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VOA專訪珍珠:營救陳光誠連出狀況卻出奇順利

  • 葉兵

參加營救陳光誠的南京網友珍珠(本名何培蓉) 資料照片

參加營救陳光誠的南京網友珍珠(本名何培蓉) 資料照片

參加營救陳光誠的南京網友珍珠(本名何培蓉) 資料照片

參加營救陳光誠的南京網友珍珠(本名何培蓉) 資料照片

幫助盲人維權活動人士陳光誠逃離軟禁的珍珠(何培蓉)說,陳光誠完全是一個人從東師古村居所跑出去的,沒有網上傳說的得到良心未泯的看守相助。珍珠還透露當時她接應陳光誠的過程非常順利,儘管出了一些“烏龍”之事。

正在北京朝陽醫院治療的中國盲人維權法律工作者陳光誠,星期五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曾呼籲媒體和公眾多多關注營救他的珍珠(何培蓉)等人的安全。今天(星期六)美國之音記者打通了珍珠女士的手機。珍珠在4月27日宣佈陳光誠逃離山東的重大消息之後不久,就被南京警方拘捕。

*珍珠:繼續支持並祝福陳光誠一家*

兩天前才恢復自由的珍珠表示,她為陳光誠所做的事情是她應該做的,將繼續支持陳光誠並為他們一家祝福。這位被一些媒體和網民譽為“俠女”的陳光誠營救者,對網友和輿論在自己被拘留期間所給予的關注表示感謝,並表示將支持陳光誠根據自己的情況和判斷所作的任何決定。

她說:“我現在完全不想影響他的任何決定。我希望他能獨立作出自己的判斷,然後做出一個選擇。不管他作什麼(決定),我都支持,而且祝福。”

*官方首次正面回應陳光誠案*

陳光誠5月2日下午從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出來後,立即住進了北京朝陽醫院,治療逃跑時造成的腳骨斷裂等傷病。他表示歡迎所有的朋友到醫院會面,但是迄今為止去看他的中國朋友和支持者都遭到安全人員阻擋。維權律師江天勇因前去看望而遭到國保人員毆傷,聽力嚴重受損。有消息說,紐約大學已經發函邀請陳光誠由家人陪同前往就讀。中國外交部已經公開表示,陳光誠享有跟其他中國公民一樣的合法出國權利。

在此之前,北京中央政府派官員帶鮮花到醫院病房看望了陳光誠,並了解了2005年以來,陳光誠家鄉圍繞強迫墮胎和民眾維權等問題發生的侵害人權情況。陳光誠說,來訪的官員得到政府授權表態,將依法處理有關問題。 這是中國政府對陳光誠及其家人所受到的迫害第一次作出正面反應。

*包攬“罪責” 營救者救營救者*

與此同時,珍珠表示,她已經跟另一位參與營救陳光誠的志願者、在北京的學者郭玉閃通了電話。郭玉閃在陳光誠躲進美國駐華使館後被拘傳和監控了幾天,現在也恢復了自由。

珍珠說,由於安全考慮,她目前不能透露她和郭玉閃在營救過程中各自所扮演的角色,否則就無異於在向警方招供。郭玉閃從警方拘傳的地方回家後曾在網上留言表示,救陳光誠主要是他幹的,願意承擔主要責任,而珍珠只是做了一部份工作,南京方面應該盡快釋放珍珠。珍珠一度也試圖獨攬“罪責”,為其他參與者開脫。4月27日,她在推特上留言表示,是她一個人把陳光誠送到遠離山東的一個地方(此留言在登出後不久即神秘消失)。

珍珠說:“我認為,郭玉閃先生是真心實意的、特別想幫助陳光誠的一個人,是沒有任何的一己私利去幫助朋友的人。”

*營救連爆烏龍 仍出奇順利*

珍珠星期六對美國之音記者說,從珍珠那裡接走陳光誠的並不是郭玉閃,把陳光誠送進美使館的也另有其人。珍珠指出,陳光誠逃離東師古村居所時,完全是一個人跑出去的,沒有網上傳說的得到良心未泯的看守相助。珍珠還透露當時她接應陳光誠的過程出奇地順利,甚至在遭遇汽車“爆胎、走錯路、找不到人甚至把人搞丟”等“烏龍”之後,仍很能成功解救腳骨受傷的陳光誠。

她說:“這應該沒有什麼驚險,但是可能預想的跟大家一樣,做了很多最壞的準備、最壞的打算。結果是一樣都沒用上。非常順利。連每一件烏龍的事情都也非常順利。”

*否認傳言 回憶當時*

對於網上流傳甚廣的珍珠當時喬妝扮成一個快遞員,開送貨車前往臨沂營救陳光誠的傳言,她連連表示沒有此事。珍珠表示,有關的細節現在不便透露,因為會牽扯到其他幾個人,等有了適當時機再讓公眾了解全部的營救過程。她對記者表示,她最先對兩家海外媒體透露了陳光誠逃出山東的驚人消息,一個是CNN,另一個是美國之音。

珍珠回憶說,當時她感到很大壓力。4月27日早晨,她在南京家中對打電話求證陳光誠大哥陳光福家爆發流血事件的美國之音記者表示,誰的採訪她都不會接受。稍後,珍珠跟記者第二次通話時,在獲悉東師古村有武警出現之後馬上激動地說,“陳光誠已經逃出來,是我親自開車把他送走的。”

當時珍珠表示,聽說武警進村,就感到事態嚴重,說明高級別的政府甚至北京高層介入了當地的搜捕行動。隨後,她在推特上公佈了陳光誠逃離山東的事情,緊急呼籲各方關注陳光誠的安危。她並且表示不會躲避,已作好入獄準備。十幾分鐘後,當記者再次打電話給珍珠,要再次確認有關信息時,她的電話剛一接起就被掛斷。根據時間推算,那時警方已經上門,珍珠從容被捕。

*只要光誠一家好 寧願自己被忘記*

在奇跡般地救出被長期非法囚禁在家的陳光誠之後,珍珠懇請媒體筆下留情,不要過份渲染她在營救行動中的作用。珍珠星期六晚上在跟記者通話時,似乎走在南京的街道上。她表示,警方人員在她被關押期間對她態度很文明,沒有虐待。她說,這兩天她是完全自由的,在陳光誠看來已經有了基本安全的情況下,她對於自己的現狀沒有任何怨言。不過,她也承認,與外界剛剛恢復聯繫,媒體的採訪電話就蜂擁而至,讓她感到很大壓力。這位剛過不惑之年的英語教師表示,希望盡快恢復以往的寧靜生活。

她說:“我就希望通過你們(美國之音)這邊能夠 -- 因為我知道你們的聽眾、國內的聽眾非常廣的,此時我非常想表達的就是,大家千萬不要把這件事過份地神化,這樣對我個人也沒有那個,這就叫名實不符嘛。第二個就是我現在非常非常想這件事盡快過去。因為做這件事最終就是為了陳光誠還有他家人的利益。如果他家人的利益能夠得到保證的話,我覺得我希望大家盡快把我忘了。這樣我也可以重新開始,我的生活過去非常寧靜,很簡單。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