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舉辦活動令市民了解罷課抗議國教的作用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理工大學舉辦"罷課體驗日"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理工大學舉辦"罷課體驗日"


香港反國民教育運動仍然持續,有大專學生組織星期六舉辦“罷課體驗日”,以講座、展覽等內容,令各界了解就算發動罷課要求香港當局撤回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學生仍然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學習。主辦單位發言人認為,目前社會氣氛對發動罷課持觀望態度。

透過藝術創作表達反洗腦國民教育信息

透過藝術創作表達反洗腦國民教育信息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星期六在香港理工大學校園舉辦“抗國教、學界公民參與日”,包括講座、論壇、藝術展覽及攤位遊戲等活動,嘗試預演一旦發動中、小學罷課,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課程指引,罷課期間可以“罷課不罷學”的運作情形,並且加強各界公民教育的意識。

當局委任的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最近表示,由於開設國民教育科與否,已經交由學校自決,因此毋須官方課程指引,決定現有的指引已經“失效”,日後亦無必要修訂及檢討。有關建議將交當局考慮,但胡紅玉堅持不用“撤回”二字,表示大家可以“各自表述”。

反映國民教育科灌輸盲目愛國的展品

反映國民教育科灌輸盲目愛國的展品

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六接受電台訪問表示,明白香港市民急於知道當局對國民教育科的做法,所以只要收到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的口頭報告,他就會和相關部門討論並作出決定,不會等書面報告出來後才做事。不過,梁振英沒有正面回應是否會撤回國民教育科。

學聯秘書長李成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舉辦星期六的“罷課體驗日”是希望幫助各界繼續討論國民教育科,以及了解相關的公民教育議題。對於當局仍然不回應反國民教育人士的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而是用“指引失效”等字眼,

學聯秘書長李成康認為,社會對反國教罷課持觀望態度

學聯秘書長李成康認為,社會對反國教罷課持觀望態度

李成康認為,當局不明確表明立場,將來仍然可以推行國民教育,因此仍然有必要發動中、小學罷課作為最後抗爭,不過,社會氣氛對罷課持觀望態度。

李成康說:“看到社會氣氛,我們都覺得大家對這件事(反國教)已經冷淡,二來政府的姿態會令到很多群眾未反應到或者未了解到真正的情況,令群眾持觀望的態度,未必會即時接納用罷課的方式去抗爭。”

透過攤位遊戲讓小朋友學習公民教育

透過攤位遊戲讓小朋友學習公民教育

就讀小學三年級的林同學與媽媽一起參加“罷課體驗日”,林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就讀的學校沒有開設國民教育科,在通識科有教授中國國情,林同學認為,參加罷課體驗日很有意義,因為她不希望其他小朋友要讀國民教育科。

林同學說:“小朋友完全要聽一個老師的說話,例如人家要他拿紅領巾出來,就要拿紅領巾出來,人家要他宣傳洗腦國民教育,他們就要這樣做。”

林同學的媽媽羅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9月初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動為期十日的佔領政府總部行,她帶同女兒參加了3日的行動,女兒在活動中學習了很多有關公民教育的信息,例如保持場地的整潔、珍惜現在的思想自由空間等。羅小姐表示,支持發動罷課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不過,她認為女兒有需要學習關於中國國情的知識。

香港市民羅小姐(右)帶同就讀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參加罷課體驗日

香港市民羅小姐(右)帶同就讀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參加罷課體驗日

羅小姐說:“一般的國民意識是需要,但不用獨立成科,一向女兒的常識科都會有一些中國的國情,譬如國旗,但不用如何愛黨,有些甚麼感受,這些就不需要。”

香港市民陳女士與丈夫帶同一對5歲及7歲的兒女參加星期六的“罷課體驗日”,陳女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之前參加過9月1日四萬人在政府總部的“公民教育開學禮”集會,她覺得當時的社會氣氛對當局推行國民教育比較緊張,直至梁振英9月8日宣佈撤回國民教育科3年開展期,社會氣氛開始抒緩,但是當局一日不宣佈正式撤回國教科課程指引,仍然有需要帶同兒女參與反國教活動,讓他們聽到不同的聲音。

香港市民陳女士與丈夫帶同一對5歲及7歲的兒女參加罷課體驗日

香港市民陳女士與丈夫帶同一對5歲及7歲的兒女參加罷課體驗日

陳女士指出,就算國民教育未獨立成科,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女兒的常識科課本,都有類似國民教育的內容滲透,對近代中國國情的介紹比較片面。陳女士說:“認識中國,會有古代的認識中國四大發明,跟著一跳就會到近代中國,就要學生認識近代中國的運動發展很好、或者一些太空科技是好,但是近代中國是否只有好的方面,但是教科書裡只是說好的方面。”

問及是否贊成發動全港中、小學大罷課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陳女士
表示,要視乎罷課的目的以及學校自行決定是否開設國民教育科的自由度。

陳女士說:“如果罷課是要讓社會聽到(反國教)聲音的話,其實我覺得現階段可能未需要到,但是如果真的見到梁振英叫每一間學校自行決定,而學校自決能力是否真的足夠﹖究竟是學校自決,抑或是教育局推他們自決﹖如果大家看到發展到那裡,真的到一個地步是非罷課不可的話,我覺得這個不合作運動也是一個手段。”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認為,推行國民教育影響香港一國兩制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認為,推行國民教育影響香港一國兩制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在“罷課體驗日”上的“國民教育爭議對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及一國兩制的啟示”講座上指出,梁振英領導的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推行國民教育,很可能是迎合北京的政治任務,希望用教育影響下一代的思想,達到“人心回歸”,但這個做法是影響《基本法》以及香港的一國兩制,因為《基本法》訂明香港有教育的自由,教育的政策不是由北京干預。

成名認為,過去兩個月香港各界的反國民教育運動,令香港進入一個新時代。

成名說:“我在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未見過民間社會組織有一個這麼大的決心及組織,去進行一個反對政府政策的運動,我引述一位參與絕食的黃瑞紅女士的話,對香港特區政府做的很多事情我們都可以忍,但有些東西是我們的底線,如果她向我們的小朋友輸毒,我不會容忍,我們和她拼命。”

成名表示,反國教運動觸發了很多香港人維護香港下一代思想自由的核心價值的底線,這場運動可以說是公民社會的醒覺,他認為反國教運動的出路,是要不斷壯大公民社會的意識,長線要看中國的政治、社會是否能走向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