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民間擔心前中國官員言論影響香港教育自主政策

  • 湯惠芸 香港

中國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質疑香港教育缺乏中國公民意識,導致主權移交後仍有示威者揮舞港英旗幟

中國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質疑香港教育缺乏中國公民意識,導致主權移交後仍有示威者揮舞港英旗幟

最近已退休多年的中國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在北京表示,香港佔領運動以及手持港英旗幟衝入解放軍營等示威活動,反映香港教育出現問題,令學生缺乏中國公民意識,他認為要替香港青少年“補腦”。有香港學生組織表示,香港教育局推行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簡稱普教中),課程內容已經滲透類似國民教育的愛國思想,擔心陳佐洱的言論會令未來香港的教育,受到更多的親中勢力影響。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質疑陳佐洱的"補腦論"是借勢重推國民教育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質疑陳佐洱的"補腦論"是借勢重推國民教育

香港爭取真普選的佔領行動結束接近一個月,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最近在北京舉辦有關香港青年問題的座談會。該會會長、中國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在座談會上表示,香港佔領運動期間教育亂象叢生,他質疑為何主權移交時還是小孩的人,現在卻變成衝擊政府的「頭排兵」。

陳佐洱並質疑,香港教育是否與中國憲法、《基本法》不銜接,以致出現有人揮動「米字旗」、衝擊軍營和立法會等事件,反映香港教育出現問題,令學生缺乏中國公民意識。陳佐洱引述《基本法》表示,香港教育局局長要隨時接受北京中央政府及香港社會的監督,教育局要用好手中的龐大資源,"正確指導"辦學團體。陳佐洱形容,各股力量在教育工作的積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香港社會應關注和思考青少年一旦被洗腦,要如何“補腦”,更認為必須透過教育“除害草”。

香港普教中關注組召集人木子表示,中學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的課文內容已經滲入國民教育的愛國思想

香港普教中關注組召集人木子表示,中學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的課文內容已經滲入國民教育的愛國思想

香港普教中關注組召集人木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陳佐洱的言論反映,北京認定香港的年輕人可能受外國勢力影響“反中亂港”。木子並表示,香港教育局推行普教中,課程內容大部份用親中團體出版的課本,已經滲透類似國民教育的愛國思想,擔心陳佐洱的言論會令未來香港的教育,受到更多的親中勢力影響。

木子說:即是從那些課文去教學生的時候,那篇課文的例子就是說我的祖國、我的國旗,然後見到國旗升起就要流眼淚這樣,是類似這些當年國民教育的形式的一些課本的教學內容。其實不單只普教中,甚至可能有報章報道,就說課程發展議會打算將(中學)中史科的現代史,即是現代中國的歷史增加到佔課程的一半,其實都是見到香港的教育制度,或者香港教育的內容其實是逐漸受到越來越多的親中勢力去影響。

木子(左一)去年9月初與幾名普教中關注組成員舉行反普教中遊行

木子(左一)去年9月初與幾名普教中關注組成員舉行反普教中遊行

木子表示,由於2012年港府推行國民教育時,有內容非常偏頗的教材出現,涉及到洗腦教育等大是大非的問題,引起很多香港家長即時的反彈,不過,普教中是語文政策,牽涉到很多學術上或者教育政策推行上的問題,需要長時間做一些工作,引起家長的關注,將反普教中運動的種子散佈到社區。

木子並表示,普教中關注組今年會舉行研討會及透過互聯網上的短片宣傳,希望吸引更多老師、學生及家長,了解普教中的問題,捍衛香港獨特的粵語文化以及身份認同。

木子說:用一個世界的角度來看,其實粵語都有幾億的使用者,其實絕對不只是一個方言、或者一個地區的語言可以將粵語的獨特性抹殺。而且我們為何要保衛粵語的文化傳承,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們是香港人,這是香港獨特的特點,如果要傳承下去的話,真的要從身份認同這個角度去想,而不是學好普通話可以找工作,或者用功利的角度去看,甚至對於香港人這個獨特的身份是一種堅持及承傳。

記者問及陳佐洱針對香港教育的言論,是在香港持續接近80日的佔領行動結束後發表,反映北京領導人及核心的智囊,對香港年青人在參與佔領運動其間,爭取真普選、維持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訴求完全沒有接納,反而要將一國的思維在教育上更進一步深化,木子認為,不代表抗爭行動沒有成效,港人必須持續抗爭。

木子說:其實香港在國際地位上、或者政治的戰略地位上,都擔當著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其實如果香港是有繼續的抗爭行動,繼續一些甚至對抗的行動,其實是、我這樣看,即是最終一定會成功的,即是除非(北京)中央政府要出動可能用武力去解決問題的情況,其實就算用武力去解決問題,最後的結果都是對中國不利的,所以我覺得香港人只要有決心去保衛自己的文化、保衛自己的特點的話,其實是一定會成功的。

