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專訪《十年》導演剖白得奬感受

  • 湯惠芸 香港
  • 譚嘉琪

5部有關香港未來10年(2025年)政治、生活環境想像的短片,組合而成的獨立電影《十年》,最近獲香港電影金像奬最佳電影奬,引起各界關注,並受到中國官方傳媒封殺。兩位《十年》導演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得奬是多一個機會去表達香港人的無懼,也希望香港電影界堅持無懼及誠實的創作,不要因為迎合中國的電影審查而放棄世界市場。

香港獨立電影《十年》,5部短片因為題材涉及港獨、自焚等敏感題材,去年底在香港上映後,被中國官方傳媒批評為思想病毒,但是電影的入座率及票房卻不斷增加,在連場爆滿下,今年農曆新年期間仍然在院線「被落畫」。而《十年》獲得今年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奬最佳電影一項提名後,中國中央電視台及騰訊,先後取消今屆香港電影金像奬在中國大陸直播。

《十年》在星期日(4月3日)晚,奪得香港電影金像奬最佳電影後,中國傳媒報道得奬名單時,沒有提及最佳電影,甚至將「十年」列為敏感詞,不能在互聯網上搜尋。也有部份香港資深電影人,批評《十年》的藝術成就未達標準,得奬是「極大錯誤」。

《十年》兩位導演《方言》的歐文傑以及《自焚者》的周冠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談他們的得奬感受,並回應中國官方封殺等問題。

《自焚者》導演周冠威表示,被提名的時候感到有點驚訝,後來有評審告訴他,投票支持《十年》得最佳電影,因為這部電影最有現實意義、最能面對時代,誠實及有勇氣。周冠威認為,電影不是賽跑、不是一個比賽,沒有一個很強的標準去定義最佳電影,有評審以這樣的準則去定義最佳電影,令他覺得很有趣。

周冠威表示,創作《十年》的初衷是引發討論,希望更多人去想像香港未來的十年、香港的將來,他們提供了5個謙卑的想像,但是沒有提供香港解決問題的出路,只是希望觀眾被引發去思考。

周冠威說:我們很想誘發你們去想,當你們去想的時候,當你們去想像,或者見到我們的想像的時候,我相信他們會想香港多些,希望著緊多些香港,而這一刻因為金像奬、因為得奬而令到這個初衷更加得到廣泛的討論、廣泛的關注,這樣才是金像奬得奬的最大意義。

《方言》導演歐文傑表示,最觸動他的不是宣佈《十年》得奬那一刻,而是宣佈提名片段的時候,全場的掌聲不斷延續,金像奬頒奬禮現場電影人及觀眾的掌聲支持,令歐文傑非常感動。

歐文傑說:我是不自覺、我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那一刻我是流眼淚的,我覺得那種感動,未必是我要拿一個最佳電影,或者是甚麼,原來大家都是很關心我們香港未來的十年,或者甚至這一刻我們的處境,那個觸動是最大。

對於有香港資深電影人批評,《十年》的藝術成就不足,得奬充滿政治意味。周冠威表示,《十年》的得奬是否實至名歸應該由評審去回應,他們也不知道是不是評審的政治表態,不排除有評審因為政治因素不投票給《十年》,而藝術成就也很難定義。周冠威認為,藝術有它的時代意義,也反映誠實及勇氣,而他感受很深的是,香港社會很政治。

周冠威說:如果我們要面對社會的時候,我們的電影是面對了社會,社會這麼政治,這套電影某程度上也可以說是政治的,政治有錯嗎﹖面對社會有錯嗎﹖為甚麼用政治就好像一個罪惡那樣﹖如果有些評委真的有政治考慮,它能夠面對政治,就是好電影了,因為它面對這個時代,我們香港的時代就是,你可以說是政治綁架,是政治綁架了整個香港。

香港《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星期二在專欄表示,非常重視中國市場的香港電影專業組織,所以選擇不惜承擔「政治不正確」後果的風險,把《十年》這部不入主流的電影,選為「最佳電影」,相信是遴選委員藉此表達他們對中國狠批打壓這部電影的不滿,林行止認為,拍攝《十年》是一種政治態度,把它選為「最佳電影」,當然亦是「政治表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