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學者筆下的死城- 共軍包圍長春慘案


遠藤譽的書《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被譯成英文,8月中旬已在美國出版(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遠藤譽的書《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被譯成英文,8月中旬已在美國出版(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日本學者遠藤譽去年著書揭露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抗戰期間與日軍勾結的歷史紀錄後,1984年她在日本出版的《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一書回顧1948年她在中國長春遭遇共軍圍城苦難也漸引起國際關注,該書英文版Japanese Girl at the Siege of Changchun(日本女孩在圍城長春)8月已在美國面世,美國智囊機構2049研究所也正邀請她訪問華盛頓演講。

《卡子- 沒有出口的大地》是1941年在中國長春出生的東京福祉大學國際交流中心主任遠藤譽教授回顧她在中國歷經日本侵華、國共內戰、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等波 瀾萬丈的幼年期,尤其是1948年共軍包圍長春,國共內戰的子彈和圍城飢荒、逃出屍堆“卡子”,直至她離開中國遭遇身心重創的人生記錄。

中文版坎坷

遠藤譽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展示早已被譯成中文的《卡子》(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遠藤出生在長春市一個開發戒毒藥“吉福德祿”並經營“新京製藥廠”姓大久保的日本人家,上有哥、姐,後來還有弟、妹。遠藤是婚後的夫姓。遠藤的父親大久保先生因成功開發戒毒藥,二戰後一家被留在中國。1953年遠藤隨家人回國,30年後她出版了回憶童年時代的書《不合理的彼方》,隨後再出版主要回憶長春圍城和回國前遭洗腦、批鬥苦難的單行本《卡子》。

90年代《卡子》譯成了中文,曾任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和上海交大客座教授的遠藤,以為能在中國尋得一隅出版天地,但遭遇了幾乎所有出版社“過於敏感”的閉門羹。2011年遠藤再託一位認識的中共老幹部推薦出版該書,這名老幹部說,他的親戚也經歷過“卡子”事件,但出版書“還是等段時間吧……估計不會太久” 。

急於在有生之年揭露那段歷史的遠藤焦慮了。2012年9月中國反日運動中,憤青們憤怒高喊“小日本”、“日本鬼子”、“日本狗”刺痛了遠藤60年前在中國遭遇的精神舊創。10月1日家里安裝了中國央視頻道的遠藤對央視問“你,幸福嗎?”,她悲憤交集,決心在中國大陸以外出版《卡子》中文版,2014年由台灣樂果文化出版社出版。

戰亂中求生

1945年日本宣布戰敗前的8月9日,蘇聯(俄羅斯前身)對日宣戰,日本關東軍棄城逃跑,長春陷入不安騷亂,遠藤一家被蘇軍士兵洗劫。1945年11月國軍進駐長春後,接管了“新京製藥廠”改名為“長春市營第一製藥廠”。

1946年4月,共軍攻打長春,5歲的遠藤因開窗迎夕陽,右臂遭流彈受傷。5月下旬共軍撤出長 春前,時任中共長春市委書記林楓(建國後任中共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委員、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秘書)來找大久保要“吉福德祿”,當大卡車裝滿“吉福德祿”發 車前,儘管雙方都知道次日軍票將成廢紙,但林楓還是給了大久保一摞軍票說:“謝謝,你的貢獻我們不會忘記”,並在一個布條上寫上所屬部隊、姓名,然後蓋上大印交給遠藤父親說:“我們一定要回來,請你等到那時。如果先生去解放區,在那裡有什麼困難的話,就把這個交給他們看,無論誰都願意救你”。

1946年7月國民黨政府按蔣介石“以德報怨”的政策,開始遣送長春的日本人,大久保則作為少數留用的高級技術人員留下。1947年入秋前,第二批日本人走後,共軍圍城從停電、停水、截煤氣開始。艱苦生活中,遠藤臂傷惡化、大嫂病故、侄兒餓死,飢餓令全家從吃釀高粱酒剩的酒糟開始,到吃野菜、榆樹葉和樹皮,街頭上到處可見餓死的屍體和撕吃屍體的狗。

圍城造地獄

維生素不足令皮肉潰爛、步履蹣跚,遠藤大哥餓死後,期盼林楓回來的大久保決定投奔解放區,臨行前小弟再餓死。

1948年9月20日大久保領著最後留在長春的約90名日本人步行抵達“卡子”-共軍圍城的雙重鐵絲網之間區域。一行人穿過腐屍、乾屍遍地的難民地帶,摸黑找到一塊屍體較少的地方睡下,次日醒來發現睡在屍骨上,身邊就有伸出地面的死人手臂。

一望無際的屍體和難民,近處有啃人骨的成人、把血當奶舔的嬰兒……,大久保揣著林楓留下的布條,踉蹌摸到鐵絲網柵門,與看守的朝鮮籍八路軍人交涉放行,卻因帶了90人不獲准。幾天后,一行人終於靠大久保的“吉福德祿專利證明書”證明高級技術人員身份,獲得放行、逃出卡子、進入解放區。但一家人繼續頂著飢寒逃難,遠藤鮮活地回憶她逃離圍城前後受傷、飢餓、死別、驚恐和逃難途中一家人撿吃瓜瓢中毒的死去活來過程,說明圍城是何等震撼了一個7歲孩子的心靈。

拼命揭真相

遠藤譽二十世紀90年代初回長春時,在卡子舊址依然可見到當年鐵絲網殘痕並“照樣那麼臟”,令她觸目驚心(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大部分二戰前在中國的日本人都在日本戰敗前後回到日本,罕見還經歷了後來國共內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的日本人。遠 藤正因見證了這段歷史,希望通過出版《卡子》,提供那段歷史真相的記錄,她說:“中國於我有養育之恩,我懷著無以名狀的悲痛,想播撒真相的種子來建造紀念 卡子的墓碑,為犧牲者們鎮魂。中國人民也有權了解那段歷史真相並記取教訓。”遠藤為了寫《卡子》,90年代採訪了一名當年解放長春的共軍士兵,該士兵說他 看到的長春“路上到處都是屍體,連走路都難,但見不到一個國民黨軍人,餓死的全是老百姓。”遠藤說,共軍包圍長春切斷國軍糧食導致國軍士氣低落,進而倒戈 的戰略當時是湊效了,但餓死百姓的人數,中國政府稱12至15萬人;國民黨政府的統計為60至65萬人;她自己根據1947年長春人口變化等調查,推測是 30至35萬人,“雖不精準,但母庸質疑多達數十萬人”她說。

可是中共不承認圍城錯誤,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與前副統帥林彪的書信中也有“讓長春成為死城”的話。遠藤指出,中共禁止描寫長春圍城的小說《雪白血紅》發行、逮捕作者張正隆、封殺《卡子》中文版。她 說:“中共在革命戰爭中承諾要拯救於水深火熱中的人民、帶領大家走向民主和充滿光明的未來,所以人民響應號召拋頭顱、灑熱血,可至今人民中國不見踪影,諾 言到哪兒去了?”她說:“我已75歲,時日無多。無論中日,知道圍城實情、經歷慘劇的人正一天天老去和減少,我等不到中共自己坦白。”

終身右臂留下殘疾且身體多病的遠藤說:“當然我知道我做的事必要搭上性命,但在中共承認卡子的歷史事實前,我要拼盡全力拿出成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