"港人自決藍色起義"發言人陳梓進表示,未來仍會揮舞港英旗幟示威

"港人自決藍色起義"發言人陳梓進表示,未來仍會揮舞港英旗幟示威

經常在示威行動揮舞港英旗幟的社交網絡群組“港人自決藍色起義”發言人陳梓進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教育的問題是太過填鴨式,陳佐洱的言論不是要改善香港的教育制度,只是希望將愛國愛黨思想灌輸給香港的學生。陳梓進並表示,在示威行動中揮舞港英旗幟,是象徵過往香港在英國殖民統治下,雖然沒有完整的民主,但是港人有高度自由及完善的司法制度。他認為主權移交17年來,香港的自由越來越收窄,北京只是想將香港從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殖民地。

陳梓進說:第一他們(北京)很緊張,如果香港有的真所謂的港獨的存在,他們應該不知怎樣處理,第二他們說去殖民化,其實不是去不去殖民化的問題,現在最簡單一件事,中國就是希望將香港成為中國的殖民地,所以他們希望將以前英國人留在香港的、我們比較文明、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從我的角度去看,是完全用中國的模式去取代,令到它更容易去控制這個地方。

陳梓進表示,經過去年底的雨傘運動之後,他仍然會在未來的示威行動中揮舞港英旗幟,不過,他坦言港人應該參考其他國家的抗爭形式,思考其他的抗爭方式,例如歐洲有人反對地鐵加價,就集體在一個地鐵站不付錢搭車,或者有國家的農民抗議當局加稅,就到市政府倒糞便抗議,他認為這些抗爭方式,不是要威嚇任何人,而是希望喚起更多港人關注香港的利益。

陳梓進說:但是這個抗爭模式我們是否需要改變呢﹖即是揮舞港英旗去告訴社會、甚至政權,我們「不妥」你之外,我們是不是有個抗爭模式需要所有人、所有雨傘運動出過力的人,大家去想想我們之後的抗爭模式,我們是否需要所謂升級呢﹖

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香港教育有高度自治,教育局局長不需要直接向北京中央政府負責

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香港教育有高度自治,教育局局長不需要直接向北京中央政府負責

香港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同意陳佐洱「教育局要隨時接受北京中央政府及香港社會的監督」的說法,他認為陳佐洱的說法是不尊重《基本法》對香港高度自治的規定,擔心對一國兩制有影響。葉建源表示,一國兩制通過《基本法》有憲制的安排,香港的教育是有高度自治,《基本法》第136、137條當中,講得很清楚,香港特區政府自行制定教育政策及管理,也包括院校有他們的自由,但從來沒提及香港的局長這一級的官員,要向北京中央政府直接負責。

葉建源說:如果今日說要向(北京)中央負責,明日就說事事都要負責,或者日日都要報告,或者事事都要負責,這樣的話香港的教育自主性如何能夠呈現出來呢﹖我們覺得香港的教育制度與內地(大陸)的確有一個很大的差別,所以內地的官員其實未必了解香港的教育情況,他不應該在這些問題上跨越了《基本法》來指導、指點香港的教育官員如何去做。

另外,香港建制派提議,推動中史科讓學生加深認識中國國情,課程發展議會專責委員會建議,擴大中學中史科內近代史的內容比率,由以往佔課程3分之1,增加至一半,古代史由原來的3分之2縮減至一半,預計最快今年9月新學年推行。中史教師會會長李偉雄表示,加強近代史教學可提升國民身份認同,也是學習歷史目的。

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對美國之音表示,反對基於政治目的修改中學中史科課程。

葉建源說:認識中國歷史,如何去教導那些要教多些、甚麼要教少一些,我覺得應該由老師及學者以及相關決策者,通過一個既定的機制,用專業的標準及想法作出衡量,然後提出一個方案,經過諮詢之後再落實,如果相反來說,是以政治來考慮的話,那個中央其實就不是我們所認識的中史,所以我覺得關鍵其實在這些問題上,有沒有滲入一些政治的因素。

2012年推動香港反國民教育運動的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質疑陳佐洱的補腦言論是借勢重推國民教育,他認為現時香港學生並非受教師影響而投身社會運動,而是本身對政府的不滿,而青少年的政治參與,例如掛黃絲帶、藍絲帶有自己的自由,不認為是教育亂象。

對於有親中人士認為香港青少年拒絕認識中國,黃之鋒表示,早前學聯幾名代表打算到北京會見領導人,被取消回鄉證不能登機,也有不少曾參與佔領行動的青少年和市民,到澳門被拒絕入境,黃之鋒認為,是中國不願意讓香港年青人去了解,他並表示,如果重推國民教育,必定再引起反國教運動,更會激發港人對北京的不滿和不信任意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