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高瑜案二審獲改判監外執行

  • 葉兵

中國資深獨立女記者高瑜(資料圖片)

中國資深獨立女記者高瑜(資料圖片)

備受關注的中國資深獨立女記者高瑜被控“泄密” 案二審星期四宣判,將一審判決的7年刑期改為5年,剝奪政治權利的年限仍是一年。中國官方的新華社當天晚些時候發布消息說,經高瑜本人申請, 根據醫院證明文件, 高瑜確系患有嚴重疾病,依法決定對高瑜准予監外執行。

關於高瑜案二審改判的原因,辯方律師引述北京市北京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稱,高瑜在二審期間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並表示認罪”,法庭採納了涉案人提出的一審量刑過重應該予以改判的請求。

高瑜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在法庭宣判後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辯方在二審中仍然以本案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為由作無罪辯護,但年老多病的高瑜上訴期間對本案的態度的確有所調整。這位律師含蓄地指出,二審開庭前當局在和辯方之間的接觸中體現出“中國特色的訴辯關係”。這似乎可以理解為當局跟辯方達成某種妥協。

高瑜的親屬和代理律師這個星期較早前曾相繼對包括美國之音在內的國際媒體透露出可能改判減刑的暗示或預期 。星期二,高瑜的弟弟高衛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稱,希望當局和高瑜都從人道主義角度考慮,雙方各退一步,使身體狀況极差的高瑜得到較好的醫療條件。高衛還表示,辯方分析他姐姐的案件有可能改判為5年。

中國刑法規定,此類控罪如果罪名成立,可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據莫少平介紹,高瑜的兒子趙萌到場旁聽了在美國的感恩節當天進行的開庭宣判,目前高瑜和家屬尚未對宣判結果表達意見。不過,這位辯方律師表示,下一步將根據當事人意見決定是否採取申訴和申請保外就醫的行動。

星期四早上8點多到9點30分左右,北京高級人民法院外面四部署了大量警力。法院大門外聚集了一些國際媒體記者和多名西方外交官,他們受到警察阻攔,不能入場旁聽。記者看到路旁一輛警車前一名中國婦女高喊“高瑜無罪”,隨即被數名警察和便衣人員按倒,迅速帶離現場。她的身份和下落目前不得而知。

曾代理知名作家鐵流“非法經營”等一些政治敏感案件的北京律師劉曉原對美國之音表示,不清楚高瑜是在什麼情況下再次表示認罪,但這個案件的實質不是減刑多少的問題,而是有罪無罪的問題。他表示,僅從法律層面而言,高瑜上訴獲得改判減刑並不能得出北京兩三年來實行的高壓政策有所松動的判斷。

劉曉原指出,年過八旬的前右派作家鐵流在被迫認罪後獲得緩刑,但實際上他仍然不服。

這個星期,美國國務院一位發言人就高瑜案二審一事發表評論指出,“對這名資深記者的判決是對那些以和平方式質疑中國官方政策和做法的公益律師、網絡活動家、記者、宗教領袖等人士做出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政府行為的一部分。”該發言人“呼籲中國當局立刻釋放高瑜,並尊重中國的國際人權承諾。

曾在中國官方的中新社和經濟學週報任職的高瑜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兩度被捕,獲刑6年,其中一次被捕發生在1989年6月北京和平示威者遭到軍隊開槍鎮壓前夕。

去年4月,這位資深媒體人被警察帶走數日後,曾於5月上旬身著囚服在官方電視新聞中表示認罪。她後來翻供,稱當局拿其兒子的安全要挾,迫使她違心認罪。

高瑜此次被捕起訴的主要罪名是向境外網站提供中共九號文件內容,即備受詬病的不准高校談及新聞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所謂“七不講”禁令。

法院在星期四公布的判決書認為,高瑜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為境外人員非法提供機密級國家秘密,其行為已構成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鑒於高瑜在二審期間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悔罪,法院酌情對其量刑予以改判,依法從輕輕判處其有期徒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