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重返”亞洲和美國的應對

  • 斯洋

2014年12月19日,中國與泰國簽署中泰鐵路和農產品貿易合作諒解備忘錄 (視頻截圖)

2014年12月19日,中國與泰國簽署中泰鐵路和農產品貿易合作諒解備忘錄 (視頻截圖)


在美國確立“亞洲再平衡”戰略三年後,中國也明確表示“重返”亞洲。在前不久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中國提出新的外交戰略,將同周邊國家的外交關係提升到超過同發達國家關係的位置。面對中國的重大外交戰略調整,美國學者建議,美國不但要加強與亞洲盟友的關係,而且還應該拉歐洲介入亞洲事務,以確保中國不會挑戰現存的國際秩序。

2014年12月19日,中國與泰國簽署中泰鐵路和農產品貿易合作諒解備忘錄。中泰鐵路計劃只是中國意圖建立的連接東南亞地區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部分。而這個“海上絲綢之路”與連接西亞、中東歐乃至歐洲地區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也即所謂的“一路一帶”,則是中國推進“周邊外交”的重要概念。

推進“周邊外交”顯然已經成為中國外交的核心。2014年11月28日到29日,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中國確立了將同周邊國家的外交關係地位提升到首位, 甚至超過同發達國家關係的地位的外交戰略。外界認為,這次會議等於正式確認了中國外交政策的重大轉變。

2014年11月1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峰會閉幕式上致辭。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外交一直服務於經濟發展,外交重點一直是“優先發展與大國關係”,其中日本與美國是中國外交的重中之重,而這兩個國家在中國的經濟騰飛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美國蘭德公司國防與國際問題高級研究員蒂莫西·希斯(Timothy Heath)說,中國此番外交政策出現重大轉向,其深層原因是長遠經濟利益和地緣政治。他說:“中國現在著眼的是長期的經濟和政治發展趨勢。他們認識到,隨著時間的推移,亞洲會在全球經濟中發揮重要的作用,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率也要遠遠高於西方發達國家。對中國來說,加深與亞太周邊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的關係符合中國利益。”

他說,對習近平來說,無論是出於國內政治還是國際事務的需要,保持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非常重要。

根據中國外交部的資料,截至2014年4月, 中國與東亞和東南亞國家的貿易總額達到了1.4萬億美元,超過了與美國與歐盟貿易額的總和。中國的前十大貿易夥伴中有一半在亞洲,並且中國對外投資的70%都在亞洲。

把周邊外交作為“優先方向”的提法最早出現在2013年。2013年10月,習近平召開周邊外交工作會議,將周邊外交列為中國外交整體佈局的重中之重,並指出要讓“命運共同體”意識在周邊國家落地生根。

習近平也在實踐著自己的外交理念,在習近平上台後已踏足的全球近30個國家中,周邊國家佔據近半,涵蓋中亞、東南亞、東北亞和南亞。

習近平似乎不只是滿足於“走親戚式”的出訪。2014年,中國主辦了兩個重要區域組織會議,也就是中國媒體所說的中國開展的兩場“主場外交”:即2014年5月在上海舉行的亞信峰會和11月在北京舉行的APEC會議。在亞信峰會上,習近平提出了“亞洲安全觀”。在APEC會議上,習近平又提出了構建“亞太夢”。這兩個提議被外界認為,中國試圖在亞洲重新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秩序,抗衡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張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說,中國在亞洲的一系列努力是精心計劃的,但是,美國對中國在外交上的重大改變卻反應遲緩。他說:“對中國的這個轉變,包括承認這是一個重大改變,美國政府的反應比較緩慢,我們希望政府的反應能夠強烈些,並對如何應對做出思考。”

他說,美國的應對不一定要零和遊戲或是報復性的。他在一份“美國亞太再平衡2.0”報告中建議到,美中之間應該建立互信,加強經貿往來和軍事交流。與此同時,美國還要加強與亞洲盟國的關係,也應該讓歐洲介入亞洲,以確保中國不會挑戰現存的國際秩序。

2011年,美國政府高調宣布“重返”亞洲,並加強了在亞洲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存在。預計,在奧巴馬總統執政的最後兩年內,甚至更遠的將來,美國還會繼續推進“亞洲再平衡戰略”的具體實施,因為這是美國跨黨派的戰略共識。

美國外交政策圈中日益盛行的一個觀點是,中國在亞洲甚至其他地區的努力最終是要要挑戰美國領導的全球秩序。12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第25屆美中商貿聯委會上宣稱“中國沒有意圖也沒有能力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但是美國人對此表示懷疑。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 說,汪洋的說法很重要,但是美國對中國還是要“聽其言,觀其行”。她說:“細節是魔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就是對中國是否真的願意採納國際捐助國多年來製定的規則和準則的重要考驗。”

如果說,“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只是概念,表達了中國與周邊國家加強關係的意念,那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以及亞太自由貿易區就是“一路一帶”概念的具體化。

中國在亞洲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係”的同時,也在壯大自己的軍事力量。而且習近平也明確表示,“決不能放棄我們的正當權益,決不能犧牲國家核心利益”。

美國蘭德公司的希斯說,亞洲鄰國對中國的戰略感到不安。他說:“亞洲的很多國家自然看到了與中國加強經濟聯繫的吸引力,但是,我認為,安全始終是個敏感話題,這些國家希望加強彼此以及與美國的關係來平衡中國的要求。”

希斯還擔心,一旦中國在亞太地區鞏固了領導地位之後,可能會在對美國和歐洲的外交中更加強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