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加緊遏制網上民意領袖

  • 葉凡


最近幾個月來,中國政府進一步加緊對網絡的控制,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關閉了慕容雪村等擁有眾多追隨者的熱門網站。社交網站對中國政治產生了多大影響,現在下結論也許為時過早,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公眾輿論讓北京越來越感到不安。

今年5月,中國著名網絡作家慕容雪村擁有400萬粉絲的微博在一夜之間消失,他在另外幾個社交網站上的個人資料也被一刪而淨。官方沒有給予任何解釋,不過有一點很顯然,他發表的文字讓政府感到不安。

慕容雪村只是受到封殺的人士之一。從著名記者到學者,從流行歌星到商業巨頭,很多中國名人的個人網站都擁有眾多的粉絲,其中不少人并不總是遵守共產黨的教誨。

今年初,著名台灣歌星伊能靜在網上支持南方週末記者,反對審查制度,因此遭到封殺。

擁有5100萬粉絲的谷歌大中華地區總裁李開復,因為質問中國政府出資的搜索引擎而惹怒北京。

為了壓制公眾輿論,最近幾個月來,北京進一步加緊對網絡的控制,使得網絡作家處境更加艱難。

很多網上人士揭露社會不公,質問政府政策。還有人呼吁實行民主、言論自由和維護人權等等。這些言論威脅到中國政府的威信和合法性。過去2個星期來,中國的網絡審查機構召集部分著名博主會談,指責某些人通過謊言和負面新聞,來破坏社會主義,推崇西方價值觀。

點擊率眾多的博主房地產大亨潘石屹曾經發起環保運動,在個人網站上每天刊登空氣污染指數,促使政府制定新的空氣質量標准。最近他也被請到北京開會,有關官員要求他遵守法律,擁護社會主義制度,保護國家利益。

外界一度希望,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可能會對網上言論持寬容態度。可是北京的最新舉動對異議人士起到進一步的寒蟬效益。

美國電子雜誌“觀察”的主編陳奎德通過SKYPE對美國之音說:“現在的情況下,看來他是沒有任何寬容的,不過現在國內外的知識界都在討論,這究竟是習近平個人的執政方針,是個人的本性,還是他基于中共黨內的各個力量態勢,而不得不做出的姿態,這個問題的爭論還比較大。”

不過陳奎德說,他個人認為,習近平深受毛澤東极左思想的影響,他會以政黨利益為重。

中國有超過六億網民,中國政府的行動顯示出控制不斷擴大的網絡的決心。不過專家指出,壓制民意會給北京帶來事與願違的結果。前美國邁阿密大學政治系主任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通過SKYPE對美國之音說,網絡是一個安全閥,讓人們發泄不滿。封殺網絡會使民眾越加不滿,甚至爆發社會動亂。

金德芳說﹕ “我認為,很多網民會對這些限制非常不滿,他們不僅會找到打破限制的途徑,而且會厭惡政府。事實上,政府限制網絡的做法顯示他們害怕自己的人民。”

金德方指出,最近香港和台灣出現大型抗議活動,讓習近平非常擔憂。

中國政府顯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為了控制民意,中央鼓勵各政府部門的官員以個人名義設立網站,引導公眾輿論。北京市政府宣布,全市55個委辦局等共計71個單位和7位市級政府部門新聞發言人入駐“北京微博發布廳”,解決網民提出的問題。

可是在網絡時代,中國政府的公信力已經大打折扣。就連中國共產黨理論雜誌“求實”也不得不承認,“打開網頁,登入微博,立刻就會在不經意間陷入網絡負面信息的包圍之中“災難、事故、貪腐、醜聞似乎鋪天蓋地。”

專家指出,網絡已經成為民眾生活的一部分,中國政府已經越來越難以通過官方媒體控制公眾輿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