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航天與國際合作前景

  • 黎堡

載有三名宇航員的中國神舟10號飛船,今年 6月11號升空

載有三名宇航員的中國神舟10號飛船,今年 6月11號升空

今年 6月11號,載有三名宇航員的中國神舟10號飛船騰空而起,兩天後按計劃與天宮一號對接。宇航員們在這個臨時空間站上逗留了13天後,6月26號安全返回地面。

這次載人航天飛行和對接任務的實施是中國計劃在2020年前在太空建立自己的永久空間站的重要一步。

美國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導人之一、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人德賓歡迎中國在太空領域的發展,並期望中國能與美國和國際社會展開合作。

“太空裡的空間很大。如果我們國家之間可以合作的話,我們就能運用彼此獲得的成果。美國在太空領域獲得了巨大成果,現在其他國家也在尋求這麼做。我認為大家把獲得的知識綜合在一起,能帶來一個更安全的世界 ,彼此之間也能建立起一個更有建設性的關係。”

中國是除美國和俄羅斯之外有能力將宇航員送入太空的第三個國家。美國在2011年停飛航天飛機之後,將接送國際空間站宇航員的任務交給了俄羅斯。但是俄羅斯太空運載火箭近年來不斷發生事故,為未來宇航員的接送任務蒙上陰影,也突顯了航天事業國際合作的意義。

美國華盛頓智庫國家政策中心總裁斯考特.貝茨(Scott Bates)說,航天領域的合作也符合中國的利益。

“獨自實施航天計劃將耗費幾百億甚至幾千億美元。這對中國人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中國要面對一些重要問題,包括仍然有億萬人口生活貧困,污染狀況嚴重,未來經濟發展難以預測。我想問的問題是,面子到底有多重要?你真的要獨自走這條路來證明自己有這樣的航天能力嗎?你能否做一個建設性夥伴來體現中國在世界應有的位置呢?中國是想單幹、實施自己的一套規則,還是要跟幾十個國家一起,討論探索太空、南中國海主權爭議和合理使用資源等重要議題呢?”

美國與俄羅斯在1990年代初達成協議建立國際空間站。迄今為止,國際空間站的夥伴國還包括日本、加拿大和歐盟多個國家。中國曾表示過加入國際空間站的願望,但由於美國等國家的反對而未能如願以償。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太空安全問題專家成斌說,政治上缺乏互信是妨礙中國加入國際空間站合作項目的主要因素。

“當前,美國和中國不是敵人,強調這一點很重要,但我們不是盟國, 有時我們連朋友都不是。太空政策成了彼此猜疑的一種表現。我們現在還談不上載人航天領域的合作,因為這樣的合作涉及的問題很多,涉及很多政治因素, 並要求彼此高度信任。我們在地球上建立好互信之前,無法在太空展開如此高層次的合作。”

中國軍方將太空視為一個重要的軍事領域,並一直控制著國家的航天事業。基於安全理由,美國國會2011年通過一項法律,禁止美國太空總署與中國的航天部門合作。

傳統基金會的成斌認為,未來美中合作發展太空事業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中國必須在一些重要問題上做出改變。

“未來有沒有彼此合作的可能性呢? 有的,但會有網絡領域知識產權的問題,人們擔心跟中國合作是否導致有關資訊被盜竊。另外一個問題是航天工業的標準。中國與外國彼此之間的太空合作不多。中國航天政策的決定由誰作出,如何作出,外界並不知道。這要怪中國。中國的太空項目和航天機構相當不透明。”

中國似乎不打算改變其太空政策,並下定決心獨自發展太空事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個月在與神舟10號三名宇航員通話的時候說,中國的太空計劃是增強國力戰略的一部分。

“飛天夢是強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中國航天事業的快速發展,中國人探索太空的腳步會邁得更大、更遠。”

美國華盛頓智庫國家政策中心總裁斯考特.貝茨(Scott Bates)認為,獨自發展太空事業看來是中國領導人作出的一項政治決定。

“這關係到資源分配與工作重點。我感到中國的太空事業跟面子有很大關係,以顯示黨在太空領域取得的成就。如果這是他們的重點,如果幾千億美元不必用在發展中國內陸地區,而是要送到外空去的話,那就由他們去吧。作為美國的一名戰略家,我會對他們說,祝你們好運,繼續前進吧,我們在太空見。”

美國和中國高層官員這個星期在華盛頓舉行新一輪戰略對話。雙話將涵蓋涉及雙邊關係的多個領域,包括網絡和太空領域的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