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川普移民禁令使到歐洲領袖陷兩難

  • 雷祿思

美國總統川普簽發的禁止來自七個主要人口為穆斯林的國家的國民進入美國的行政令讓歐洲各國政府措手不及。這項禁令讓這些政府陷入兩難境地,它們一方面要回應日益增多的穆斯林人口的訴求,另一方面又要應對各自國內日漸高漲的反對更多穆斯林移民的民族主義情緒。

蜜月期中斷了。英國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訪美,並且促使美國總統川普同意支持北約。但是在華盛頓之行之後,等待她的是一場大風暴。

左派憤怒地批評她沒有堅決反對川普的禁令。

倫敦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說﹕“身為倫敦市長,我的聲音是響亮和明確的。我認為禁令殘忍又可恥,我認為我們的首相不應當對此無動於衷。”

川普總統說,他的行政令是為了“保護國家,不讓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 。

川普的行動促使歐洲各國政府開始触及靈魂的深思。

法國外長讓-馬克‧艾羅(Jean-Marc Ayrault)說﹕“歡迎那些逃離戰亂與迫害的難民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必須確保公平正確地對待難民,並且必須團結,這也是為什麼歐洲各國間的對話與團結必須繼續發揮作用,這樣社會才會安定,才符合我們的價值觀。”

在這場有關價值觀的論戰中,一方支持多元文化和人道主義,另一方則認為歐洲各國的民族文化和身份認同處於危險之中。

英國皇家聯合軍種國防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塔希爾阿巴斯(Tahir Abbas)說﹕“這對許多西歐國家來說是個艱難處境。穆斯林少數族裔的人口日益增長,但相對的,主要人口的生育率卻沒有那麼高。這種情況有一定的明顯性,人們的意識越來越強烈,談起來往往會帶有負面情緒。”

川普政府表示,其政策與奧巴馬總統2011年出台的類似。當時,奧巴馬禁止向伊拉克難民發放簽證六個月。川普行政令中涉及的七個國家也同樣是奧巴馬政府此前認定的恐怖主義來源國家。

阿巴斯說:“這項新政是過去的延續,它之所以引發軒然大波是因為它出台的時機,川普政府在第一個星期頒布的許多其他措施都引發一些不滿,同時外部氛圍是對難民有很大的同情,而且社會中許多的自由主義左派都感到憤慨。”

雖然抗議反對川普禁令的呼聲越發響亮,但是那些同情民族主義運動的沉默選民也讓歐洲領導人擔心。這讓他們不得不小心謹慎。在許多歐洲國家今年即將舉行大選之際,他們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成為選戰成敗的關鍵。

Facebook Forum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