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沂南陳克貴“殺人案”,家屬不接受當局指定律師

  • 陸揚

陳光誠星期二在聲明中表示,根據他自己的經歷,當局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師在法庭上面對控方指控時只會說“沒有異議”這四個字。因此他認為,政府指派援助律師而拒絕當事人家人委托的律師其實是為了地方當局便於黑箱操作。

今年4月下旬,山東某地當局發現被拘押在家的陳光誠逃走之後,派20多人闖入陳光福家裡,不出示證件,毆打陳光福夫婦。陳克貴持刀自衛,砍傷鎮長張健等人,被以“涉嫌故意殺人”的罪名于以拘捕。一直被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

陳光誠侄子陳克貴

陳光誠侄子陳克貴

星期二,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母親任宗舉、妻子劉芳通過法律人滕彪、李方平和劉衛國發表聲明說,他們家已經委托了北京的斯偉江和丁錫奎律師為陳克貴辯護,而沂南當局指派宋奎遠和王海軍兩位律師為陳克貴辯護,家屬說:“這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的。”

陳光福的弟弟陳光誠逃離山東後來到北京,後來來到美國學習法律。他也在星期二發表聲明,要求政府指定律師退出。陳克貴家人說,政府指定律師到目前為止沒有提供任何法律服務。陳克貴家人聘請的律師說,山東沂南當局仍然禁止他們跟陳克貴見面。

*陳光誠:政府指派律師便於黑箱操作*

陳光誠在聲明中說,根據他自己的經歷,當局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師在法庭上面對控方指控時只會說“沒有異議”這四個字。因此他認為,政府指派援助律師而拒絕當事人家人委托的律師其實是為了地方當局便於黑箱操作。

*指派律師迄今無任何法律服務*

陳克貴被捕之後,他的家人為他聘請了多名律師,但沂南當局阻止他們跟陳克貴見面,聲稱已經為他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師,分別是沂南陽都律所王海軍律師和沂南同力興國律所宋奎元律師。陳光誠在聲明中說,援助律師根本不為他的侄子提供任何法律服務。

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說,援助律師聲稱見過克貴兩次,但他們說的跟實際情況不符。

“他們說見過兩次,但是沒有提供任何信息。就是有關克貴的情況,包括他受傷的情況。我打聽過,他出事以後,有十幾個人見過他的傷,但是這兩個律師否認他身上有傷。”

陳光福告訴記者,自從陳克貴4月30日離家之後,家人就沒有見過他。陳光福提到,6月18日的時候跟援助律師宋奎元見過一面,宋答應再去看一次克貴,但是陳光福說,到現在宋律師也沒有去。

*委托律師見當事人繼續受阻*

丁錫奎和斯偉江兩人目前是陳克貴家人為他聘請的律師,沂南當局一直阻止他們跟當事人見面。丁錫奎律師星期二對記者說,沂南當局仍然禁止他們跟陳克貴見面。

丁錫奎說: “現在情況沒有進展,因為他們現在仍然不讓我們會見(陳克貴),而且還拒絕我們的律師身份。根據法律規定,我們仍然還是陳克貴的律師,因為接受他親屬的委托嘛。他們沒有權力和法律依據拒絕我們會見,所以他們是非法的。”

丁錫奎在7月9日也就是陳克貴被捕滿兩個月的時候,試圖電話跟沂南檢察院聯繫,但當時沒人接聽。沂南檢察院曾口頭跟丁錫奎他們約定,一旦陳克貴的案子到了檢察院,會通知陳克貴家人委托的律師。

丁錫奎說,現在最大的阻力是沂南當局不允許他們跟陳克貴見面,陳克貴就無法在律師委托書上簽字,因此律師就沒有辦法向陳克貴了解案情。因為,現在仍然是陳克貴的親屬代他委托律師,必須要當事人簽字委托書才正式生效。

*指派律師不回應*

記者撥通官方指派的宋奎元律師的電話,希望了解陳克貴案子的進展情況。宋律師得知是美國之音記者之後,便挂斷電話。記者又撥打王海軍律師電話,無人接聽。.

*陳光誠:王海軍、宋奎元請退出*

陳光誠在聲明中說,06年他也是被當局強行指派了來自陽都和同力興國兩個律所的律師,那兩位律師在法庭上只會說“沒有异議”。陳光誠表示,如今沂南當局為陳克貴指派律師純屬故伎重演,其目的是阻止他們自己的律師參與,便於黑箱操作。陳光誠進一步指出,在這種情況下,援助律師是不法官員達到加害當事人目的的拐杖,其實質是犯罪著的幫凶。

陳光誠聲明最後說,“我們有丁錫奎和斯偉江等律師為陳克貴辯護,沂南縣的王海軍、宋奎元兩位援助律師,我們不用你們,請自重趕快退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