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光誠支持者遭到當局虐待


保安在陳光誠就醫的北京朝陽醫院大門外示意不許拍照。

保安在陳光誠就醫的北京朝陽醫院大門外示意不許拍照。

前往北京一家醫院看望中國山東盲人法律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各界維權人士受到當局的阻攔和暴力對待。兩天之前(5月2日),躲進美國駐華使館6天的陳光誠由駱家輝大使陪同從使館前往醫院接受體檢。

*江天勇看陳光誠被打至耳聾*

陳光誠5月2日進入北京朝陽醫院之後,幾次嘗試看望陳光誠的維權律師江天勇,在5月3日晚上6點半左右被北京海淀區國保帶走,直到5月4日凌晨3點半左右被放回。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通過推特發出消息說:“江天勇於3點35分回來了,他被杜宇輝(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國保)他們帶到玲瓏路附近的一酒店。杜宇輝殘酷的毆打了江天勇,他現在一隻耳朵聽著吃力,另一耳朵被打得聽不見了。至少有五名國保參與了這件事。”

41歲的江天勇曾是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現在是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法律項目協調人。因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宗維權行動,被北京當局視為重點關注人物,長期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銷律師執業證。
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被警方拉走,4月20日被釋放。

*朋友探望江天勇 被‘請走’*

江天勇的朋友、深圳律師龐琨等二人到北京協助江律師到醫院檢查身體。不過龐律師他們在江律師的家中被國保“請走”,帶到附近一家旅館。龐琨律師在旅館接受了美國之音的電話採訪,當時龐律師已經在旅館等了近兩個小時,期間國保對他做了筆錄。

他說:“做完筆錄,還把我們看在旅館里面。本來計劃陪他去看醫生,但是沒有,沒有辦法成功。”

龐琨說,據他觀察,江天勇的左臉紅腫。記者嘗試打電話給予江律師,但是到截稿時間為止他的手機一直關機。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出網絡信息說,江天勇說左耳發出像口哨一樣的響聲,當他憋氣讓頭部的空氣集中耳部時,感覺氣從左耳排出,右耳不通,根據這些症狀,我在網上查了一下,有可能是鼓膜穿孔了。”

*江天勇被拒絕看醫生*

中國當地時間5月4日晚7點半左右,龐琨通過微博發消息說,“他跟王律師自由了,但江天勇律師還被困在家里,無法外出看病。”

到截稿時間為止,江天勇律師依然被困在家里,國保不准他去看病。美國之音嘗試撥打國保杜宇輝的電話,沒有成功。

*杜延林被告知涉嫌尋釁滋事*

此外,艾未未工作室稅務師杜延林5月3日和朋友一起去看望陳光誠也有類似經歷。 他說,他在朝陽醫院外面接受媒體採訪時,國保試圖用暴力將他拖離現場,但是沒有得逞。回到公司後,國保又找上門進行盤問。

杜延林說:“我在現場接受採訪完之後,就馬上打車回辦公室。他們就跟蹤我到辦公室,然後很正常地出示了證件。朝陽公安局的,然後他們問我是不是到朝陽醫院門口了,我說是。他說你涉嫌尋釁滋事,要到朝陽分局接受調查。我說,可以,沒問題。”

杜延林在公司外面國保的車里,國保“囑咐”他不要亂說話。

*劉懿在朝陽醫院附近被毆打*

相比之下,杜延林的朋友劉懿就沒有那麼“幸運”,在朝陽醫院附近受到國保的毆打。劉懿說:“這個時候我都沒注意怎麼回事,他和幾個人一塊上來,把我拉著就走,我就反抗。他們把我拉到朝陽醫院北門對面的一個院子里,找了一個牆角,鄧支隊長從我後邊,那幾個人駕著我,他就用礦泉水瓶子狠狠地砸我的腦袋。”

劉懿說,國保用裝著水的塑料瓶連續砸他,休息一陣,又連續砸。 國保收繳了劉懿的手機,還按著他的腦袋把他押進車里,送到三里屯派出所做筆錄。劉懿在派出所待了近4個小時,才被放出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