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籍商人 將被中國以間諜罪審判


出生在越南的美籍華裔潘婉芬(中)及其丈夫傑夫吉利斯(右)資料照。

出生在越南的美籍華裔潘婉芬(中)及其丈夫傑夫吉利斯(右)資料照。

在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中國領事館外,一小群抗議者要求釋放潘婉芬。這位出生在越南的美籍華裔被中國指控犯有間諜罪,並被當局拘押長達一年多。

中國計劃於下月以間諜罪審判潘婉芬,但是她在休斯頓的支持者說,她是清白的,很可能成了美中之間更大較量中的一顆小棋子。

她最主要的支持者是他的丈夫傑夫吉利斯。吉利斯聘請了律師,遊說了美國國務院,並試圖在美國召集支持者。

潘婉芬的女兒凱瑟琳潘從西雅圖家中趕來參加上星期五的示威。

她對美國之音說:“我來這裡是因為希望母親回家。我希望她回來,而不是被控甚麼她從未做過的事。”

她說,她母親做了很多事,不僅通過商業聯繫,還通過文化項目,讓休斯頓人民和中國人民接觸交流。

凱文柯蘭與傑夫和潘婉芬多年熟識。領事館前繁忙的道路上車輛來來往往,柯蘭舉著標語牌站在路邊。

他說:“陷入這種處境實在是個恥辱。說真的,我不認為她做錯了任何事。”

*無罪證明*

潘婉芬案的審理原定於本週,但是中國當局將其推遲了至少兩個星期,很可能要到10月。

她的丈夫傑夫吉利斯認為推遲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利的。

他說:“讓辯護律師有更多的時間準備,這是件好事。我們手頭有各種證據,我們要確保這些證據在審理中呈堂。”

他說,他能證明,他妻子1996年根本就不在中國,而控方說,她當時在中國實施了間諜行為。

他說:“我們有充分的證據證明潘婉芬當時在休斯頓。我們有她護照的證據,上面沒有1996年的中國簽證,也沒有蓋出境章和入境章。”

中國方面還指控潘婉芬試圖招募美國華裔做間諜。

*當地亞裔沉默*

示威者中少有的亞裔面孔之一是一位名為瑪麗的越南裔美國人。她經由一個社交團體結識潘婉芬。她現在擔心潘婉芬的安全。

她說:“她現在的處境如此糟糕,以至於我都要為她抗議。我通常是不會為甚麼事抗議的。”

休斯頓有大量的華裔和越南裔人口,但是這兩個群體的領袖幾乎都在這個事件上保持沉默。

傑夫吉利斯說,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很謹慎,儘量不牽涉其中,有的是因為他們與中國有業務往來,有的則是擔心生活在中國的親戚會遭受報復。

*同情潘婉芬*

賈斯汀加迪內是當地的一名投資經理。他從未見過潘婉芬,但是潘婉芬丈夫單槍匹馬的抗爭令他感動,因此也加入抗議活動,為潘婉芬發聲。

他說:“這個人大多都時候都只靠自己一個人做這件事,這令我心碎。”

加迪內希望利用自己的商業人脈,為潘婉芬贏得更多支持。

他說:“公共輿論會要求美國當權者向中國當權者施壓,讓中國做出正確的事,釋放潘婉芬。”

但是美國最近對中國的影響有限,尤其是兩國在眾多議題上的唇槍舌劍,這讓一位女性的個人困境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秘密審判*

傑夫吉利斯清楚,自己的妻子在一個通常被指責侵犯人權的國家,將要面臨的是甚麼。

他說:“仍然是秘密審判,不對外開放,除了潘婉芬和她的辯護律師,沒有人允許參加。”

令他感到鼓舞的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7月的一份聲明說,根據國際法,她妻子的權利遭到侵犯,而且應當被立即釋放。

他還舉了一些美國企業高管的例子。他說,他們原本要去中國洽談貿易或參加商業會議,但是後來改變了主意。

他說:“他們看到了發生在潘婉芬身上的事,然後他們決定,直到案件結果出來,再決定去不去中國,因為他們不希望讓自己的人冒險。”

但是即便是在潘婉芬自己的家鄉,也很少有人知道她。到休斯頓中國領事館申請簽證的人對館外的抗議活動感到迷惑,他們坦言,他們對這個事件一無所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