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12名女官員 涉嫌美容會所貪污案

  • 陳蘇

北京市檢察機關日前宣布,12名北京女官員涉嫌美容會所貪污案,並稱美容腐敗成為新潮流。同時,中國社科院發布反腐藍皮書稱,中國腐敗局勢仍然嚴峻。

據中國《檢察日報》12月19日報道,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去年收到一封檢舉女官員貪污公款做美容的匿名信,之後經過一年的調查,已經陸續偵查結案。揭出的13宗涉及美容會所的貪污案中,12名涉案者是北京市局、處級女官員。

被匿名信舉報的是北京市衛生局機關工會原主席白宏。將近60歲的白宏長期在美容會所高檔消費,報銷發票多為會議費、培訓費、辦公用品等,但各類發票都來自一家女子會所。白宏在5年時間裡貪污399餘萬元人民幣,用於美容、美體和健身等上百項特色服務。

北京檢察機關通過偵查白宏案審查相關會所的賬目,發現秘密客戶資料,牽出其他案件的線索。這些秘密女客戶包括北京財政局業務處處長、中石化、國家某科研所、北京住總集團、華北計算科學研究所等多家單位的女官員。

北京檢察院稱,美容腐敗成為新潮流,部分美容院注冊了空殼公司,專門配合官員報銷賬目。檢察院認為,這些女官員美容癮極大,而美容院作為一個高消費、相對封閉的空間,極易脫離監管,美容腐敗極具隱蔽性。

在歷年反腐中落馬的中國貪官多是男性。不過近年來,人們發現,女貪官的比例在不斷上升。12名女官員因美容反腐落馬的消息引起中國網民熱議,稱中國特色又添新內容,增添了“美容反腐”這一新名詞。

網友“張振健”說:“繼微博,小三後,中國又一反腐腰刀”

網友“總督韋爵爺”說:“男的吃喝嫖賭,女的吃喝購物美容。只是公款,花起來果然酣暢淋漓、快樂無邊!”

網友“文哥530”說:“無官不貪,是官場的潛規則”。

北京市12名女官員雖然被稱為是“美容反腐”名詞的首創者,但在她們之前,已有女官員因愛美愛奢侈品而貪污落馬。

據報,遼寧鞍山前國稅局局長劉光明曾經到香港做全身各部位整容,先後花費500萬元人民幣,僅臀部整形費就花了50萬;號稱LV女王的遼寧撫順市政府前副秘書長江潤黎僅LV手袋就擁有253個。

不過,北京市民高洪明認為,貪官其實沒有男女性別之分,女貪官人數少是因為女性官員的級別往往比較低,權力比較小,可人性的貪婪不分男女。因此,高洪明認為,重要的是要建立起反貪的制度。

高洪明說﹕“反貪官不反產生貪污腐敗的制度,不在這上面下功夫,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是他在那個地方,人性的惡就能表露出來,貪污實際上是司空見慣的事。”

北京維權人士周莉女士認為,男性官員收取例如高爾夫俱樂部或高級會所的會員卡,收受洗澡一類的款待,女性官員收取美容卡、購物卡,這種受賄由來已久。

周莉說,這其實是一種很低端的受賄形式,其嚴重程度遠遠不及現在流行的收受古董、珠寶一類的保值物品。周莉認為,就目前中國官員的腐敗程度來看,把官員收受個美容卡也都算成腐敗,是打蒼蠅不打老虎。

周莉說:“現在拿出來作為一種腐敗方式,我覺著太瞧不起中國的官員了。”

就在《檢查日報》披露12名北京女官員美容腐敗的同一天,中國社科院發布《中國反腐倡廉藍皮書》。藍皮書說,當前中國反腐鬥爭的形勢仍然嚴峻,腐敗主體從個體向集團化蔓延,窩案串案較嚴重。腐敗手段從顯性向隱性擴展,曲線收錢,迂迴斂財、花樣翻新。

藍皮書談論中國腐敗的發展形式時說,腐敗的非法所得從短期向長期演變,貪官們既貪圖消費享受,又追逐資本佔有;腐敗的領域也在擴大,從經濟政治司法領域,侵染到社會文化教育領域,並出現跨國境“向外型”腐敗。

這部反腐藍皮書還說,由於近來大案要案頻發,特別是薄熙來的落馬,引發了民眾對“一把手”監管難度的關注。此外,藍皮書在調查時發現,中國民眾對腐敗現象不僅有“痛感”,而且出現了“麻木感”。

中國在多年的反腐倡廉後,現在要面對腐敗程度嚴重到令國民生出“麻木感”,以抵御“痛感”的現實。北京市民高洪明對美國之音說,這證明靠體制內反腐根本無效。

高洪明說,貪污腐敗是官員的福利,官員不可能輕易放棄他們的福利。他呼籲中國新領導人不要再搞運動式反腐,而是真正建立起包括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獨立監管的反腐體制,否則,十八大後的反腐潮只能像一陣風,不論這陣風是大是小,或長或短,吹過後貪腐照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