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 在“亞投行”與中國合作上趨於接近

  • 艾德

2014年10月2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與貴賓等在亞投行簽字儀式上。

2014年10月2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與貴賓等在亞投行簽字儀式上。

中國為各國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為創始成員設定的最後期限是三月底。隨著截止日期的臨近,愈來愈多的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盟國已經正式加入。甚至是華盛頓,雖然仍對“亞投行”將設立的管治標準表示擔憂,但也愈來愈多地談論合作了。

國際社會希望中國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但當北京去年宣佈將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時,美國持懷疑態度。美國敦促各國在加入前充實有關“亞投行”標準如何應對環境和社會保障問題的細則。

不過,當英國本月初宣佈加入之後,其它國家紛紛效仿,並且表示解決這些擔憂的最好方法是加入進去,從內部做工作。

亞洲事務分析人士阿里漢德拉雷耶斯說,美國的反應是華盛頓過時想法的反映。

阿里漢德拉雷耶斯說﹕“不加入‘亞投行’就像是所有的孩子都在操場上做遊戲,你也去了,也想參加遊戲;但只是因為其它人不玩你的遊戲或者不按你的玩法,你就坐在角落裡看著。”

美國外交關系協會高級研究員羅伯特卡恩說,美國擔心的是“亞投行”可能會取代世界銀行和亞洲發展銀行,因此猶豫不決。

分析人士說,華盛頓不太可能趕在在 3 月 31 日的最後期限前加入。卡恩說,即使它想加入,政治因素也是一個考慮。

卡恩說:“在政治因素好的情況下,美國將會加入這一機構;但是由於國會山上的環境,美國不僅對加入與否不能做主,需要國會批准;美國也無法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進行最基本的改革,使其對新興的強國更具吸引力。”

中國和其它發展中國家一直尋求在全球經濟管理中有更大的話語權。但國際貨幣基金投票權的改革,2010年以來在美國國會受到擱置。中國等國因此尋求其它方式。

亞洲對於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的需求巨大。美國和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估計,每年需要大約8千億美元,而亞行只能滿足所需資金的一部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建立有助填補資金缺口。

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和亞行官員表示,正在探討跟亞投行合作的途徑。

美國官員說,他們歡迎那些吸收了國際社會業已建立的高標準的新的多邊機構。華盛頓還鼓勵亞投行跟世界銀行和亞行合作,確保這些高標準得到延續。

中國表達了同樣的關切,強調亞投行將維護高標準。不過,在創始成員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敲定經營細節之前,外部不了解絕大多數運轉細節。

據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目前北京方面已經明確的是,亞投行成員不具有否決權。這點跟美國在世行享有否決提案的權利不同。

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國際秩序與戰略項目負責人湯姆萊特認為,中國將如何擔當起新的領導作用以及它是否會跟現有的金融機構合作,還是走不同的路,還有待觀察。

萊特說﹕ “事情沒有完結。其實才剛剛開始,尤其是中國新時代的開始。中國倡議建立這個銀行,並表示將處在領導地位,但是中國將如何表現等此類重要問題仍然需要答案。”


中國認為自己在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建設中佔據獨一無二的地位,不過,迄今它基本採取雙邊方式,並嚴重依賴本國的國有公司和勞動力。

澳新銀行經濟學家劉立剛(音譯)認為,採用國際標准對中國來說是一種進步。他還認為,中國必需要採用多邊方式。

他說:“就是說,亞投行無論何時在國外進行一項大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不僅中國的公司要對項目進行投標,而且意味著所有成員國的企業都能投標。那實際上會減弱對歐元的批評和對中國在海外投資的負面評論。”

北京說,亞投行正在尋求至少1千億美元的初始基金,其中絕大部分來自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