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借班禪影響西藏 流亡藏人批評


中國政府指定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堅贊諾布(右)於2015年3月11日參加兩會。

中國政府指定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堅贊諾布(右)於2015年3月11日參加兩會。

當年5歲的堅贊諾布被中國政府批准認定為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而被達賴喇嘛選定的更登確吉尼瑪則從此沒了踪跡,由此引發的爭議至今也沒有消停。現在,這位“官方”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已經26歲,在中國境內的各種佛教事務中更加頻繁地發揮作用。不過,到底他在藏人心中影響多大、地位如何,似乎與中國官媒的樂觀報導還有很大的距離。

近日,美國《華盛頓郵報》撰文講述中國共產黨扶持年輕的班禪喇嘛,試圖擴大他在藏人社區的影響力,為日後達賴喇嘛圓寂後甄選下一世轉世靈童做好準備。

大規模灌頂法會與拆除佛學院

今年7月21至24日,中國政府批准認定的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佈在西藏日喀則第一次主持了時輪金剛灌頂法會。

這個法會是藏傳佛教重要儀式之一,意在“激發潛在智慧”。流亡印度的第十四達賴喇嘛一直在境外舉行這一儀式。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稱,這次由班禪駐錫地紮什倫布寺主辦的大規模灌頂法會是西藏60多年來的首次。每天有10萬餘名信眾參加,並有來自西藏、四川、甘肅、青海等各大寺廟的100餘名高僧活佛和5000名僧尼在這四天的時間裡接受了班禪的時輪金剛灌頂。

媒體的高調報導和政府的大力支持,這是主張無神論的中國政府改變論調,開始助推西藏佛教事業的發展了嗎?

在西藏出生長大、現流亡海外的西藏問題研究者桑傑嘉(Sangjey Kep)曾任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中文發言人。他向美國之音記者否認了以上這種可能性。

他說:“中共的做法就是他去支持他確立的班禪喇嘛在日喀則進行灌頂法會的同時,在西藏的康區,就是四川色達那邊呢,他在摧毀色達佛學院,所以這就說明,這不是中共對西藏的政策或是對宗教進行開明的或是放鬆了打壓的政策,完全不是。”

非政府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指出,就在日喀則舉辦金剛灌頂法會的同一個星期裡,中國政府在位於色達縣的喇榮五明佛學院開始拆除部分僧舍。這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藏傳佛學院。

桑傑嘉說,中國政府大力支持、推廣班禪喇嘛的佛教活動,只是為了擴大他的影響力,最終也是為其利益服務。

“漢人班禪”與藏人社區

桑傑嘉說:“我們說他是'漢人班禪喇嘛'或者班禪。”

《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指出,在拉薩當地售賣各種西藏精神領袖照片的小攤上,找不到這名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倒是還有不少第十世班禪喇嘛和同樣流亡海外的噶瑪巴的照片。在藏傳佛教中地位至高無上的大昭寺內,也有類似的情況,第十世班禪喇嘛的照片被擺放在顯著的位置,而第十一世班禪的則不然。

桑傑嘉回憶說,歷來這位班禪在西藏等地區舉辦活動時,本地政府都會要求各寺院的僧人前往歡迎、膜拜。這次的灌頂法會也是如此。他說他得到的消息是政府規定當地的民眾必須參加,而青海、四川、雲南等地的高僧活佛也務必出席。

他說:“這說明了什麼呢,這說明在藏人裡面對他的認可或者說對他的信任,根本沒有,根本沒有把他當作班禪喇嘛,所以政府需要強制藏人去聽。”

然而,說到5歲被選定成為第十一世班禪的堅贊諾布本人,當時的他恐怕沒有自己選擇的機會,而對於二十多年來發生的一切他又有多少決定權呢?

桑傑嘉說:“他是沒有選擇的,他被中共利用,控制起來。中共命令他去做什麼,不允許他做什麼,是沒有任何的自由。”

不過在2015年,這位班禪在兩會期間對中共的藏傳佛教寺院僧人編制限制政策提出意見,稱這可能導致佛教面臨“名存實亡的危險”。

桑傑嘉說:“我覺得他是一個藏人,他是學佛的,他作為一個藏人,肯定關心西藏,熱愛這個民族,這是無可否認的。”

班禪喇嘛與達賴喇嘛

說到班禪喇嘛和達賴喇嘛,兩位藏傳佛教的重要精神領袖之間在歷史上就開始互為師徒,更是在尋找對方的轉世靈童一事上有著拍板的權力。

1995年,流亡印度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選擇了更登確吉尼瑪,而非中共選擇的堅贊諾布成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雖然前者被中國政府軟禁,失去了消息,但藏人們心中對於達賴喇嘛的選擇的承認度壓倒性地超越中共的選擇。

那麼,未來在達賴喇嘛圓寂離開後,這位班禪喇嘛也就成為了中國政府在控制選擇下一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問題上的關鍵人物。不過,他的選擇能有多少說服力,桑傑嘉不以為然。

他說,活佛轉世最有話語權的還是活佛自己。因此,不論達賴喇嘛是否決定轉世,決定如何轉世,都會有他自己的安排。

桑傑嘉說:“如果中國按他的計劃,由這個假的班禪再找一個假的達賴喇嘛,那是同樣的結果。現在的假班禪都是這種狀況,那你可以想像由他去尋找一個假的轉世靈童,在藏人裡面起不了任何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