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者分析立法會選舉 比例代表制有利建制派


香港天主教團體舉辦論壇分析立法會選舉制度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天主教團體舉辦論壇分析立法會選舉制度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距離香港立法會選舉還有倒數11日,最近有學者在論壇上表示,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在主權移交後改為「比例代表制」,主要是北京希望用有利建制派的選制,令泛民在地區直選的議席減少。今屆立法會選舉,由於非建制派碎片化,激進民主派與本土派出現互相搶票的局面,據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多名競逐連任的泛民議員或會「落馬」,有選民擔心非建制派保不住地區直選過半數議席。

新一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即將在9月4日舉行,在1997年主權移交前,香港立法會選舉採用「單議席單票制」。在主權移交後,立法會未有實行全面直選,目前全體70席當中,有一半由建制派主導的功能組別產生,另有35席地區直選,採用「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

比例代表制有利建制派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最近出席一個天主教團體舉辦的選舉論壇,分析香港立法會選舉制度表示,主權移交前香港立法會選舉採用類似英、美的「單議席單票制」,每個選區的議席以最高得票的候選人當選。戴耀廷表示,主權移交前的香港立法會,有18個直選議席,採用「單議席單票制」,當時的民主黨壟斷了16個地區直選議席,即是九成的席次。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戴耀廷表示,主權移交後香港立法會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有利小黨取得議席,對建制派尤其是主權移交初期,仍然是小黨的民建聯有利,而且是中共對港政策的關鍵。

戴耀廷說:即是說「分而治之」。因為整個制度的設計就是以行政長官、行政主導,如果政黨在立法會裡面出現了多數黨,或者兩黨、甚至乎三黨政治,都對行政主導有影響,所以最好你就散到很亂就好了。

泛民得票與贏取議席不成比例

戴耀廷表示,香港的政治版塊由建制與泛民兩大陣營,經過兩年前的雨傘運動之後,變成4大版塊,包括中間、建制、泛民及本土,而立法會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就是要拆散各個陣營,令各個陣營出現相互競爭的情況。戴耀廷表示,由於建制派有中聯辦在幕後操盤,減少內部競爭,每張名單分票比例較好,令選舉結果出現整體得票比例少過非建制派,但所得的議席比例較高。

香港島非建制派選舉論壇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島非建制派選舉論壇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戴耀廷以上屆2012年立法會選舉為例,非建制派在全香港直選議席的總得票率約57%,建制派為43%左右,而非建制派的得票率比建制派多14個百分點,但是35個地區議席,非建制只是取得剛剛過半的18席,建制派取得17席,即是非建制得票率多14個百分點,但是取得的議席只是比建制派多一席,反映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比例代表制」,其實是「不比例代表制」。

戴耀廷說:如果是用「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制度,這個會是Landslide Victory(壓倒性勝利),即是贏到建制派爬在地上,即是可能整個議會取得3分之2以上的議席,以這樣的得票對比,基本上全贏了,但是(北京)就是要防止你這件事情,所以就採用比例代表制。

泛民策略參選談不攏

戴耀廷進一步分析上屆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選舉結果表示,非建制派取得57%的得票率,如果名單分配得較好,大概可以贏得20席,但是結果只是取得18席,而建制派得票率43%,但是贏取17席,佔直選議席接近50%,即是它們的得票率出現擴大化的優勢。

戴耀廷表示,在「比例代表制」的局面下,非建制派唯一的策略就是合作,在參選的階段就應該協調「策略參選」,減少各選區之間的非建制內部競爭。今屆立法會選舉發起雷動計劃、策略投票的戴耀廷表示,在提名期開始之前,有邀請各非建制派政黨,商討5個選區「策略參選」的名單數字,但最終談不攏,令雷動計劃的第一部份失敗,戴耀廷形容,目前非建制派的選舉形勢,出現「囚徒困境」。

戴耀廷說:大家可能有聽過所謂「Prisoner's Dilemma」「囚徒困境」,即是在弈論裡面,如果你只是看一個眼前的利益,大家都可能只是計眼前利益,其實他們(非建制派)很理性,因為從它的政黨來講,我管你民主黨是否取得議席,最重要我的政黨取得議席,你整個民主派拿到很多議席又怎樣,我的政黨拿不到議席,我們的政黨就死了。

當選得票可能低於法定最低門檻

香港立法會選舉由1998年開始使用「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候選人須以名單參選,每份名單的人數最多可達至相關選區內的議席數目。候選人在名單內按優先次序排列。選民投票給一份名單,而不是個別候選人。投票結束後,把有效選票除以「數額」(quota)。一份名單每取得「數額」1倍的票數,便能獲分配一個議席。每份名單的候選人按原先訂立的順序當選。如此類推、將議席分配至每份名單的餘額,而餘額都比「數額」為低的時候,則從最大餘額的名單順序分配餘下議席。

