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商業偵探韓飛龍在中國踩雷落井


葛蘭素史克在上海分公司的建築 (資料照片)

葛蘭素史克在上海分公司的建築 (資料照片)

下星期,中國一家法院將審理一宗引起廣泛關注的案件,在本案中,兩名外籍商業顧問被控非法獲取中國公民個人信息。這件案件凸顯了中國當局正加強對隱私的保護,而這為公司對潛在的商業伙伴和投資進行調查增加了困難。

星期二,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宣佈英國人韓飛龍(Peter Humphrey)和他的美籍太太也是商業伙伴虞英曾將在8月8日接受庭審。

這對夫妻被指控通過他們的風險咨詢公司“中慧”(ChinaWhys)非法獲取中國公民的個人信息。

據其網站介紹,“中慧”幫助外國公司躲避中國市場中的“地雷”。這包括對商業伙伴和僱員進行背景調查並進行反欺詐調查。

公訴方指控說這家公司多年來獲取的信息很多都是通過向中國私人偵探購買、秘密拍攝、滲透或者跟蹤等非法手段獲得的。

但也有推測說公訴方的指控暗含政治色彩。

中慧公司最近的客戶之一、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GSK)曾經僱用他們去調查一位據傳具有強大的政治背景的前任僱員。

這家英國的製藥公司想知道這位僱員是否向高級管理層和中國當局匯報了公司裡普遍行賄的證據。

在國家電視台播出的一次採訪中,韓飛龍承認了對他的指控並提及了他為葛蘭素史克所做的工作。

他說:“在那次談話中,他的公司老總被舉報,他說有人寫匿名信給商務部,舉報他們公司利用腐敗手段來出售他們的商品,他們對我提出的要求就是調查他們所懷疑的舉報人的背景,還有對舉報人做一個評估。我要求調查葛蘭素史克公司內部來確定是否存在這些事情,當時,他們拒絕了我。”

中國當局從去年開始調查這家制藥公司在中國的行為,與韓飛龍同意為該公司調查所謂的泄密近乎同時。

5月,葛蘭素史克中國子公司執行官馬克銳(Mark Reilly)被正式指控說,他掌控著一個關係網,通過賄賂醫生以增加公司產品的銷售。

中國檢方的關注不僅僅集中在葛蘭素史克的事情上,他們還指控韓飛龍和虞英曾在多年間從事違反信息安全的工作。

這包括非法獲取和再售電話、銀行和房產紀錄,商業和車輛登記信息以及其他隱私文件。

史蒂夫.迪金森(Steve Dickinson)律師說:“在中國,各種各樣的人想知道關於他們潛在的商業伙伴、競爭對手以及政府官員的事情。這很好,但是獲取這些信息是違法的。這些應該不應該列為違法?這又另當別論了。”

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德良說,近年來,當局更新了保護隱私的法律條款,以努力避免嚴重的信息安全侵害。

他說:“但是自從前年12月份,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決定,加上我們新一屆政府對網絡安全的重視,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也加大了對這類案件偵破的力度,還有我們中國國民維權意識的提高。我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犯罪行為會被發現,會被追究。”

但是一些條款的幅度之廣也讓人們擔憂,法律有可能會被濫用,並被用來阻礙中惠公司所做的那種盡職調查。

在韓飛龍被逮捕前所寫的一篇文章中,他描述了他所從事的領域的掉頭轉向。

公司在當地商業機構的文件檔案已經看不到了,當局逮捕了數百名調查員以及向他們提供信息的人。

“我發覺這是盡職調查和司法鑒定工作的黑暗時期”,他寫道。

韓飛龍等分析人士認為,封殺公開紀錄與外國媒體對中國高級領導人財產的詳盡調查有關聯。

迪金森向外國公司提供針對中國市場的咨詢服務,也是“中國法律博客”(China Law Blog)的聯合撰稿人。他說他所熟知的五家外國咨詢公司都因為看到危險而關門了。

他說:“他們發現他們所有的聯繫人都進了監獄。他們說‘如果我們不停止,下一個就輪到我們了’,所以他們就不幹了。”

勞萊斯(Daniel Roules)是在上海的美國翰宇國際律師事務所(Squire Sanders)的併購律師,他說在很多年裡,他都建議潛在的外國買家從一家當地公司購買有關中國公司的詳盡報告。

勞萊斯說:“這家公司曾經以相當合理的價格提供有巨大價值的信息,如今,這家公司依然存在,卻只提供註冊公司所披露的最少量的信息,這些信息任何人都能獲得。”

勞萊斯說,這反映出中國的環境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如果被認定有罪,韓飛龍和虞英曾將面臨最高三年有期徒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