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社運團體將以更激進方式在7月1日抗爭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71大遊行,過去10年都以爭取民主及普選為主要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71大遊行,過去10年都以爭取民主及普選為主要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2003年50萬香港人參與71大遊行爭取民主,10年間,各個社運團體藉著71大遊行表達不同的訴求。有團體認為,很多年青人都覺得和平的遊行方式,對推動香港民主成效不大。今年多個團體將於71大遊行後留守在中環接力絕食,以更激進的方式抗爭。

每年71大遊行沿線都有多個民主派政黨及民間團體設置街站,表達不同的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每年71大遊行沿線都有多個民主派政黨及民間團體設置街站,表達不同的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動的2003年71大遊行,有50萬人參與,逼使當年香港特區政府擱置推動影響言論自由的《基本法》23條立法。10年間,民陣的71大遊行都以爭取普選及民主為主要訴求,多個社運團體、泛民主派政黨也在遊行沿線設置街站,表達不同的訴求。

6月9日即佔領中環運動舉行第一個商討日,正式宣佈成立的民間組織“夾實佔中、堅搞普選”核心成員張大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該組織將於今年71大遊行沿線設置街站,向公眾解釋佔中運動,以及落實普選與民生的關係。

張大衛(右一)與多位"夾實佔中、堅搞普選"的成員,將於今年71大遊行沿線設置街站 (美國之音湯惠芸)

張大衛(右一)與多位"夾實佔中、堅搞普選"的成員,將於今年71大遊行沿線設置街站 (美國之音湯惠芸)

張大衛指出,為了讓公眾更容易理解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原則,該組織的街站以“普選5路拳(權)”為主題,印製了橫額及宣傳單張,將普選的國際標準圖像化,包括提名權、被提名權、參選權、被選權,以及投票權5種權利。

張大衛表示,由於參與佔中運動的人士可能要作出犧牲,包括可能被刑事檢控,所以有必成立組織監察佔中的倡議者,是否有決心履行他們的承諾,藉著佔中推動香港落實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張大衛指出,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該組織懷疑佔中倡議者是否能夠堅持原則,尤其是參與第一次佔中商討日之後,收到一份問卷,問及第二次商討日的討論內容,是否需要包括國際標準的普選。

張大衛說:“第一條問題就讓我自己很驚嚇,第一條問題就是普選的原則要符合那些原則,問這個問題,第一個選項就是基本法;第二就是國際標準;第三就是其他。原來普選是問大家需要符合那些要求,而將國際標準放在其中一個選擇裡面,你可以選也可以不選,如果你選國際標準就會跳到第二題,甚麼是國際標準﹖我們說的是5種(權利),它還可以讓你選,如果我只是覺得投票權就是國際標準,可以這樣討論,這是令人有很多疑惑的。”

今年71大遊行與過往10年最大的分別,在於終點由過往的政府總部,改為中環遮打花園及附近的行人專區,並邀請佔中倡議者、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出席遊行結束後的集會,與公眾討論佔中運動,可以說是佔中的一次預演。

張大衛表示,該組織的成員將會參與遮打花園的集會,而集會結束後估計有10名成員將會留守,並進行50小時絕食,代表北京承諾香港50年不變,絕食行動將以接力形式進行。相關行動有向警方申請,預計至7月3日都會有論壇等活動在留守的場地舉行。除了該組織之外,民主倒梁力量也會同場進行50小時絕食。

由2009年開始,71大遊行之後,都有部份參與者留守在終點政府總部外,或者在附近的馬路進行堵路等較激烈的抗爭。張大衛表示,估計今年該組織的成員只會留守在遮打花園,不會進行預演佔中的堵路抗爭。不過,張大衛認為,近年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方式不斷演變,尤其年青人的抗爭趨勢是越來越激烈。

張大衛說:“趨勢會是這樣,當感受到言論自由越來越縮窄,甚至看到一國兩制根本不是真實可以落實到,甚至看到未來連普選的機會都沒有的時候,而過往所有的方式已經用盡了,即是一些很和平、香港人很和平的遊行,表達的方式都完全無效的時候,就會一直去提升。即是整個的現象是這樣,變成牽涉到不同的階層,就算是一些比較激進的年青人也好,或者一些中產可能用佔領中環的方式。”

張大衛指出,每年64維園燭光晚會及71大遊行,都是超過10萬人參與的大型集會及遊行,但問題是這兩個大型群眾活動都流於形式化,對議題的討論不夠深入。他認為,大型的群眾運動要有更大的決心,向執政者展現參與者不是順民,預計港人爭取民主及普選的抗爭將會不斷升級,佔領中環可能只是第一步,但仍然會堅持和平的方式進行。

