愛共產黨」以及為甚麼要平反六四等疑問。

對於為甚麼要「建設民主中國」﹖六四答問小冊子的答案是:民主是普世價值。民主制度下,人民享有平等的自由和政治權利。這是文明國家和社會應有的條件,支持民主是現代文明人應有之義!

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香港人爭取自己的民主,亦同時支持和促進建設中國的民主和結束一黨專政,亦是理所當然!香港的政治在以往百多年來無論是英治時期主權移交,與中國大陸的政治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港人參與支持本地和中國的民主化,亦是非常自然合理的。

黃之鋒﹕香港民主運動與六四息息相關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左一)表示,八九民運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分水嶺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左一)表示,八九民運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分水嶺

主持人:有哪些學生組織參與支聯會「愛國民主大遊行」﹖他們對今年有學生組織不參與支聯會悼念活動有何看法﹖

記者:今年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沒有參與支聯會六四遊行,包括退出學聯的香港大學學生會、浸會大學學生會等學生組織都沒有參與。不過,中大、浸大社工系、社工學聯,以及中學生為主要成員的學民思潮都有參與支聯會六四遊行。

學民思潮、浸大社工等學生組織參與六四遊行

學民思潮、浸大社工等學生組織參與六四遊行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學民思潮星期日發表了一份題為「繼承八九學運、重掌我城命運」的宣言,表達他們今年主要的訴求。

黃之鋒說:“主要就是說我們香港人如果是爭取民主的話,每年是一定要重提八九民運,因為其實八九民運就正正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分水嶺,也是香港政治的轉捩點,即是基本法的撰寫,香港的前途,其實是同六四息息相關。”

對於今年港大、浸大學生會首次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黃之鋒表示,學界有不同意見算是一個分歧,但並不是分裂,因為浸大、港大等學生組織都會各自舉辦悼念六四的活動及晚會,甚至可能吸引一些從來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的學生參與,其實是一件好事。

記者問及學民思潮對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有何看法﹖黃之鋒表示,「建設」這個字眼上的確值得商榷,但最重要是港人面對中共政權的壓力,應該支援中國民運人士的抗爭,正如中國的民運人士都會在雨傘運動支持港人。

梁家傑﹕北京不尊重港人 泛民唯有否決政改

泛民立法會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表示,在深圳與北京官員會面後,泛民毫無懸念,將會否決8-31框架下的港府政改方案

泛民立法會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表示,在深圳與北京官員會面後,泛民毫無懸念,將會否決8-31框架下的港府政改方案

主持人:十多位泛民議員,星期日早上到深圳與北京官員會面,討論政改問題,下午再參與六四遊行,他們對深圳的政改會面有何回應﹖

記者:距離香港立法會表決政改還有兩個多星期,50多位香港立法會議員,包括14名泛民立法會議員,星期日早上到深圳,與三位北京官員包括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以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討論香港政改問題。

多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前排左起)馮檢基、黃碧雲、何秀蘭、(後排左起)涂謹申、單仲偕、葉建源、莫乃光,從深圳返港參與六四遊行

多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前排左起)馮檢基、黃碧雲、何秀蘭、(後排左起)涂謹申、單仲偕、葉建源、莫乃光,從深圳返港參與六四遊行

參與會面的泛民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下午返港參與支聯會六四遊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北京不信任香港人,認為只有它以及它欽點的人才信得過,這個是對香港人極大的不尊重。梁家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深圳的會晤非常有用。

梁家傑說:“非常有用,因為等我們聽得清楚,原來中央(北京)是鐵板一塊,不尊重、不信任香港人,所以我們都經過這個會面之後,無半點懸念,我們是會堅決否決任何受制於8-31這個框架的(政改)方案。”

北京拒絕修訂政改立場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與多位黨友一起抬棺材參與六四遊行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與多位黨友一起抬棺材參與六四遊行

主持人:港府及北京官員對深圳會晤有何回應?

記者: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與立法會議員會面表示,極少數泛民妄圖推翻中國共產黨執政地位及社會主義制度,言論超出「言論自由」及「爭取民主」界限。

遊行人士舉起黃傘及標語

遊行人士舉起黃傘及標語

王光亞表示,泛民有兩類,一類是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打著「民主」幌子,把香港視為獨立政治實體,肆意曲解《基本法》,阻撓特區政府施政,頑固對抗中央管治,甚至勾結外部勢力,鼓吹及支持「港獨」等分裂勢力,妄圖推翻中國共產黨執政地位及社會主義制度。他形容,這些人言論早已超出所謂「言論自由」、「爭取民主」界限。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六四遊行終點、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手持黃絲帶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六四遊行終點、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手持黃絲帶

王光亞強調,香港特首普選制度就是要把這些人排除在外,不但要限制他們入閘、阻止他們出閘,即使他們僥倖當選,北京也會堅決不予任命。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會見記者時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是根據《基本法》和人大決定,並根據特首提交報告和廣泛聽取意見而作出的慎重決定,具最高法律效力,而有關決定清楚講明沒有限定只是2017年,而是從2017年開始,因此各任特首實現普選都要按照8-31決定。他重申,人大常委會作出的重要決定還未實施,不存在修改必要。

支聯會在六四遊行終點、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高舉平反六四、釋放高瑜等標語

支聯會在六四遊行終點、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高舉平反六四、釋放高瑜等標語

特首梁振英在會晤後形容,這是一次廣泛深入和坦誠的交流,他認為是有用的。梁振英並表示,無論最終政改結果為何,港府希望之後能放下政治議題,集中民生經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