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視頻報道﹕非政府組織籲關注在香港的難民情況

  • 美國之音粵語組

星期四(6月20號)是世界難民日。雖然人們對難民的一貫印象就是那些生活在落後國家的難民營中的人,但是很多難民其實在大都市的中心地帶中掙扎求生存。比如在香港,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將改變政府處理請求接受保護的案例的方式後,六千名難民和受過嚴刑拷打的人的命運處於十字路口。

去年12月和今年3月,香港終審法院判決,香港政府必須建立一個自己的篩選系統來評估難民申請,而不是依賴聯合國難民署的評估。

星期三,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高級專員納茲尼恩在一個記者會上說:“目前,我們正處於一個過渡期,難民身份的確認正在被從聯合國難民署轉到香港政府手中。因此,這將是一個多變期。我們不知道這個事情發生的時間段。但是這個事情現在正在做。我們會逐漸把所有的案例轉給香港政府。”

香港1992年加入了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但是,香港不是聯合國1951年難民公約的簽約國,因此不允許難民作為公民留在香港,目前,香港政府讓聯合國難民署評估難民申請,以讓難民能夠在其他國家重新安置。

最近幾個星期,香港的庇護政策引起了外界關注,主要是因為美國前國家安全局合同僱員斯諾登從夏威夷逃到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斯諾登相信在他揭露了美國的監視秘密後,香港的法律體系能夠保護他。

香港難民援助中心執行主任米勒日前強調,斯諾登如果在香港申請難民身份將不會得到優待,不過斯諾登的案例將對香港政府起到施壓作用,讓他們改善有缺陷的系統。

米勒說:“目前我們都看着香港政府。由於最近的事件,我相信全世界的眼睛此時都注視香港的庇護政策。我希望能夠利用這種注意力、利用這個時刻來引起公眾對這個問題的關注。我們希望政府能夠建立起一個公正、有效和透明的系統。”

批評人士已經對移民官員和上訴庭成員做決定的質量和速度、以及是否為受過嚴刑拷打的人提供足夠的法律援助等問題提出質疑。

大約200名孟加拉難民聚居在粉嶺坪輋。尋求庇護的人在一片工業區的鐵皮屋裡居住。他們將一座破木屋改成清真寺﹐星期五的祈禱群眾將這裡擠得水泄不通。

畢斯頓是一個援助難民非政府組織‘遠見優先’的執行長﹐他估計香港百分之20尋求庇護的難民居住在像粉嶺坪輋這樣的非法危樓。香港政府認可這些私人建築﹐並且代付房租。尋求庇護的人每個月接受大約155美元的房租補助。這筆錢直接付給房東。此外還有116美元的食品補助。但是他們抱怨﹐沒有合法工作的身份﹐就無法生存。

畢斯頓說﹕"就目前的難民項目來說﹐他們被賦予非法的身份﹐因為沒有得到適當的社會救濟。因為他們被禁止工作﹐所以他們必須非法工作。"

畢斯頓補充說﹐如果政治避難的難民被發現非法工作﹐認罪的話﹐他們可能被判處最高15個月的徒刑。如果不認罪的話﹐最高可能被判處24個月的徒刑。

政治庇護尋求者阿里夫說﹕"我們沒有未來﹐日子過不下去。在香港四年申請政治庇護的生活﹐我一無所成。每天在家睡覺。我們在這裡就是浪費時間。我知道難民也能過好生活的﹐很多其他國家都有難民﹐他們能工作﹐能生活下去﹐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但是我們不行。我們只想要過好日子﹐擁有未來。"

阿里夫過去在孟加拉經商﹐因為長期政治迫害被迫離開。

畢斯頓說﹐香港簽署聯合國公約後的21年里﹐只有四位申請人得到香港政府的保護。這表示儘管他們難民的身份不變﹐他們也不需要擔心被遣返。他說﹐百分之0.02的確認率遠遠落後有類似難民情況的民主國家。根據‘遠見優先’的研究﹐澳大利亞的難民確認比例超過百分之40。英國則是百分之31左右。歐洲平均為百分之2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