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民思潮宣佈停止運作 將分別成立參政及學生組織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學民思潮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止運作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學民思潮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止運作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星期日宣佈停止運作。學民思潮表示,雨傘運動後高度政治化的氣氛,令他們難以進入校園進行學生教育與組織,需要作出改變。召集人黃之鋒4月將組織新的參政團體,其他成員也會在未來6個月內成立新的學生組織。黃之鋒表示,新的參政團體將會側重政改及公投自決運動,而學生組織以關注教育議題為主。

2011年成立,曾經參與發起反國民教育及佔領運動的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星期日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止運作。學民思潮發表聲明表示,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最後以清場告終,政改方案去年中亦被否決,他們曾經感到失落、迷茫。學民思潮認為,香港政制依舊如此,但社會氣氛轉變不少,他們繼續思考組織未來的方向。

香港學民思潮成員就停止運作的決定向市民及支持者鞠躬致意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學民思潮成員就停止運作的決定向市民及支持者鞠躬致意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民將另組參政及學生組織

學民思潮表示,經過接近1年的討論及反思,過往透過政治運動與學生運動相互支援的模式需要作出改變,高度政治化的學民思潮難以進入校園進行學生教育與組織。

學民思潮表示,停止運作不代表香港學生運動少了一員,成員將會以各種身份承傳學運精神,召集人黃之鋒4月將成立新的參政團體,其他成員也會在未來6個月內成立新的學生組織。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回應記者提問表示,思考未來路向由去年暑假開始討論,包括政治運動及學生運動之間,兩條戰線的未來發展,成員認為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之下,如果要推展公投自決運動,以及更有效去推展中學生組織工作,以及公民教育的話,分別成立兩個新的團體,有各自的定位、主張以及側重點,反而更能繼承過往學民思潮在兩條戰線上的工作。

新參政團體側重公投自決及政改

黃之鋒說:其實今時今日所有的社會議題,都是與政治扯上關係的,但是我想未來很簡單一句就是說,所有議題都會與政治扯上關係,但是參政團體就會側重政制改革的討論,以及一些訴求倡議,而學生組織就是會側重於教育議題上的倡議,或者一些公民教育工作。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之鋒表示,雨傘運動後,學民思潮的定位及印象,在推展中學生公民教育工作上有限制,他舉例表示,雨傘運動前他可到近30間學校分享,但雨傘運動後只成功到一間學校分享,期間該學校更被親建制人士包圍。

黃之鋒表示,現時學民思潮約有120名成員,其中約有30名核心成員,而超過10人已表態將會加入新的參政團體,不過,目前未能公佈有關名單。黃之鋒並表示,學民思潮停止運作的決定,經會員大會通過,相關議案有接近9成在席成員同意。

新學生組織知名度不是最重要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表示,暫時學民思潮約有30名成員有意加入新的學生組織,她強調新學生組織將會繼續關注學生相關的議題,包括反普通話教授中文科(普教中),以及公民教育工作,她認為新的學生組織知名度不及學民思潮,但入校工作,知名度不高可能更好。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左)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左)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子悅說:學民思潮本身在過往的幾年,影響力有升有跌,我們覺得在現階段如果我們有時想進行一些入校的工作的話,其實可能重新開始一個新的、未必有好高知名度的組織,其實反而對我們做的工作可能更好,所以其實我們認為知名度對於我們新的學生組織不是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回顧過去5年學民思潮的經歷,召集人黃之鋒表示,能夠與香港人一起度過反國教及雨傘運動,令他們相當鼓舞。

學民見證反國教及傘運公民覺醒

黃之鋒說:因為在這兩場的大型佔領運動裡面,都見證著香港人的公民覺醒,以及見證著在整個香港的時代改變,甚至是雨傘運動裡面,香港人是一齊創造了歷史。

黃之鋒表示,最遺憾的是過往作出行動時可能都有受到各方批評,或者成員的經驗有不足之處,引致雨傘運動後期有很多公眾對他們失望,令他們有更多反省,了解到學民思潮的局限,才會有宣佈停止運作的決定。

黃之鋒並表示,學民思潮至目前銀行戶口約有19萬美元,當中約9萬美元將會撥至新成立的學生組織,用作創會及營運經費,其餘約10萬美元將用作「學民思潮法律援助基金」,支援所有學民思潮成員行動後面臨官司、審訊及檢控費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