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中抵制“顏色革命” 很難攜手

  • 白樺 莫斯科

今年3月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戰集會,示威者批評普京把國家帶到第三次世界大戰邊緣。(美國之音白樺 拍攝)

今年3月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戰集會,示威者批評普京把國家帶到第三次世界大戰邊緣。(美國之音白樺 拍攝)

俄羅斯與中國將共同抵制所謂的“顏色革命”。有分析評論認為,兩國執政者在維持統治,抵抗西方影響方面日益能找到共同語言,但猜疑和缺乏互信將使兩國很難共同攜手。

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星期二結束了對俄羅斯的訪問。楊潔篪在莫斯科與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帕特魯舍夫舉行了第11輪兩國戰略安全問題磋商。雙方達成一致將共同對抗所謂的“顏色革命”,並抵制干涉國家內政和外來勢力試圖更換政權的行為,同時反對單方面的經濟制裁。

楊潔篪訪俄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不久前出席俄羅斯二戰勝利慶典活動後雙方高層的新一次接觸,顯示兩國高級官員互動頻繁。同時,兩國對各自國內社會的控制都在收緊,對反對派和異議人士的打壓更加嚴厲。
普京總統幾天前在一項有關新的限制外國非政府組織的法律上簽了字。

據這項這項法律,那些為所謂的不受歡迎的外國非政府組織工作和服務的俄羅斯公民將受到嚴厲處罰。中國也在立法監控外國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俄羅斯獨立報說,給人的印象是,兩國領導層都對威脅國內穩定的因素感到嚴重不安。中南海領導人更十分害怕中國將走蘇聯解體的道路。兩國國內的反腐運動和打壓非政府組織的活動非常相似,雙方顯然在對抗西方價值觀的影響方面找到了共鳴和相互理解。

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認為,兩國共同反對“顏色革命”是為了製造聲勢。除了在嚴控互聯網領域雙方可以彼此交換經驗外,如果爆發大規模群眾示威,雙方不太可能彼此提供實際的支持和幫助。

伊赫洛夫說:“我很難想象,如果中國再次爆發類似1989年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那樣的事件時,俄羅斯會提供哪些具體的幫助來支持中國當局鎮壓。同樣也很難想象,克里姆林宮將求助中國提供幫助來鎮壓俄羅斯反對派示威。因為在這個方面來自中國的任何幫助都將引起民眾,甚至軍隊起來反對普京政權。”

伊赫洛夫認為,俄羅斯爆發“顏色革命”和大規模民眾示威卻能給中國提供機會。因為克里姆林宮的中央集權到時將解體,中國將借機控制遠東和西伯利亞。

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帕特魯舍夫是普京總統的親信,曾擔任過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職務。活動人士尼科里斯基說,帕特魯舍夫是第一個,也是為數不多的公開鼓吹俄羅斯在控制互聯網方面應走中國道路的高級官員。但由於俄羅斯的互聯網體制與中國完全不同,象中國那樣全面監控互聯網幾乎不可能。

尼科里斯基說,中國和俄羅斯的警察部門,以及特種部隊都曾互訪,在鎮壓群眾示威方面在交換經驗。但另一方面,俄羅斯與中國擁有完全不同的國情和文化。主要由俄羅斯人組成的法輪功組織目前在俄羅斯能合法活動,俄羅斯官方媒體去年甚至以很大篇幅詳細報道介紹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俄羅斯社會更對毛澤東印象惡劣。5月9日二戰慶典活動之後,俄文版的中國官方媒體評論解釋兩國不可能結成同盟,理由包括俄羅斯不執行協議,不信守承諾等,這些因素都說明雙方之間的猜疑之深和缺乏互信,因此很難共同攜手對抗西方價值觀和“顏色革命”。

尼科里斯基說,主管能源和經濟事務的俄羅斯副總理德沃爾科維奇出席了帕特魯舍夫同楊潔篪的會晤,俄羅斯支持中國對抗“顏色革命”可能想換取中國提供幫助。

尼科里斯基說:“德沃爾科維奇主管的領域同安全事務無關,他參加會晤說明雙方再一次討論了經濟議題,或是對俄羅斯的經濟支持和幫助。”

楊潔篪訪俄期間還出席了金磚國家安全事務高級代表會議,並會晤了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印度安全事務的高級官員。

7月8日到10日將在俄羅斯的烏法市召開金磚國家和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俄羅斯將利用擔任這兩個組織輪值主席的機會打破孤立,改善在國際社會中的處境。俄羅斯副外長利亞博科夫說,在金磚國家集團峰會上俄羅斯會提議討論改革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帕特魯舍夫則表示,西方愈來愈多地利用國際金融機構對金磚國家施加影響。最近10年來,金磚國家資本外流總和達3萬5千億美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