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社會對藏族等的民族歧視現象


達賴喇嘛提醒藏族人多讀佛典。(資料照)

達賴喇嘛提醒藏族人多讀佛典。(資料照)

中國最近發布的一份社會藍皮書說,當前中國社會中存在的包括民族/種族在內的六種歧視現象並不突出。但是一些學者指出,中國在政策制度和執法方面對藏族等少數民族的區別對待、甚至是歧視在近幾年非常普遍,連體制內的藏族官員和知識分子都有怨言,而這些赤裸裸的歧視會令西藏問題變得更加棘手和複雜。

中國社會科學院上星期發佈《社會藍皮書:2016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這本藍皮書說,一個高質量的社會應當是一個有包容性的社會,也就是不應有各種制度性和非制度性的歧視,不同的社會群體不應受到區別對待。報告說,中國當前的社會歧視程度不高。

*藏人遭受制度性歧視*

但是,如果你是藏族,你很可能會被‘特別關照’。

現旅居美國的西藏問題專家阿沛晉美是已故中共藏族高官阿沛阿旺晉美的三子,他早年也曾是中共體制內的人。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近幾年,在中國國內有這樣的情況,就是,西藏人到中國內地去出差或者去旅行,上飛機要通過特別的檢查口,到內地去住店、住飯館,人家一看是西藏人,不讓住,有很多這樣的情況。這是一種非常明目張膽的民族歧視的行為。如果中國認為他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話,那應該一視同仁,與中國其他公民享受一樣的待遇。但是,比方說,西藏人通通都不給發護照。西藏人過去有護照的,(現在)全部都收回去,現在西藏人想申請護照的話,是難上加難,幾乎不可能。”

另一位也在體制內學習和工作過、現旅居美國的藏族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在過去,感受到這種歧視的往往是普通的藏族老百姓,但是現在,一些體制內的藏族幹部也成了歧視的受害者。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藏族學者說,他聽說過藏族官員被要求檢查身份、而他的漢族同事甚至下級卻可直接通行的事情。

早些時候,曾任西藏自治區主席的人大副委員長向巴平措在一次人大常委會會議上說,少數民族群眾在一些機場、酒店等服務性行業受歧視的問題已經產生不必要的社會衝擊,並引發了少數民族群眾的強烈反應。他說,政府需要更加努力來處理少數民族歧視問題。

*‘維穩’令問題复雜化*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在中國目前強調‘維穩’、‘反分裂’和‘反恐’的政治環境下,要想有效消除歧視藏族等少數民族的情況,似乎很難。

上述那位不具名的藏族人士說,一些地方怕出事,就索性不讓藏族人住酒店,或對藏族人進行區別對待。如果藏族人遭遇到了歧視,他們沒有途徑可以申訴,如果舉動激烈一點的,又容易被扣上‘達賴集團’的帽子。

著名藏族學者、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藏學博士生導師降邊嘉措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即便是中共一些主管西藏政策的官員,如今也動不動就把有關西藏的很多問題簡單地與‘分裂主義’聯繫在一起,而不是檢討自己工作上的問題。

他在抨擊長期擔任中共統戰和宗教事務高官的朱維群和葉小文對‘假活佛’事件的評論時說,朱維群在接受央視採訪時隻字不提漢族人吳達鎔和張鐵林他們是‘假活佛’、‘假法王’的事,卻把矛頭“直指藏族地區,指向藏族的喇嘛活佛,指向藏族同胞”。

降邊嘉措寫道: ‘在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區,一出現甚麼事,葉小文、朱維群就把它們與‘分裂主義’聯繫起來,然後‘義正詞嚴’地加以批判,儼然成為‘反分裂’的英雄。對他們的這種做法,一些幹部群眾早就感到不滿,批評說:‘反對分裂是個筐,甚麼問題都往裡裝。’

記者試圖採訪降邊嘉措,但是他表示現在不方便接受採訪。

*歧視性做法產生副作用*

2015年8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說,西藏工作的重要原則是‘依法治藏、富民興藏、長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實基礎’。

但是阿沛晉美認為,對藏族人的區別對待或者是歧視反而使中國的西藏工作適得其反。

他說:“中國在西藏投入了很多,建設也花了很大力氣,一方面想通過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這樣的方法,讓西藏人民能夠跟中國人民同心同德,但是另一方面,這許許多多的歧視政策,反而造成了西藏人的離心離德。”

一些觀察人士指出,這些歧視事實上是在不斷提醒藏族人(甚至是從小學習漢語的藏族人)他們在民族身份和文化上的不同;同時,而對於大多數中國的漢族人來說,他們了解西藏的渠道大多是中國官方的宣傳報道,他們聽到的不是西藏今非昔比的繁榮、藏人生活條件的改善、藏人受到的特殊照顧,就是‘分裂勢力’策劃的暴力或自焚事件。觀察人士說,這種兩極性的話語反而會讓漢族人產生‘藏族人不知感恩’的觀感,導致民族間的不信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