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借反壟斷之名削弱美國企業競爭力

  • 楊明

2013年4月微軟創辦人蓋茨和中國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會晤

2013年4月微軟創辦人蓋茨和中國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會晤

微軟的聲明說,遵守世界各國的當地法規,是微軟的生存之本,發展之道。微軟在中國市場的運營模式始終如一遵守並符合中國的法律法規。微軟會積極解答政府部門可能有的疑問。

7月28日,中國國家工商總局約100人對微軟(中國)公司在北京的總部,以及上海、廣州和成都的分公司同時進行反壟斷突擊檢查。中國國家工商總局的網站說,2013年6月,有企業舉報微軟視窗操作系統和Office辦公軟件相關信息沒有完全公開造成的兼容性問題、搭售、文件驗證等問題,涉嫌違反了中國《反壟斷法》。根據法律規定,國家工商總局決定對微軟公司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

中國當局加大對外國公司,尤其是高科技公司的審查力度,微軟並非第一個被“開刀”的外國公司。上星期,世界最大的移動設備芯片生產商之一,美國的高通公司也受到了中國另外一家監管機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的反壟斷違規調查。調查稱高通公司對中國客戶要價過高,濫用其市場主導地位。

四年前,美國搜索引擎巨頭谷歌因拒絕被要求對其搜索進行審查後,不得不將設在中國的搜索功能遷至香港。

“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總裁羅伯特·阿特金森

“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總裁羅伯特·阿特金森

華盛頓智囊機構“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總裁羅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說,中國政府對微軟調查的目的,是用其《反壟斷法》給予的權力,給微軟等美國公司以顏色看。

“中國沒有任何法律基礎展開對微軟的調查,背後的動機完全是其工業政策的原因,威脅並削弱美國公司的競爭力。”

中國2008年出台《反壟斷法》,授權商務部、發改委和工商總局進行反壟斷執法。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說,有研究表明,中國開放的產業中,除兩三個以外,都被外資所壟斷。

“當然為什麼現在查處微軟,一方面是微軟涉嫌壟斷。另一方面同中國要保障信息安全有關係。當然中國要保證信息安全,不能光靠打破國外的壟斷來實現,主要是中國自身的企業創新能力能否提高。”

今年5月19日,美國司法部宣布起訴5名中國軍方人員,指出美國掌握的充分證據表明,中國政府支持、為獲取利益、以美國企業特有的專利性敏感商業信息為目標的網絡入侵。這些被中國軍方網絡攻擊的美國企業包括西屋電氣,美國鋼鐵公司等。

阿特金森說,從那以來,中國就開始“動真格的了”,加大對在華美國企業的調查力度。

“他們向奧巴馬政府發出信息,直截了當的指出,如果你們以所謂正當的理由找我們的麻煩,我們就以牙還牙,找在華美國公司的麻煩,讓他們不得安寧。因此,毫無疑問,這是中國在報復奧巴馬政府起訴中國軍方的網絡商業間諜。”

微軟今日在中國遭遇“滑鐵盧”,但8年前,微軟與中國曾有過“蜜月期”。 2006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受邀在比爾.蓋茨西雅圖的家中做客。 2003年,江澤民曾會晤蓋茨,歡迎微軟和中國加強互利合作。

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把來自美國等跨國公司視若“座上客”,報以各種優惠政策和條件,唯恐合作稍有不慎,外資進入減少,貿易發展受挫。如今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對外資的政策,也從過去幾乎無條件的“歡迎”,變成“取之,為我所需”,強調本土的創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6月9日在兩院院士大會上說,“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科技創新必須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改變關鍵領域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格局,“只有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胡星斗教授(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胡星斗教授(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不過,中國經濟學家胡星斗說,中國的高科技創新能力與世界相比差距仍然很大,中國祇有讓整個民族處在自由言論,自由研究的環境、自由思想中,才能煥發創新活力,建成創新型國家,反外國公司的壟斷才能實現中國自身的國家利益。

今年5月20日,中國中央國家機構採購中心以安全為由,禁止中央機關採購的計算機安裝“視窗8”。微軟首席財務官上星期說,由於中國商業環境不佳,微軟在中國面臨“挑戰性的條件”。

“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總裁阿特金森說,中國過去一直在採取的吸引外資,發展經濟的政策,對中國的發展貢獻良多。但現在中國的政策是加強“本土創新”,希望在2030年成為世界高科技的先進國家。他說,中國認為,實現目標的唯一辦法,僅靠補貼和幫助國內企業是不行的,更要採取強硬手段對付西方公司。他說,“他們有足夠的能力這樣做,而且認為是該這樣做的時候了,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切。”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威廉.威爾遜博士(照片來源:傳統基金會提供)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威廉.威爾遜博士(照片來源:傳統基金會提供)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威廉.威爾遜博士說,近年來,美國公司在中國的經營已經比過去越來越難,過去一個星期內兩家美國公司被中國當局調查,不同尋常。他說,中國對外資政策的改變,使美國大科技公司在中國的運營更加困難。他指出,中國人認為,他們現在有5-10年前對西方大公司不具備的影響力,因此能迫使這些跨國公司做出讓步。但他強調,中國以這種方式對待美國高科技公司,傷害的不僅是美國公司,也傷害中國本身的發展。

“如果中國不讓我們最先進的高科技公司在中國自由的經營,結果是這些公司會縮減在中國的生產和人員,遷往其他國家。結局是,輸家是中國,就業流失,喪失獲得高新科技的機會。中國這樣做,不是鼓勵外國高科技公司進入中國,最後落得個中國傷害自己的結果。當然這勢必會傷害美國公司,因為中國畢竟是個巨大的市場。”

旨在保護在華美國公司利益的“美國商會”在給國務卿克里和財政部長雅各布.盧的信中說,中國政府用反壟斷法保護中國企業,而不是中國的消費者。 “越來越明顯,中國政府用反壟斷法來促進中國生產商的福祉,加強扶植國內企業的工業政策,而不是按國際公認標準,用競爭法保護消費者的福祉和競爭。

“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總裁阿特金森指出,保護在中國的美國公司利益,必須要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領導人聯手對付中國。

“我認為,沒有美國政府高層同歐盟領導人一起施壓,美國公司遇到的困境就無法解決。而且這是唯一能解決問題的途徑。我們必須對中國明確無誤地說,我們希望中國發展、繁榮,這對中國和世界都有好處,但你們必須在法治、世貿組織規則,公開市場的框架下行事,如果你們不那樣做,會有嚴重的後果。”

胡星斗教授表示,如果出於某種民族主義的心態,對外資“開刀”,是短視的。他說,治理好中國的法治環境,保障外資的財產和經營安全,內資和外資在平等的,法治的平台上競爭,不僅對外國資本有好處,更對中國有好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