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民主派討論佔領中環抗議行動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研討會,討論如何實踐佔領中環運動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研討會,討論如何實踐佔領中環運動 (美國之音湯惠芸)


提出佔領中環行動的香港學者最近在研討會上表示,行動是爭取實現符合國際標準的特首普選,以公民抗命的方式喚起社會覺醒,建立一套民主文化,為全世界進行一次民主實驗。不過,倡議者未決定如何與北京溝通落實普選的方式,擔心日後可能被分化。

佔領中環倡議者戴耀廷表示,行動是為全世界進行一次民主實驗 (美國之音湯惠芸)

佔領中環倡議者戴耀廷表示,行動是為全世界進行一次民主實驗 (美國之音湯惠芸)

組織71大遊行等社會運動的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星期六舉辦“佔領﹗經驗與實踐研討會”,邀請“佔領中環”行動的倡議者、香港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廷,以及多位學者、社運人士出席,討論如何實踐佔領中環行動。

民陣表示,戴耀廷提出的佔領中環行動,可能是香港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社會運動,民陣希望促成其事。今年1月中,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之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越來越多組織及人士表態支持。預計佔領中環行動有7部曲,包括萬人簽誓言書、商討日、民間電子公投、立法會超級區議員辭職進行變相公投、合法的不合作運動、不合法但不會影響社會秩序的不合作運動、佔領中環。最後的佔領中環要道、癱瘓香港政經中心行動希望有一萬人參加,可能在明年的71進行。

佔領中環倡議者戴耀廷在研討會上表示,行動是參考美國已故黑人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公民抗命模式,目的並不是要推翻現有社會制度,而是要推動公民覺醒,從現行制度中的不公義部份推動改革。他認為,行動是一次民主實驗,最終目標是爭取在香港實現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特首制度。

戴耀廷說:“至少我來說不是止於建立一個民主的制度,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民主的文化,而如何建構一個民主的文化,就需要透過一系列的程序,其中一個包括的就是商討日這個部份,但是商討日這個技術困難、複雜度,完全不輕看這個複雜度,但這也是很重要、我覺得在香港要實踐、進行的一個民主實驗,真的是實驗,因為我說的兩個美國教授,他們自己寫了一本書但都未做過,我們現在其實是提供了一個實驗場給他,其實是我們要進行一個為全世界去進行一個民主實驗。”

*佔領行動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

戴耀廷表示,佔領中環行動堅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進行,如果被鎮壓的話,參與者包括他自己可能會被起訴,而這樣才是行動真正的部份的開始。

戴耀廷說:“大家就看社會如何看待我們這班被捕的人,整個的司法制度就要去裁決這班人是否有罪,甚至不同的團體、一些專業人士可能被專業組織褫奪他的專業資格,譬如大學會不會開除教授,整個運動一直會在社會裡面繼續,我相信如果香港人是認同整個背後理念,那個時候才是再積聚進一步的不合作運動,或者改變大家看法的時候。不過如果當局出動軍隊的話,我建議大家不要再抗爭。”

*有學者懷疑佔領運動能否實行*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講師葉蔭聰認為,目前佔領中環行動有向北京叫陣的意義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講師葉蔭聰認為,目前佔領中環行動有向北京叫陣的意義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講師葉蔭聰在研討會上表示,同意戴耀廷認為佔領中環行動是一個民主實驗,他不預計行動能否成功爭取改革制度的目標,但如果能夠落實商討日、佔領中環,動員到差不多的人數出來,一定可以改變香港泛民主派的運動及組織,令泛民主派不是只著重政治明星,更扎根在群眾組織工作。

葉蔭聰並表示,很難預計佔領中環運動是否能實行,因為中外都沒有先例可援,反而現在已經看到一個現象,如果用對打為例,現在的行動就類似叫陣的意義。

葉蔭聰說:“凶他(威脅北京),再俗一點來說,這樣凶他我覺得暫時唯一我有一點意見就是,有時在我們討論當中,有時會退縮,凶人就絕對不能退縮,如果你見過一些貓打架的話,所以我覺得我們真的要認真,不妨理想性去討論這件事。”