張大衛說:“很多時候在我認識的群體裡,當我們講抗爭的時候,這幾年來都是說‘不流血革命’,是一種和平的方式。你試試在71(大遊行),你掉一個膠瓶子、只是膠瓶子,立刻會有人喝止你,左右的人會說不可以。即是大家很清楚有個底線,你用一些傷害性、有機會傷害到人的行動,都是會阻止你做的。”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允中,由2004年開始每年都有參加71大遊行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允中,由2004年開始每年都有參加71大遊行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允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11年他與菜園村關注組、反拆卸天星、皇后碼頭的80後青年,以及關注市區重建、環境保育等組織,組成“土地正義聯盟”,目前約有40多位成員。今年聯盟將會在71遊行沿線設置街站,反對港府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陳允中說:“直接受影響、譬如(新界)東北有一萬多人受影響,差不多來自20條村,他們反對的理由很簡單,有這麼多地、東北有高爾夫球場的官地(港府)不收回,有很多比較容易收回的貨倉地、一些不是人住的,應該優先收回這些地,但港府不收這些地,反而收祖屋、村民在這裡住了5、60年的屋,這其實是不公平的。有些人是認為這個東北發展很多都是為了深圳、很多大陸人來香港建豪宅、住豪宅、買豪宅,然後旁邊就有高球場多舒服,所以有一批人是反對(中港)融合。”

土地正義聯盟創會成員陳允中(手持擴音器者)2011年在71大遊行設置街站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土地正義聯盟創會成員陳允中(手持擴音器者)2011年在71大遊行設置街站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陳允中是馬來西亞華人,2004年來港後每年都有參與71大遊行。他覺得當時香港的民主運動有斷層,參與者大部份是3、40歲經歷過64事件的人,直至2006及2007年後,出現一群80後青年,主導反拆卸天星及皇后碼頭、反興建高鐵的抗爭運動。陳允中認為,當年的80後青年加入社運不是71大遊行的啟發。

陳允中說:“他們其實是受到、我自己覺得是受到2005年韓國反世貿的運動,看到韓國的農民運動,直接來到香港,他們直接與警察對峙,得到一些啟發,所以他們想進取一些,這樣你用激進都可以,但我想強調都是非暴力的傳統。”

香港80後社運青年仿傚韓國農民,以苦行方式反對當局撥款興建高鐵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80後社運青年仿傚韓國農民,以苦行方式反對當局撥款興建高鐵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年反拆卸天星及皇后碼頭的80後青年,用的抗爭方式比較激進,他們留守在現場手挽手躺在地上阻止工人清拆碼頭,最後被警方抬走。而反高鐵則仿傚韓國農民邊行邊五體投地的苦行方式。陳允中認為,80後青年很有主見,對缺乏創意的泛民政黨及71大遊行感到厭倦,但只批評不參與行動是更犬儒,他相信激進與和平可以並存,估計今年71遊行及預演佔中的集會仍然會維持和平有秩序的方式,而集會結束後,聯盟的成員可能會支援其他團體的留守行動。

回顧過去10年,2003年71大遊行剎停《基本法》23條立法,但也導致北京更深入及廣泛地透過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不過陳允中表示,香港人應該感到驕傲。

陳允中說:“所以我們應該很驕傲,這是正面的,因為這樣中共害怕了,她的滲透、統戰的機器真的全面開動。第一個最明顯是她滲透了整個區議會選舉,所以現在她很重視區議會選舉,投放很多錢、訓練很多人去選舉,所以你看很成功,現在你看整個區議會系統基本上全部是保皇黨的天下。第二是滲透學校,中大每一年學生會的內閣競選,都要舊生回去避免赤化,香港大學很不幸已經被赤化了。”

陳允中表示,加上近年出現很多親中的論政團體,都是北京在香港訓練政治接班人,反映中共對香港的介入越來越進步,但泛民政黨仍然停留在10年前的抗爭方式,只是靠主流媒體及數人頭的遊行,完全沒有滲入群眾打組織戰。不過,今年建制派在71的慶祝主權移交活動比以往投入更多資金,與71大遊行同時舉行大型演唱會及嘉年華等活動,陳允中認為,會造成反效果刺激更多人參與遊行。

陳允中說:“表示他們(中共)害怕,因為他們甚麼都不做我反而擔心,他們很多小動作,以及支持甚麼‘愛港力’、‘愛港之聲’這些愛字頭、各種各樣支持港府的團體,這些都是新的,都表示共產黨是介入很深,區議會、學校之後,搞到街頭上都有自己的紅衛兵支持他們,打我們民主人士。”

陳允中估計,今年參與71大遊行的人數不會少過去年的40萬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