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光誠大哥等 首次探望獄中陳克貴

  • 海彥

陳光福與妻子和兒媳在臨沂監獄外(網絡圖片/陳光福提供)

陳光福與妻子和兒媳在臨沂監獄外(網絡圖片/陳光福提供)

在美國讀書的中國盲人法律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和家人1月31日前往山東臨沂監獄探視獄中的兒子陳克貴。陳光福事後表示,將繼續為陳克貴的正當防衛案件向法院進行無罪申訴。

星期四是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被判刑以來首次與家人見面,也是他進入臨沂監獄後的第一次會見日。陳克貴去年4月遭到闖入家中的鎮領導等人暴打而被迫自衛,卻被當局抓捕、判刑。

去年11月30日,臨沂當局審理陳克貴所謂“故意傷害罪”,沒有通知家屬並阻撓開庭前幾個小時得到消息的家屬旁聽,因此家人沒有在法庭上見到他。

據透露,這次會見是早些時候就安排好的,陳克貴的家人為避免節外生枝,一直比較低調。不過,這次探監正值陳光誠在華盛頓美國國會領取蘭托斯人權獎,並在美國國家大教堂“尋找中國之魂”人權研討會上發表演講。

据悉,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母親任宗舉、特地從北京趕回臨沂的妻子劉芳和兒子,早上不到8點來鐘就趕到臨沂監獄。據悉,陳光福一家人考慮再三,最後決定不帶孩子進去,並且事先商定一定不在陳克貴面前表現出悲傷。

據陳光福向美國之音講述,獄方安排家屬與陳克貴隔著會見玻璃交談了半小時,他們家屬和陳克貴身後都有獄警監視;獄方還明確告知會見中所談一切都有監聽與錄音。

據陳光福說,陳克貴看上去身體與精神狀態不錯,因這是大半年多來第一次見到家人,陳克貴可能比較激動,雙眼看起來明顯紅了。

陳光福向美國之音透露,臨沂法院非法扣壓家人聘請律師為陳克貴上訴的信函、沒有交與陳克貴認可,陳克貴根本不知道家人堅持為他提出上訴的事情。

他說:“因為克貴在(審理)當天表示不上訴嘛,但是我認為這不是克貴真實意思的一個表達,就以我的名義起了一個上訴狀,但是要經過克貴同意,或同意不同意我的上訴。我們要求法院把這個信息去徵求可貴的意見。但是他們沒有做這個工作,克貴現在說不知道我提出上訴的事情。”

陳光福還透露,陳克貴當初在法庭上表示不上訴,不是他本人的意願,而是按照當局的要求說的。

陳光福說:“因為他告訴我,他對這裡面的程序根本就不懂,就是說,他們怎麼說,他就按照他們的意思說的。”

另外,陳光福在這次探監中還詢問了去年4月26日夜晚,山東臨沂雙堠鎮鎮長張健在得知陳光誠成功逃走後,帶領一批人先後3次闖入陳光福家中搜查,並對陳光福及其家人毆打,將陳光福抓走後,陳克貴被迫反擊砍傷張健的情況。陳克貴再次表明是在生命安危不保的情況下才被迫還手。

陳光福說:“我就想問他,當天晚上你是在甚麼情況之下動的手,他告訴我,我確實忍無可忍了,我再不動、再不還手的話,他們有可能把我打死,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迫還手的。”

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表示,根據最新了解到的情況,他們更加堅信陳克貴無辜,他是臨沂當局報復陳光誠的受害者,他們將繼續為陳克貴的正當防衛案件向法院進行無罪申訴。

另外,中國人權活動人士胡佳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陳克貴案件是當局在政治上迫害和報復陳光誠的延續,既是政治迫害案件,也是公民對非法暴力侵害的正當防衛權案件。

胡佳說,中國的人權和維權人士將繼續關注陳克貴的案件,將山東的陳克貴案和湖南邵陽朱承志因披露民主人士李旺陽离奇“自殺”而被當局非法關押近8個月的案件作為今年主要行動的焦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