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學者指中共進入漫長衰落期

  • 林楓

在河北省石家莊附近的中共聖地西柏坡參觀的青年團體。(資料照片)

在河北省石家莊附近的中共聖地西柏坡參觀的青年團體。(資料照片)

繼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學者沈大偉約一年前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殘局(endgame)的觀點後,又 有一名美國的知名中國問題學者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一個漫長的衰落期,中國將無可避免地走向變革,但自上而下的改革時機已經錯過,未來10-15年後, “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將終結中共的一黨專政。

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4月28日在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舉辦的一場有關中國向民主化轉型的研討會上再次闡述了這一觀點。在此之前,他接受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Mike Forsythe)獨家專訪時就表示,一黨專制在中國將難以永久維持下去。

裴敏欣:中國已具備民主轉型的條件

裴敏欣表示,中國目前已經具備向民主化轉型的社會經濟條件,而未來10-15年後這些條件只會更加成熟。以人均購買力平價(PPP)計算,中國目前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13500美元,正好處於發生政治轉型範圍(7500-25000美元)的中值。

另一個要素是成人的文化程度。按成年人的受教育年限計算,中國目前成年人受教育時間平均為7年半,也恰好處於轉型範圍的中值。十年後,這一數字也將提高到8年半,而且1990年代末期開始的大學擴招使中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數和比例要遠遠高於同等經濟水平的國家。

從歷史的經驗來看,有可比性的國家,即地處亞洲、中等收入或共產黨執政在達到同一社會經濟發展水平時都發生了某種形式的向民主的轉型。​

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在會見俄羅斯高官之前(2016年3月15日)

裴敏欣表示,在民主轉型條件不斷成熟的同時,中共的政權體系已經開始衰落。他說,天安門事件後,中國的執政者通過壓迫(repression)和恩惠(patronage),也就是腐敗建立起一個脆弱的體係來維持統治,但這個體系現在已經瓦解。政治精英間的團結被全面打破,最明顯的例證就是2012年對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審判。“我認為,自文革結束以來,中國的執政精英比過去任何時期都感到困惑、擔憂、恐懼和憤世嫉俗。這並不是危言聳聽!他們(精英們)迷失了方向,完全不知道路在何方。”他說。

改革式革命將結束一黨專政

裴敏欣認為,未來中國發生政治轉型將會有三個選項:改革、革命或二者結合,即他所說的“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他說,中國進行自上而下的改革時機已經錯過,改革的窗口正在關閉或者說已經關閉,而且時不再來。但再次發生像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那種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機率也不大,因為那樣的運動很容易被鎮壓。

他說:“我認為最有可能發生的是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想像一下,到2025年 或2030年,(中國經濟)在長期停滯後,執政精英在絕望之下推出一個改革者,希望他(她)能夠帶領大家走出一條路。這最終導致統治精英的分化,但在這個 短暫的時期,社會的力量得到解放並被動員起來。想像一下,那和1989年的情況非常相似,那次差點就發生了(a close call)。”

沈大偉:蘇聯垮台歷時27年

2016年4月28日,裴敏欣(左二)和沈大偉(右一)在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舉行的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記者林楓拍攝)

裴敏欣表示,中共的衰落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大概是10-15年。“如果你要我去準確地說出中共衰落的起始點的話,我認為是2012年,薄熙來案是個標誌,這恰逢2011年中國經濟增速開始放緩。在這個過程中,中共的衰落並非是周期性的,而是結構性的。它並非來自於經濟,而是政體。”他說。

在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4月28日主辦的這次研討會上,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學者、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也強調中共的衰落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他說:“我們都要知道,列寧主義國家政體的衰落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它不會是一個瞬時的內部爆炸,而是長期的、漫長的衰落。前蘇聯的衰落大概始於1964年。從它開始衰落到最終解體耗時27年。”

沈大偉2015年3月曾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文章,提出中共在中國的統治進入殘局。他在那篇文章中寫到,“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末日已經開始,並且,它在末日的旅途上走得比很多人想像的還要遠。當然,我們無從知道從現在開始到它結束前的路會是什麼樣子。它可能是非常不穩定,非常不安定的。”

在4月28日的研討會上,沈大偉警告說:“我們絕不能想當然地認為中共政權會在一夜之間銷聲匿跡。我深信、事實也證明這個政權會用極端武力維持其統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