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人士:中國2016 在混亂中等待轉型


2016年元旦,霧霾中的北京郊外。 (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2016年元旦,霧霾中的北京郊外。 (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正如習近平在賀詞中所說,過去的一年中國經歷了“東方之星”號沉船、天津港特大火災爆炸、深圳滑坡等事故,當然還有他沒有提及的嚴重霧霾。政策方面,實行了三十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開始向“一對夫妻一對孩”轉變。反腐也依然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之中。同時,習近平的重拳還“砸”向了另一個領域,那就是對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的打壓。

政治上的集權

2015年對中國來說是繁忙的一年,對習近平來說也是一樣的忙碌。也正因為如此,分析人士表達了他們的擔憂。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習近平身兼數職不分權,集權程度與歷任中國領導人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認為這將非常危險。

總部在加拿大的明鏡網創始人何頻也持相同的看法。他認為,因為此前中國在發展過程中盲目追求經濟利益而埋下不少隱患,所以在接下來的2016年,可能還會發生事故和災難。在他看來,如若有重大危機發生導致場面不可控制,那或許會成為推動習近平作出關鍵選擇的契機。

他說:“對於習近平來講,我們看到他確實有巨大的機會。因為中國處於一種前所未有的轉型階段。”

何頻說,遇到大事,習近平是會選擇槍桿子專制鎮壓,還是改革走向民主呢?他傾向於後者。不過,這一切會在2016年發生嗎?他說可能性不大。

人權上的打壓

說到2015年,數百名律師和異見人士受到的嚴厲打壓在國內外都引起非論。

除了人權組織不斷地努力發聲、施加壓力、要求中國當局停止這一行動以外,社交媒體上也不乏中國網民為這些人打抱不平。

何頻表示,封閉式的教育讓很多老百姓思想不開放,讓很多官員價值觀錯亂。但隨著越來越多人走出國門以及信息化的發展,中國其實有了很多與這些被打壓的律師和異見人士有著相同價值觀的人。

何頻指出,中國當局現有的抵制這股思想力量的方式是高成本的控制。維穩的成本只會越來越高,弊端越來越多,未必能夠繼續下去。

然而,由於2015年的打壓力度之大、範圍之廣,何頻認為2016年的社會存在另一種可能性。

他說:“有時候在嚴厲打壓之下,社會會出現某一種沉寂,出現某一種安靜,但這並不代表問題解決了。只要社會給一絲空間,那麼反抗的力量隨時可能爆發出來。 ”

經濟上的衰退

中國的經濟在2015年經歷了增長的放緩、股市的動盪。在接下來的2016年,華盛頓智庫加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夏業良認為,中國並不會出現真正的改革。

他說:“過去是主動的放緩,現在是被動的,是一種經濟嚴重衰退的現象。”

他表示,除了企業創新力和競爭力不足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企業家對未來不抱有信心,中產階級、富人階層都是一樣。

夏業良預測說:“所以我看2016年通貨膨脹會更加嚴重,因為現在大量的印鈔,流動性過剩。另外,老百姓的社會保障水平相當低。也就是說,一旦出現動蕩的話,那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會受到嚴重的損害。所以對2016年的情況是不抱樂觀的態度。”

他指出,這些年的情況來看,習近平的“偉大復興”一味向外擴張,並沒有給老百姓帶來實在的好處,經濟實際上在給政治目標服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