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反恐”:內外有別?

  • 林楓

2014年5月1日,中國新疆烏魯木齊發生暴力事件之後,當地加強了治安保衛力量。圖為市內街道上停留的武警裝甲車。

2014年5月1日,中國新疆烏魯木齊發生暴力事件之後,當地加強了治安保衛力量。圖為市內街道上停留的武警裝甲車。

9月22日,美國協同五個阿拉伯盟國對敘利亞境內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目標發動了空中打擊。這是美國首次發動襲擊,打擊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目標。美國總統奧巴馬隨後在對全國發表講話時說,美國與阿拉伯盟國對伊斯蘭國聯合發動空襲“向世界清楚地表明,(打擊伊斯蘭國)不是美國一個國家的戰鬥。”

*北京未承諾支持美國打擊ISIS*

華盛頓曾希望中國也能夠加入到打擊伊斯蘭國這一國際同盟中。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9月7至9日訪問北京時向中國領導人表達了美方的這一意圖。但到目前為止,北京沒有對美國的提議給予任何明確回應。

有分析認為,鑑於中國一貫主張的“主權高於一切”的原則,北京最多是有條件支持美國組建國際聯盟打擊伊斯蘭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週二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及美國空襲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目標時說:“有關行動應遵循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她還重申了中國的立場,“中方一貫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支持並參與國際社會打擊恐怖主義的努力,包括支持有關國家維護國內安全穩定所做的努力。我們主張在國際反恐鬥爭中尊重國際法以及有關國家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

*打擊伊斯蘭國符合中國利益? *

中國在參與國際打擊伊斯蘭國問題上的態度讓人感到多少有些費解,因為支持美國領導的打擊伊斯蘭國的國際聯盟看上去符合中國的利益。澳門大學政府和公共管理學主力教授陳丁丁在日本《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網站上發表文章稱,加入美國組織的反伊斯蘭國國際聯盟不僅符合中國自身的安全利益,
而且可以讓中國更深地涉足中東地區事務,包括建立自己的軍事存在,以保護中國在中東不斷擴大的經濟利益。

中國在伊斯蘭國最為活躍的伊拉克有巨大的石油利益。中國每天從伊拉克進口原油150萬桶,相當於伊拉克原油產量的近50%。中國國有石油公司中石油目前是伊拉克石油的最大投資方,每年投資二十多億美元。中石油剛剛建成投產了哈法亞油田項目二期,使該油田的產能提高到一千萬噸。

雖然伊斯蘭國還未直接威脅到中國在伊拉克的石油利益,但該組織武裝分子曾在7月份短暫佔領了位於拜伊吉市的伊拉克最大煉油廠,導致國際油價飆升。

與經濟利益相比,讓北京更為擔心的應該是伊斯蘭國對中國國內安全的影響。伊斯蘭國把中國、而不是美國,列為其頭號復仇對象。該組織領導人曾在講話中多次把矛頭對準中國,指責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政策。中國官方的環球時報報導說,新疆“東突”等“三股勢力”即中國官方所說的恐怖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和極端宗教勢力“漸現與國際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合流的苗頭。”

上星期,印度尼西亞警方在該國逮捕了四名疑似與伊斯蘭國有關聯的來自新疆的維吾爾人。印尼警方稱,這些人持假護照輾轉進入印尼,他們的目的是到“東印尼聖戰組織”的訓練營參加恐怖活動訓練。

環球時報報導說,流入境外的維吾爾極端分子最終目的是要打回中國。報導說,“他們既想接受暴恐技能訓練,又想通過實戰來擴展國際恐怖組織人脈,為其升級在中國境內的暴恐活動爭取資金等方方面面的支持。”

*沈丁立:美國的問題,美國人自己解決*

但這些因素並不足以讓中國做出加入打擊伊斯蘭國國際聯盟的決定。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認為,伊斯蘭國不斷壯大是美國一手造成的,打擊伊斯蘭國這個單應該由美國人來埋。

“要讓中國做這個事情,首先要看對中國有沒有利?”沈丁立說,“中國憑什麼要分流恐怖分子對美國的壓力,美國的亞太再平衡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安全影響?憑什麼美國要損害中國的安全,中國還沒搞清楚這個組織是幹什麼的就先追隨美國呢?”

