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傅希秋否認 “間諜軟件” 指陳光誠早被NYU懲罰斷糧

  • 葉兵

孔傑榮教授(Prof. Cohen)、傅希秋牧師和陳光誠2012年夏在NYU給陳光誠安排的訪問學者宿舍。(photo from China Aid)

孔傑榮教授(Prof. Cohen)、傅希秋牧師和陳光誠2012年夏在NYU給陳光誠安排的訪問學者宿舍。(photo from China Aid)

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被紐約大學 (NYU) 限期離校事件迅速成為新聞熱點幾天之後,事態出現了驚人發展。陳光誠在紐約大學的導師孔傑榮稱陳光誠的朋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牧師把裝上間諜軟件的手機和電腦交給陳光誠,試圖跟踪監視陳光誠。傅希秋反指這位法學教授試圖挑撥離間,並要求聯邦調查局徹查。

路透社報導,紐約大學教授孔傑榮說,陳光誠的朋友和支持者傅希秋牧師,去年5月曾提供裝有跟踪監控間諜軟件的手機和平板電腦,給剛到美國的陳光誠使用。

*暗藏機關? *

路透社的報導引述孔傑榮教授和另一個消息來源稱,紐約大學技術人員,在別人贈給陳光誠的一個平板電腦和幾部智能手機中,發現了暗藏的 “間諜” 軟件,這些手機和電腦交給陳光誠時,上面的暗藏軟件已被校方技術人員清除。報導說,其中一部手機和平板電腦,是由參與協助安排陳光誠赴美行程的美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的太太送給陳光誠的禮物。

報導說,孔傑榮指出,送禮物的人本來是應該幫助陳光誠的,卻給了陳光誠一匹“特洛伊木馬”,用來秘密監視陳光誠的行踪。

正在北京訪問的孔傑榮教授,日前曾就陳光誠批評 NYU 屈從中國政府壓力一事發表評論說,“你不該咬給你餵食的手。”

*牧師喊冤*

傅希秋牧師領導的基督教維權團體、設在德克薩斯州的對華援助協會發表聲明說,該協會對報導所說的兩部設備上所謂的 “間諜軟件” 一無所知。聲明表示,由該協會支付電訊公司服務月費,並無償借給陳光誠使用的一隻蘋果手機和iPad平板電腦都是新買的,為了方便陳光誠一家跟中國國內的親友聯繫,在蘋果軟件商店裝上並開通網絡電話Skype賬戶,然後由傅牧師的太太蔡女士,在陳光誠一家抵達紐約那天帶到紐約大學,親自交給該校一位相關的員工。

除紐約大學人員、公關公司負責人和頭天夜裡短暫會見陳光誠的美國眾議員史密斯以外,蔡女士據信是陳光誠在 NYU 家的首位訪客。

傅希秋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未能在陳光誠剛到美國的時候趕到紐約,是因為他當時在外國旅行。他表示,5月19日陳光誠一家到達紐約那天,外界人士一律不准單獨見陳光誠和家人,他太太就把蘋果手機和平板電腦這兩件禮物交給校方人員,請他們轉給陳光誠。傅希秋說,他太太第二天獲准上樓會見陳光誠、袁偉靜夫婦和孩子時,手機和電腦還沒有轉交給他們,但是幾天後,袁偉靜打電話過來說,原來裝好的Skype不見了。

他說:“我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送過去的時候,當天晚上有一個晚上是在別人手裡,在科恩教授的助理手裡。這是非常清楚的。後來做沒做什麼動作,我們就不知道了。但是,無論如何,我們作為朋友,我們還需要裝什麼監控軟件麼?我們監控他們幹嘛呢?我們隨時可以聯繫。現在這種指控,我就是覺得很詫異。最主要的是,我認為,監控別人,這是一個構成刑事罪名的指控,早就應該報案,為什麼現在才提出來啊。”

一個未經授權評論此事的消息來源對路透社表示,陳光誠所收到的另外至少3部手機也被發現裝有可疑軟件。傅希秋牧師呼籲公開這些手機的來源和報導所說的可疑軟件的性質。他認為,如果確有其事,孔傑榮教授一年前就應報案,現在突然提出來有挑撥離間之嫌。

*校方懲罰? *

傅希秋認為,紐約大學方面在他所說的屈從中共壓力、趕走人權活動人士陳光誠的事情上,沒有做出清楚的交待,在這種情況下提出間諜軟件的說法,顯然是為了擾亂公眾視線。傅希秋牧師披露,陳光誠因為不接受校方在言論自由和政治活動方面的限制,而遭到不斷升級的懲罰,去年11月陳光誠在紐約大學學習不到半年的時候,就被校方切斷其生活費資助。

他說:“我覺得,最主要的是,紐約大學應該交待,即使是它說的所謂的一年的獎學金,為什麼半年不到就開始停了?尤其是剛來的這段時間,這種壓制,這種限制,這種對媒體,甚至包括國會議員,還有荷里活電影界要拍電影跟他的聯繫切斷,他們應該做出交待。我這邊有非常明確的事實證據的。”

*真相未明*

這位關注中國人權和地下教會的對華援助協會創始人表示,他已經向聯邦調查局報案,要求徹底調查,查明有關陳光誠的手機和電腦間諜軟件的事實真相。他說,聯邦調查局已經承諾會展開調查。

紐約大學校方和陳光誠目前都無法聯繫。傅希秋牧師關於紐約大學早在半年前就停發其生活費的說法尚不能證實。

陳光誠一家6月22日到台灣訪問,定於七月中返回紐約。而紐約大學限陳光誠 6月30日前搬走。陳光誠一星期前通過律師事務所發布聲明後,未再公開發表任何評論。

紐約大學堅稱陳光誠在該校的訪問學者身份只有一年,並對陳光誠指稱該校屈從北京壓力的說法表示失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