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網絡博弈- 下一代人的新冷戰(4): 中國特色網絡諜戰

  • 黎堡

曼迪昂特報告封面:中國網絡間諜部門之一的真相(來源:曼迪昂特公司)

曼迪昂特報告封面:中國網絡間諜部門之一的真相(來源:曼迪昂特公司)


中國軍方最近被揭發通過網絡黑客的方式,成功從美國公司刺探高價值的工業情報。中國還一直被指責以同樣的方式積極刺探軍事情報。

美國媒體上個月報導,國家情報部門最新做出的一份情報評估認定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網絡威脅,並指出中國網絡間諜特別感興趣的攻擊目標是掌握美國高端軍事情報的國防承包商。

報導說,2011年,中國黑客先竊取了美國網絡安全公司RSA的專用資料,再侵入使用RSA網絡安全產品和技術的國防承包巨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電腦系統。洛克希德-馬丁是生產美國最先進F35戰鬥機的主要承包商。

上述報導發表後不久,美國另一家網絡安全公司曼迪昂特今年2月中旬發表一份長篇報告,指出從美國國防承包商和民用企業竊取情報的一些中國黑客本身就隸屬中國軍方。

該公司副總裁格拉迪-薩默斯說:“這些人並不是在單挑,他們是解放軍61398部隊的一部分,受到軍方的支持。中國共產黨不僅了解這些人的活動, 還積極支持他們。”

多年來,美國一直懷疑中國在網絡空間積極刺探美國的軍事情報。美國國防承包商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先後在2009年和2012年發表報告,稱北京看來在針對美國政府和國防承包商的電腦系統進行長期入侵活動。

美國傳統基金會軍事問題專家成斌說,無論是傳統的軍事間諜活動,還是網絡空間的諜報活動,其目的都一樣,就是竊取對方的軍事情報,而中國對美國的軍事情報特別感興趣。

成斌說:“軍事間諜活動就是竊取軍事秘密,比如航空母艦的設計,核武器的多少。中國重視這些信息。”

北京方面一如既往地否認中國軍方或者任何政府部門參與了竊取美國國防和商業情報的指控,反而指責美國通過電腦網絡攻擊中國的軍事部門。中國國防部發言人耿雁生2月28號說,中國軍方網站遭受來自美國的攻擊每個月多達幾萬次。

耿雁生說﹕“根據IP地址顯示,2012年中國國防部網和中國軍網每月遭受來自境外的攻擊達14.4萬餘次,其中美國的攻擊佔62.9%。”

國際法並不禁止國家政府之間的軍事間諜活動。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麥克‧羅傑斯2月24號在美國廣播公司一個節目中承認,美國也從事間諜,但他說,中國從事軍事間諜和利用軍事情報機構的方式與眾不同,並引髮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強烈反彈。

麥克‧羅傑斯說﹕“美國不會利用軍事和情報部門來進行經濟間諜活動,因為這是受禁止的。作為情報委員會的主席,如果我說我們不從事間諜活動,那我一定是瘋了。從事間諜活動是長期以來國家之間的傳統。但是中國的做法與眾不同,非常不同。”

傳統基金會亞洲問題研究員成斌說,中國從事網絡間諜的另外兩個特點是,它的人力資源特別豐富,而且它刺探軍事和戰略情報的範圍特別廣闊。

成斌說﹕“首先,中國人很多,潛在的黑客也就很多。此外,世界各地發生的許多黑客活動都可以追溯到中國。這不只是針對美國,也針對德國、印度和加拿大,而且不僅包括軍事目標,也包括民用目標。”

儘管中國從事軍事間諜的方式與眾不同,但是成斌認為,中國對外發動的網絡攻擊現階段基本限於攻陷外國的電腦系統和竊取信息,而不是破壞或毀滅對方的網絡系統。

美國國防部正在尋求與中國軍方就網絡安全問題協商。去年5月,美國國防部負責東亞事務的官員大衛‧海爾韋說,中國在網絡空間頻繁從事針對美國的軍事間諜活動,美方已經向中方提出交涉。

海爾韋說﹕“我們知道中國投入資源不僅用於鞏固網絡的防備能力,還在尋求發動網絡攻擊的途徑。我們還重視中國瞄準和入侵電腦系統的行為。我們關注這些事情,並且向中方提出過交涉,包括最近在北京召開的戰略安全對話中提出有關問題。”

至於如何應對中國利用軍事網絡資源竊取民用工業情報,越來越多的人認為,美國和國際社會應該採取措施,增加中國從事黑客活動的經濟和政治成本。目前提出的方案包括禁止那些策劃和參與網絡攻擊的中國官員和黑客入境美國,以及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申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