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誰該憂慮中國GDP增長率的下降

  • 美國之音

中國經濟放緩直接觸動著世界經濟本已脆弱的神經

中國經濟放緩直接觸動著世界經濟本已脆弱的神經

中國第三季度公布的GDP增長率顯示中國經濟發展的步伐正在放緩。在全球經濟低靡的現在,中國經濟放緩直接觸動著世界經濟本已脆弱的神經。中國經濟放緩到底意味著甚麼?是硬著陸還是軟著陸?中國和世界該怎樣看待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發展現狀呢?

世界銀行本週公布的數字預計中國2012年的GDP增長率為7.7%, 而中國2011 年的GDP增長率為9.1%。第三季度以來,中國經濟的放緩讓中國和世界都憂心忡忡。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黃育川說: “很多人預計2012年GDP增長率在7.5%左右。和一兩年前的9%相比,這無疑是經濟減速。真正的問題是到底政策制定者們對這個問題應該有多憂慮。中國經濟放緩非常真實。事實上,經濟放緩的速度超過官方的統計結果所顯示的。”

對於其他國家的投資者來說,中國經濟數字的下降讓他們對未來投資形勢感到憂慮。還有另外一件事也讓他們憂心忡忡:中國政府公布的 GDP數字到底能不能代表中國經濟的真實情況?中國的經濟的未來到底會怎樣?

“中國米色書”國際公司主席利蘭米勒說:“我們全部的預測都建立在GDP數字上。但是問題是到底我們可以相信中國政府給我們的數字嗎?以每季度的經濟數據為例,對於一個已經統計了70年GDP數據的國家—美國來說,它要花4週的時間統計季度GDP數據。對於人口只有700萬的香港來說,統計一個季度的GDP數據需要6個星期。但是對於中國來說,只要9天就夠了。”

黃育川說:“許多人認為中國的GDP數據是人為操縱的。我覺得這些數字並不是故意被操縱的,而是他們沒能夠及時調整他們的統計方法來反映以市場為導向和以私營領域為導向的中國市場情況。得出數字的方法沒能跟得上中國的變化。”

南韓的GDP增長率從2007年的5.11%下降到2009年的0.32%,GDP下降了將近5個百分點, 引發韓元危機。同一時間,美國的GDP從2007年的1.91%下跌到了2009年的-3.53%, 同樣是下降5個百分點左右,美國的經濟市場低靡,失業率至今仍居高不下。

5個百分點,似乎是個可怕的數字,代表著經濟的“硬著陸”。事實上,中國的GDP增長率在2007年到2009年間也同樣下降了5個百分點,從07年的14.2%下降到了09年的9.2%。這段時間裡,中國人感受到了經濟的震盪,但是卻不會認為當時的經濟經歷了“硬著陸”。可是,從2011年的9.1%到今年預測中的7.7%,不過1.4個百分點,為何讓世界和中國都慌了神呢? 如果中國經濟的下滑不能在7%的大關剎住車,持續下滑,之前累計的經濟泡沫將迅速崩潰,對中國甚至是世界的經濟都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黃育川說﹕ “如果GDP數字到了4%或者5%,那就是硬著陸了。經濟急速下滑的代價是非常高的。所以我認為中國政府面臨著一個很難的局勢。他們不一定想GDP增長的更快,但是也不想看到它下降到7%以下。所以這是一個非常窄的他們可以操控的區間。這就是為甚麼人們都很緊張。”

黃育川說﹕ “中國政府想要的軟著陸是7.5%或者8%的數字。為甚麼7.5%是可行的,或者甚至比9%或者10%更好呢?原因就是增長率的一部分被浪費了。被浪費的部分可能是過度投資,或者修建無人使用的公寓樓或者辦公樓。”

“由于中國的老齡化,中國的勞動力規模其實已經停止增長了。在5年或者10年以前,中國有很多的農村人員進入到城市,有很多的下崗職工需要工作。但是現在這些問題都已經不緊迫了。中國不需要9%或者10%的增長率來提供更多工作,7.5%就夠了。”

中國人民對於GDP增長數字的下降應該憂慮嗎? 其實對於中國人民來說, 更應該關心的是家庭消費水平和生活水平的提高。

黃育川說: “真正重要的是家庭的生活水平正在持續改善,因為這才是人們關切的。到底他們掙多少錢,他們可以買多少東西,他們可以消費甚麼。GDP是一個衡量社會可以生產多少的衡量指標,但是它並不直接轉換或相等於人們的生活水平或者消費籃子裡的東西。中國的消費增長率已經10年左右保持在8.5%的水平了。這是世界上最高的。這實際上很好。中國真正需要的是想一想如何確保人們消費籃子裡的東西和人們的生活水平能夠持續保持在這個水平上提高。中國不要保持10%的GDP增長率來確保這個消費增長率,7.5%或者8%就夠了。”

對於即將到來的中共十八大以及即將上台的中國新一任領導班子來說,全球經濟擴張所帶來的巨大的出口和發展機會已經不在,在目前的經濟形勢下,他們應該憂慮甚麼呢?

黃育川說﹕“那些新的領導層面臨著一個需要穩定和保持的經濟情況。並且他們需要為未來尋找新的增長方法。他們不能指望著地產泡沫。這個問題很棘手。你從甚麼方面開始呢?”

到底如何才能保持住7.5%到8%的GDP數字呢?消費者更多決定消費,中國的投資則更多由政府主導。

黃育川說﹕ “如果消費保持在現有的水平,應該對經濟沒有問題。但是GDP的另外一半是投資,或者是政府的角色。在過去,投資和政府支出都在10%或者15%的水平上。所以如果消費的增長是8%,投資在15%,可以很輕鬆的就擁有10%的GDP增長率。現在的問題是投資不會像以前那麼多了。許多人在想投資將要下降了,增長率可能會變成0. 在那種情況下,就該真正擔心該怎麼做了,因為很可能GDP增長率就要變成5%或者6%了。這就意味這新的領導層得想一想除了地產外還可以投資甚麼。這個投資最好在可以提高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能力的方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