*佔領行動需要香港社會獲得共識*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認為,任何年齡、階層的人士都有權選擇參與公民抗命 (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認為,任何年齡、階層的人士都有權選擇參與公民抗命 (美國之音湯惠芸)

發起反國教運動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研討會上表示,學民思潮將召開會員大會討論對政改方案及佔領中環的取態。黃之鋒並表示,如果發起佔領中環的戴耀廷一再重申,不鼓勵18歲以下的人士參加佔領中環,可能會令社會上漸漸產生一種共識,覺得18歲以下人士不可以參加任何公民抗命的行動。

黃之鋒說:“由當初學民思潮佔領政府總部10日,其實都是一個公民抗命,也都是一個非法集會,當時也不會有任何的法律學者站出來說,這是一個違法的行為。我相信就算未夠18歲都好,學民思潮「學民」兩個字的意思就是學生都是社會公民,就算未夠18歲不可以投票,他不可以從這些渠道參與政治,他依然有權去選擇公民抗命,我相信一個運動不可以阻止任何年齡、任何階級的人參與。”

香港社運人士韓連山擔心,倡議佔領中環行動的發展,起哄的成份多於實踐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社運人士韓連山擔心,倡議佔領中環行動的發展,起哄的成份多於實踐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社運人士韓連山在研討會上提問表示,倡議佔領中環行動發展至今,有些部份令他感到氣餒,好像整個計劃起哄的成份多過真的要實踐的成份,而起哄的成份越來越多,只會令人感覺是與北京搏奕,而在這麼透明的情況下去部署佔領中環幾步曲,北京很容易去瓦解整個行動。不過韓連山表示,他會參加佔領中環。

韓連山說:“我都有點擔心戴教授在這個過程當中是曾經被人恐嚇過,於是令他可能在最初很堅決的一些看法,有少許我覺得是退縮的情況,即是等於你說現在即使香港人選出了(特首),阿爺(北京)說不委任,我們再選過,再不委任我們再選,最後都有可能向阿爺下跪的成份。”

*戴耀廷﹕與北京溝通是一個複雜問題*

戴耀廷回應提問表示,作為法律學者、鼓勵18歲以下人士做犯法的事情,他做不到。戴耀廷並表示,自己是個膽小的人,但佔領中環是害怕都要繼續做。假設北京同意香港人可以普選特首,而港人選出的特首,北京作為中央政府,憲制上是有權不委任自治地區選出的最高行政官員,他尊重北京有這樣的憲制權力,但不代表同意,假設日後北京拒絕委任港人普選出的特首,不排除再次佔領中環。

就讀張祝珊英文中學中五的馮同學在研討會上提問表示,如果北京對佔領中環行動無動於衷的話,倡議者如何面對﹖

香港中五學生馮同學認為,北京當局不可信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中五學生馮同學認為,北京當局不可信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馮同學說:“你看我一身的裝束,平反六四、釋放民運人士,可能是很多中國人的願望,但中共會理你嗎﹖你可以想像不要說24年前那麼遠,講現在2017、2020行政長官立法會雙普選,07、08年己經在說,又押後到2012年,現在又押後到2017年,她(北京)會答應你嗎﹖真的會承諾你嗎,根本她是一個說謊的騙子。”

戴耀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暫時不知道如何處理與北京之間的溝通,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可能要在小型商討日談論,並需要凝聚更多的集體智慧。

戴耀廷說:“我真的答不到如何處理與北京之間的,假設好像我剛剛說的情況,她(北京)給一個妥協(普選)方案,但妥協方案又符合國際標準,但又不是我們要的(普選方案),那如何處理呢﹖那是很吊詭的地方,也可能很
容易製造到整個運動就因此被瓦解的一個行動,所以我未想到如何去處理。”

倡議佔領中環超過兩個月,戴耀廷認為香港人關注這件事越來越多,但未掌握到有多少人認同,下一階段要多接觸不同的人士,包括建制派及商界。他承認不容易號召1萬人參與行動,需要各界協助向不同階層人士解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