比例代表制的運作,假設選區A有20萬合資格選民,而只有10萬選民投票,議席數目就有5席,當選門檻就是2萬票,只要有2萬票就可以穩奪一席。不過,由於香港的比例代表制是名單制的最大餘額法,因此很多時候,贏得議席的所需得票都比當選門檻為低。例如2012年立法會新界東地區直選,該區的當選門檻是大約5萬1千票,而最後一席的得票是2萬8千多票,相差2萬3千多票。即使是最高票的社民連梁國雄都只有4萬8千多票,不及當選門檻。

泛民碎片化參選破紀錄

今屆香港立法會選舉是2014年雨傘運動,以及今年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後首次立法會選舉,也是史無前例發生選舉主任以政治立場,否決6名支持港獨人士的參選資格,但是仍然有主張香港前途自決等「自決派」及本土派候選人成功參選。據香港選舉事務處的數據,地區直選有84張名單共213名候選人獲有效提名,他們將競逐5個地方選區的35個議席,破歷屆的參選紀錄。

今屆立法會選舉,由於非建制派碎片化,激進民主派與本土派在多個選區出現互相搶票的局面。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星期三(8月24日)公佈的最新一期滖動民調結果顯示,直選35個議席,泛民加上激進派取得16席,未達過半,而建制派維持上屆的17席,中間獨立人士取得兩席。

多名角逐連任議員可能落馬

最新的滖動民意調查顯示,多名競逐連任的泛民議員或會「落馬」,包括新界東的張超雄、范國威、陳志全。而在新東參選,以「後備方案」代替被取消資格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參選的青年新政梁頌恆,取得7%的支持度,有機會以較高餘額入選。

另一個泛民主派票倉香港島,今屆的當選席次由7席減到6席,但是參選名單較上屆多,包括最年輕的候選人、23歲的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去年底首次參選區議會選舉,擊敗民建聯資深區議員鍾樹根的「傘兵」徐子見;以及城邦派的鄭錦滿等。不過,最新的滖動民意調查顯示,他們的支持度不足夠當選,尤其徐子見的支持度只有0%。尋求連任的工黨何秀蘭,支持度只有3%,或會「落馬」。非建制派只有公民黨陳淑莊名單取得16%的支持度,有機會當選。

選民關心非建制內鬥分薄票源

前香港立法局議員馮智活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香港立法局議員馮智活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最近在一個香港島的非建制派選舉論壇上,長期參與民主運動的馮智活牧師提問表示,港島區的席次減少一席至6席,但是非建制派的參選名單反而增加,最理想可以有4席當選,但是如果分薄票源,可能只有兩席席當選。

馮智活說:或者你想想大局,為大局著想,我的(當選)機會都很微,會不會勸選民不要投自己,這樣我們比較容易做,我全部候選人都問,這個很重要,因為如果大家的票數很平均的時候,即是「大攬炒」(同歸於盡)。

民調支持度最底的獨立候選人徐子見回應提問表示,他支持雷動計劃,可以放棄。

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地區直選候選人徐子見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地區直選候選人徐子見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徐子見說:簡單講,支持雷動的,所以你說看民調支持度,最後那一天放不放棄,無問題,可以放棄。

工黨候選人何秀蘭回應提問表示,2004年泛民主派在香港島取得最高的21萬3千票,到上屆2012年泛民主派的得票減少到16萬7千票,只比建制派多3千票左右,而今屆最大的變數是,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以獨立候選人,參選港島區,對泛民的選情帶來很大的變數。

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地區直選候選人何秀蘭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地區直選候選人何秀蘭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秀蘭說:是有一個中間,都不知道他是建制還是「扮民主派」的站在這裡,據說他兩頭票都爭,這個就會是港島選舉最大的變數。所以首先我要相信選民,是最有智慧,做到最好的決定。

建制修議事規則或引發激烈抗爭

有港島區選民提問表示,泛民主派有機會輸掉目前3分之1議席的否決權,擔心建制派會修改議事規則,令非建制派沒辦法用拉布的方式牽制政府,將來議會抗爭除了拉布,還有甚麼方法﹖

人民力量候選人劉嘉鴻回應提問表示,建制派如果要修改議事規則,不需要3分之2的大多數席次,如果非建制派在地直選保不住18席的過半數,建制派都有機會通過修改議事規則。劉嘉鴻表示,如果將來建制派有機會修改議事規則,令非建制派不可以運用拉布及點算法定人數的方法,可能會出現更擊烈的衝突。

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地區直選候選人劉嘉鴻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地區直選候選人劉嘉鴻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劉嘉鴻說:可能會有更激烈的衝突,即是譬如香港,人民力量擲東西是很少的,但是其實過去譬如亞洲區,在未有民主的情況,議會肢體的衝突無論在南韓、日本、台灣,其實是大家見到很多年,就是因為議會非常之不平等、不公平,現在我們採取拉布的手段,其實非常之和平理性,希望用這個方法已經吸引到市民的注意。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星期三公佈的最新滖動民調,由8月19至23日,訪問1,482人,五個直選選區,有效樣本由146至250個,超級區議會有效樣本為815個,結果顯示,建制派有機會取得3席,而派出6張名單的泛民只有兩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