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沈大偉解析中南海的“秘密”亞洲策略

  • 莉雅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中國政策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在華盛頓一個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中國政策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在華盛頓一個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在中國面臨著嚴峻的經濟挑戰和外交政策方面的壓力之際,它究竟如何看待亞太地區以及它在該地區所扮演的角色呢?儘管有專家認為,在習近平這位剛剛加冕為核心領導人的治下,中國的政策將具有更大的不可預測性,但是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大膽提出了他的解讀。

如果中南海有一個闡述其亞洲策略的秘密文件,這份文件中會包含什麼內容呢?

沈大偉:歷史上的朝貢體系在遺傳基因裡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中國政策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日前在華盛頓一個研討會上提出了他的猜測。

他說:“首先,我們必須理解,在如何看待21世紀的亞洲這個問題上,中國人會在相當程度上用歷史的眼光來看待問題。這就是說,中國人在考慮他們與周邊國家的關係時,有關西方學者所稱的'朝貢體系' 的很多假設,在他們心理上仍然在起作用。”

這位中國問題專家表示,這不是說中國試圖重新建立21世紀版的朝貢體系,但是中國過去3千多年的歷史對他們如何看待它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像遺傳基因一樣存在於他們的認知心態當中。

在他看來,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最近對中國的訪問就很類似中國的藩屬國向天朝朝貢的情形。

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到達北京(2016年10月18日)

力圖安撫周邊國家

在2015年提出“中共殘局論”而引起輿論上極大關注的這位美國學者認為,由於中國與多個國家為鄰而且在歷史上受到外族的入侵,尤其是在北部和東部邊界上長期存在壓力,對邊界問題極為敏感,因此,平定與安撫周邊國家就成為中國在亞洲的一個策略。

他的這個看法與外交關係委員會的資深研究員布萊克維爾(Robert Blackwill)不謀而合。這位在小布什總統任內擔任過國安會戰略規劃副顧問的學者認為,安撫周邊國家、維護內部秩序、維持高速經濟增長和強化國際地位是中國的四大戰略目標。

推動亞洲對中國的依賴

沈大偉所列出的中國對亞洲策略的第三個組成部分是假借相互依存的名義推動亞洲國家對中國的依賴。他說,現在的流行詞是“連通性”,像中國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等,但中國大談特談的“連通性”實際上是“你依賴於我”的暗語。

先植入進來,然後操縱

出版過多本有關中國專著的這位中國問題專家表示,中國亞洲策略的第四個組成部分是先將自己植入該地區的區域多邊組織中,然後對這些組織進行操縱。

他說,在90年代初,在亞洲多邊機構像雨後春筍般的湧現出來時,中國對於是否加入這些組織持矛盾的態度,懷疑這些組織是美國人遏制中國的工具。後來在東盟的勸說下,中國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這些組織後發現,美國人壓根兒就沒露面。就像任何一個大國一樣,中國在正式加入了這些機構以後就開始操縱它們。他以一位長期與中國打交道的新加坡外交官的比喻來形容中國的這個策略:即中國一開始樂得坐在汽車的後座上,讓東盟做駕駛員,隨後他們坐到前排座位上,並拿出地圖,告訴東盟如何開車並往哪個方向走。在他們看來,中國接管方向盤只是個時間問題。

減少中國威脅論

在沈大偉看來,中國亞洲策略的第五個部分是,減少或是弱化該地區任何有關中國威脅的看法。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很難的推銷工作。鑑於中國在六、七十年代的一些行為和眼下的南中國海問題以及中國的軍備擴張,亞洲國家如果不把中國看成是一個現實的威脅的話,至少也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為了打消人們的憂慮,中國在亞洲展開了軟實力的宣傳,開始進行各種交流工作,包括軍方的、文化和人文交流等等。但是沈大偉說,不要搞錯了,對於中國來說,交流就是宣傳。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加州舉行的東盟十國峰會上講話(2016年2月15日)

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同盟關係

沈大偉認為,中國在亞洲的另外一個策略就是削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關係以及美國在該地區的地位。他說,中國在90年代末就公開表示應該廢除美國在亞洲的同盟關係,甚至還有北約,但是中國的這一主張既受到美國盟友的抵制,也受到來自非盟友的阻力,因為他們認為,以美國主導的安全體係為整個地區帶來了安全與穩定。

沈大偉說,儘管中國停止公開的主張廢除美國在亞洲的盟友關係,但是並沒有改變他們的想法,他們一直對美國的這些同盟關係以及它在亞洲的前瞻性軍事部署十分不爽,因為這是防止中國在該地區佔主導地位的主要障礙。

在雙邊關係上,沈大偉把中國在亞洲的策略歸納為孤立日本、支撐北韓、讓南韓成為同夥、分裂東盟、強調中亞,並擴大它在南亞和印度洋的影響力。

布萊克維爾:中國的亞洲策略是取代美國

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布萊克維爾認為,中國的亞洲策略是將中國在該地區的實力最大化,並取代美國。

他說,由於習近平所獲得的前所未有的權力和影響力,中國的政策將日益受到他的背景和偏好的影響,因此將會具有更大的不可預測性。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左)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學者中心為新書《中國的未來》簽名。(2016年3月24日,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