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視頻報導: 中國強徵土地與地方債務有關

  • 美國之音粵語組


中國強徵土地的現象往往同地方政府債務纏身,急需生財之道有關。

這里是江蘇無錫,徐海鳳的自家房屋被當局強拆,站在曾經是自家房屋原址廢墟上,看著進出工地的工人,她感慨地說。

徐海鳳說:“從我的房子一拆遷,我和丈夫何里嘉就不斷接到黑社會的騷擾。在家門口被黑社會打得被青臉腫,公安聯案都不給我立案。我的丈夫也被他們打得鼻青臉腫,公安也不立案。”

徐海鳳說,政府出資購買她家宅基地的錢,低於新房屋价格兩到四倍。她無錢再去買房安頓下來。

徐海鳳宅基地所在地以及附近,已經和將要建起了是大批豪華住宅。她無錢享用這些高級住宅。

無錫拆遷上訪戶沈軍(譯音)今年40歲,他說,地方政府依靠拆遷賺錢,是為了拆東牆,補西牆,彌補財政虧空。

沈軍說:“正是因為沒有錢,政府才來搞拆遷。情況是,只要某個地方虧損了,政府就來拆遷,這樣虧的錢就撈回來了。”

以徐海鳳和吳軍為代表的中國上訪戶,多年來告狀,上訪,各地法院受理了大批這樣的民怨案件,但是案件並不能都得到解決,至使大批人千里迢迢上訪北京。北京對民眾上訪應接不暇,強令地方解決,地方政府迫於壓力千方百計,軟硬兼施截訪,形成多年來中國社會官民對立的惡性循環。

徐海鳳說,上訪以來,她先後18次被地方當局綁架,被關進沒有窗戶的房屋里。中國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上訪者以各種方式進行抗議,有的不惜以生命抗爭。

關於涉及拆遷的所謂土地財政問題,工商銀行首席經濟師盧正偉(譯音)認為。

盧正偉說:“第一個要解決的是,在土地獲取收入當中,如何保證各方,尤其是被徵地者的主體權利問題。第二,就是如何保證這一部分收入,被公開透明和有效地使用。而不是說,這部分錢收到了,但是不知道錢去了哪里?也就是怎麼花去的。這兩個問題
解決了,土地財政並不是一個問題。”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在一份報告中說,中國經濟放緩的同時,強徵土地現象在中國並沒有減少趨勢,因為地方政府依靠土地財政解決債務問題。中國官方沒有公布這方面的正式統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