沈丁立表示,在打擊伊斯蘭國前美國應弄清楚問題的性質,深刻反思自己的中東政策,避免繼續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錯誤。

*中國是否需要反思? *

持這種看法的人不在少數,也多少反應出中國官方的立場。中國官方新華社旗下的新華網在“9-11”恐怖襲擊13週年之際刊登評論文章,斷言美國中東政策的失敗導致“9-11”襲擊十三年後恐怖活動依然猖獗。文章稱,不進行深刻反思,“9-11”的悲劇將會重演。

在呼籲美國反思的同時,北京卻從未承認中國境內、特別是在新疆越來越嚴重的暴力恐怖活動與其針對維吾爾人的民族政策有關。印第安納大學歐亞研究系教授史伯嶺(Elliot Sperling)表示,中共沒有反思它在新疆做錯了什麼。他說:“相反,他們一直在問'這是誰幹的',而且總是在找替罪羊,然後進行嚴懲,認為高壓政策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們不想去面對政府新疆政策失敗這個事實。 ”史伯嶺是剛剛被判無期徒刑的中國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好友。

在政府的高壓政策下,原本屬於偏世俗化、溫和派穆斯林的維吾爾人近年來呈現了保守化和激進化的趨勢。加拿大布魯克大學(Brock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說:“我認為維吾爾人當中出現的思想激進化是對中國政府不斷侵蝕維吾爾民族獨特性做出的反應。我們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打壓和維吾爾人以更為傳統的方式去從事宗教活動之間的聯繫。他們希望以這種方式去保持維吾爾人文化、語言和歷史的獨特性。”一位在北京生活的年輕維族女性曾對紐約時報表示,政府越是強迫維吾爾人接受漢人的生活方式,他們就越要表達自己是維吾爾人的身份。

*新疆的“中國式反恐”*

與此同時,中國正在按照自己的計劃,加緊在國內的反恐行動。 5月份,中國國家反恐領導小組決定開展為期一年的以新疆為主戰場的嚴打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僅一個月,新疆自治區政府就宣布打掉32個“暴力恐怖團伙”,逮捕380多名嫌疑人,公開宣判315人。

9月12日,昆明中級人民法院對四名涉嫌參與策劃3月1日昆明火車站暴恐襲擊的嫌疑人的其中三人判處死刑、一名女性因懷孕判處無期徒刑。一天前,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要求各地檢察機關從快從速處理與恐怖分子、宗教極端分子和武器爆炸物製造者有關的案件。

9月22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剛剛聯合下發了《關於辦理暴力恐怖和宗教極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首次對如何處理暴恐和宗教極端案件做出了詳細規定。

此外,新疆自治區政府還高額懸賞舉報暴力恐怖犯罪活動的人。從9月1日起,對舉報暴力恐怖活動線索的公眾,根據暴力恐怖犯罪案件的性質、影響範圍、危害程度,以及線索發揮的作用和效果,給予1000到10萬元獎金,對提供線索導致直接破獲或防止重大暴力案件的給予最高50萬元獎金,對正在實施暴力恐怖活動的犯罪分子進行制止、制服、送交公安機關的給予最高100萬元獎金。

但就在中國加緊打擊暴力恐怖活動之際,新疆又發生一起爆炸案件。中國多家媒體轉載了新疆門戶網站《天山網》的消息稱,9月21日新疆巴州輪台縣發生多起爆炸,造成兩人死亡,多人受傷。

*誰的“雙重標準”*

華盛頓郵報最近刊登一篇長文,批評中國在新疆的反恐行動演變成一場針對穆斯林的全面攻擊。這被北京視作是美國對中國反恐持“雙重標準”。但海外流亡維吾爾人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簡稱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反駁說,北京對中國境內穆斯林的差別對待才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他說:“中國的穆斯林被分為兩類,一類是愛國的,一類是極端的。民族上屬於漢族的回民受到保護,而維吾爾人被打壓。中國認為維吾爾人獨特的傳統、信仰和生活方式威脅到了北京的統治,因此中國利用在新疆的反恐鎮壓加大對維吾爾人信仰和文化的壓制。”迪里夏提認為,同樣的事件發生在漢人社會可能被說成是社會問題或群體事件,但發生在維族人當中就是恐怖主義。

印第安納大學的史伯嶺認為,國際社會並不接受中國把分離主義(separatism)和恐怖主義(terrorism)歸為一類。 “國際社會並不接受(這種歸類),國際社會也不大可能會接受(這種歸類),”他說,“新疆維吾爾人的一些正當、合理、非暴力的訴求常常會被政府抹黑成恐怖主義而遭到打壓。”

本週,知名維族學者伊力哈木被以勾結境外“東突”勢力分裂國家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前中央民族大學經濟學講師伊力哈木被公認是維吾爾人中的溫和派,他主張維漢對話,反對暴力、反對恐怖主義。

“重判伊力哈木在中國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就是讓那些搖擺不定、對中國還抱有一定期待、希望通過合法地諫言緩解維吾爾人目前狀況的人,他們的希望徹底破滅, ” 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說,“我擔心可能會有更多的人因此選擇其它的方式去表達不滿,這可能會加劇新疆局勢的動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