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前京官香港去殖去中兩化論 再掀大論戰

  • 海彥

香港媒體大篇幅報導陳佐洱去殖去中兩化論

香港媒體大篇幅報導陳佐洱去殖去中兩化論

前港澳辦高官星期日投下震撼彈,將香港經濟民生發展差強人意的主因之一歸咎於主權移交中國後沒有“依法實施去殖民化”,而“去中國化”則死灰復燃、氣焰囂張,造成巨大的內耗。該言論招致泛民主派的強硬反擊,而建制派則低調回應,一些人甚至表明不太認同。

曾嚴厲批評香港極少數青年揮舞港英“龍獅旗”的前港澳辦副主任、現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的陳佐洱,星期日在“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論壇上致辭表示,對香港目前的經濟民生狀況“有酸酸的感嘆”,香港需要找到深層次的負面原因,稱特區成立後,出現了兩個'化'的問題,包括沒有依法實施“去殖民化”,讓本應放在歷史博物館裡的東西跑出來招搖過市,有的被奉為金科玉律,而上世紀80年代英國人的“去中國化”死灰復燃、氣焰囂張,“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使得一國之下的兩制都受到損害”,“造成了香港巨大的內耗”。

陳佐洱後被港媒追問,香港應依據什麼法律“去殖民化”,他沒正面回應,只稱哪些法律條文與“去殖民化”相對應屬專題問題,叫記者從基本法總則及條文中去找,而在記者問具體哪條後,陳佐洱反指記者“跑題了”,更反問記者是否應該“殖民化”。據港媒報導,基本法總則及條文裡,沒有有關去殖民化或去中國化的條文字眼。

據港媒報導,建制派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星期天對媒體回應稱,不知道陳佐洱指香港沒有依法去殖民化的法律依據是什麼,不太明白這個講法,要問陳佐洱有關法律在哪兒。曾鈺成強調,有殖民心態的市民屬少數,不認為會影響一國兩制,也不覺得市民有“戀殖”情結,並表示年輕人在回歸後的社會長大,對國家認識、國民身分認同,應較殖民時代好得多。

而港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星期天被媒體問及去殖民化時表示,發表本土思想傾向言論者屬“非常非常少數”港人,大部分港人都擁護香港是國家一部分,而從傳媒的報導,暫時看不到陳佐洱言論中的一些具體例子,同時相信在內地,特別是中央,或是像陳佐洱曾當過中央官員的話,應該對香港和香港人多一些包容、多一些信任。

港府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星期一則強調,部分殖民地時期的製度,包括普通法及司法制度,在回歸後仍然沿用,並非每樣東西都要改,對香港有優勢及令香港向前行的制度,需要保留,而同基本法有矛盾,就需要處理。

港府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星期天表示,殖民地歷史有留下好的傳統,如普通法及法治,好的東西不需要清除,也不能以法律去除。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民主動力副召集人鄭宇碩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陳佐洱的言論既不符合邏輯,更不符合事實,因為如果香港經濟民生沒有搞好,最大的責任當然是根據基本法擁有很大權力的特區政府以及一直控制立法會的建制派,而不是所謂的“兩化”。鄭宇碩表示,陳佐洱和此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等人的言論,實際上是為北京收窄香港“兩制”的空間進行鋪墊。

他說:“他的看法一定是反映中央的意思,也跟最近張曉明,也跟基本法委員會的饒戈平教授所說的,是相當一致的。他們就是說,中央對一國兩制怎麼個定義,底線在哪裡、框架在哪裡,香港人呢就要接受這樣的框架。”

受邀出席同一研討會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批評陳佐洱是“斷錯症”,指香港的核心問題是社會撕裂,因為特首沒有爭取民意支持施政,並非陳佐洱所講的“兩化”造成,而陳佐洱的言論只會加劇撕裂。劉慧卿質疑陳佐洱身為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看不到香港的問題,枉費他研究香港政策。

新任“泛民會議”召集人、工黨議員何秀蘭表示,擔心陳佐洱所說的“金科玉律”,是指法治和三權分立等香港核心價值。

退出公民黨及辭任議員的“民主思路”團體的召集人湯家驊表示,在示威中揮動殖民地旗幟的是絕對少數,只為情緒宣洩而非實質政治訴求,希望陳佐洱多觀察香港示威。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議員星期一在商台節目上表示,香港回歸後,立法會和法律經歷過具體的“去殖民化” ,法例條文中“港督”、“港督會同行政局”等字詞全部改掉。梁家傑質疑,陳佐洱如果認為有“去殖化”,便不會有本土思潮那些不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年輕人,這想法不合邏輯,因為這些年輕人多是九七回歸前幾年出生,沒怎麼受過殖民地“荼毒”教育,反而他們這些“港英餘孽”會認自己是“中國人”。

此外,鄭宇碩教授表示,實際上,從回歸到2008年,港人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對中央的信任一直都是提升的,只是在2008年以後才因特首和立法會雙普選、經濟等多種因素出現逆轉,而近兩三年,更因為政改問題而進一步下降。

他說:“要是香港人去中國化成為一種趨勢,去殖民化做得不夠,那是不是中央政府本身要反思一下,為什麼中央對香港的政策不得人心呢?這樣子的發展,是不是應該北京試著做一些反省呢。”

有出席同一論壇的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星期天表示,希望陳佐洱說清楚,什麼是去殖民化,否則陳佐洱這番言論只會觸發另一場爭論。

此外,信報專欄作家余錦賢星期一在“香港脈搏”專欄發表“陳佐洱'兩化'惹爭議”的評論,表示陳佐洱“兩化”的言論,“令人覺得他脫離現實,未有掌握香港的實際情況”。

評論說,陳佐洱去年6月也曾發表類似言論,說對年輕人揮舞“米字旗”感到痛心,並質疑年輕人少讀中史,又把香港競爭力下跌歸咎為香港內部爭拗所至。陳佐洱一再發表相關言論,或多或少是他個人真的有此擔憂,但令人關注的是,他的言論是否代表北京領導人的看法,即使他強調只是個人意見。

有接近北京的建制派人士說,2008年退休的陳佐洱於2013年願意“出山”,擔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全因中央主管香港事務的領導人親自邀請,所以他對香港問題的意見按理會得到北京重視。因此,他最新的一番說法雖然未得到與會者(包括建制派)的普遍認同,卻令人憂慮他是反映內地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