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鮮為人知的海上“捕魚奴隸”

  • 美國之音

人類餐桌上的海鮮水產佳肴,大量來自海洋捕撈,而海上常年作業捕撈水產的人群中,有不少公眾視野看不到的所謂“漁業奴隸”。這些人的權益以及所遭奴役的問題,正在逐漸成為輿論焦點。

蒼茫大海上的漁船船隊上,許多打工的漁民並並非合法僱用,他們沒有勞工保障,又經常被虐待。他們有工作做就上船,無工作時就像犯人一樣被鎖在鐵欄後面,附近高處的保安哨站,監視著這些被稱為“魚奴”的人。

海上被奴役的漁工國籍無法統計。在印尼本吉納,這位講緬甸語的漁奴2014年11月對記者述說:“船走時沒有帶我。於是船主將我關在這樣的監牢里。在這裡我不喝酒,也不同其他人打鬥。我工作賣力。有病時我請他們帶我去診所,他們不肯。也沒有人給我打針吃藥,吃也吃不飽。我真是很傷心。”

這次採訪時,另外一名講緬甸語的漁工還說,很長時間沒有與家人聯絡。他說﹕“我們很長時間沒有同家裡聯絡。父母可能以為我們已經死了,因為我們處於失蹤狀態,家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生死未卜。我在這艘船上做了很長時間。我對船長說,我不要錢,只想回家,但是不被允許回家。我們大家都急切希望回家。”

大海上,這些失去自由的魚奴,隨船漂落世界各地海面,為了盈利,船主很可能向各地當局隱瞞這批被奴役漁工的真實來歷和身份。

美國麻薩諸塞州波士頓國家漁業研究所副所長嘉文吉本斯說:“這種情況不單只令人不安,而且令人心碎。因為我們的企業絕不允許奴役勞工,實行的零容忍政策。”

不過,吉本斯並不認同對有關船主採取抵制做法,不買他們的漁貨。他說,那樣做就斷了同這些船主的聯絡,同時也就失去了推動改革的機會。

同時,有關國家,例如印尼政府,正在採取有力措施。印尼海洋事務及漁業部長胡塔加隆說:“印尼新政府已經啟動有關政策,打擊非法捕魚作業,因為我們認識到,這是導致奴役漁工現象的根源所在。”

波士頓的一個海洋權利組織負責人貝斯勞威爾說,海鮮消費者也要加入,消費者前往超市或餐館,不單只要了解海鮮產品的名稱和質量,同時也要關注這些海產品是如何捕撈上岸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