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克里米亞後美俄仍有合作空間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於美國國務卿克里2014年10月14日在巴黎會面 (資料圖片)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於美國國務卿克里2014年10月14日在巴黎會面 (資料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日前指責美國試圖以單方面發號施令的方式來統治全世界。美國和俄羅斯專家認為,美俄兩國對國際秩序的截然不同的看法是美俄危機關係的最深層原因。不過,他們認為,美俄在很多領域仍然有合作的空間。

普京10月24日在索契舉行的一次會議上,對包括西方俄羅斯問題專家在內的與會者講話,直指美國已經阻滯了國際社會新秩序的建立。他說,美國和西方自身前進乏力,卻將俄羅斯當成威脅,試圖阻止俄羅斯前進的步伐。

美國總統奧巴馬9月在聯大會議上在談論埃博拉病毒和“伊斯蘭國”對世界的威脅的同時,痛斥俄羅斯“強權即是真理”的行為。

自今年俄羅斯干預烏克蘭併吞克里米亞後,美俄關係降至1991年以來的最低點。美國、歐盟以及日本已經對俄羅斯發起多輪制裁,俄羅斯在工業八國集團(G8)中的成員國地位被暫停。

維多利亞‧波諾娃(Victoria Ponova)是俄羅斯外交部管轄的外交學校的副教授。她認為,造成俄美矛盾的最深層原因是雙方對世界需要何種秩序看法不同。

波諾娃說﹕“什麼對世界有利?什麼對世界不利? 很不幸的是,我們的看法非常不同, 什麼樣的安排適合這個世界,我們也有不同看法。俄羅斯長期的傳統是希望有一個更加民主的國際秩序,雖然在國內問題上不一定要這樣。”

不過,她認為,儘管如此,美俄在阿富汗、反恐、核不擴散、甚至在包括中國崛起等問題上都有合作的空間。她說, 世界正向多極化發展,中國正在成為一極,而且中國正在改變亞太地區的規則,美俄應該走近,而不是走遠。她還說,俄羅斯事實上很願意做出讓步,改善俄美之間的俄關係。她說,俄羅斯沒有對美國做出實質意義的反制裁就是一個例子。

10月中旬,美國國務卿克里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巴黎會晤。會後,克里宣布兩國已經達成一致,要分享更多有關“伊斯蘭國”的情報。外界分析,克里這是在嘗試為改善與莫斯科的關係打下基礎。

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史蒂芬‧皮斐爾(Steven Pifer)認為,雖然奧巴馬總統在聯大做出那樣的發言,但是,從戰略角度來說,美國並沒有把俄羅斯視為真正的威脅。

皮斐爾說﹕“ 從戰略角度來說,他們其實看到其他更大的問題。俄羅斯是個危機,那是因為幾個月前發生在烏克蘭的事。我不覺得奧巴馬政府樂見這個危機的出現,他們更希望這個事情早點過去。”

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研究員傑里米‧夏皮羅(Jeremy Shapiro )稱,縱觀美俄合作的模式,美俄在國際問題上能合作,在區域問題上卻難以合作。

夏皮羅說﹕“你看到美俄合作的模式,他們似乎在國際問題上,在俄羅斯所處區域之外的問題上能夠合作,在阿富汗問題,在中東的反恐問題上,但是,在區域問題上,特別是發生在俄羅斯邊境的區域問題上,我得說,克里米亞危機後,使得美俄在區域問題上更難合作。另外,在俄羅斯認為有可能會對區域問題產生影響的國際問題上,比方是推翻一國政權,兩國也很難合作。”

不過,專家們都承認,美俄在能源、削減核武器談判等國際問題仍有很大分歧。

布魯金斯學會的皮斐爾說,美俄都將能源視為戰略問題。最近世界原油價格下跌,儘管部分西方分析家將其歸結於美國“頁岩氣革命”,但更多分析指出,油價大幅下挫是美國與沙特阿拉伯聯手所致,目標是向俄羅斯施壓。

布魯金斯的夏皮羅則認為,長期以來,俄羅斯的表現與油氣價格有很大的聯繫, 油氣價格上漲,俄羅斯就表現強硬,油價下跌,俄羅斯就會更加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