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評美中關係未來走向

  • 林楓

美國總統奧巴馬2011年2月14日白宮會見到訪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

美國總統奧巴馬2011年2月14日白宮會見到訪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新一代最高領導層馬上將在3月份的兩會後全面接管中國的一切事務。美國的很多觀察人士認為,中國的新領導層將面臨從經濟、內政到外交等一系列嚴峻挑戰,而能否實施這些改革以及改革的程度將直接影響到美中關係的未來走勢,進而對美國乃至整個世界產生深遠影響。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布盧門撒爾表示美中兩國亦敵亦友,卻又彼此依賴。

“我認為在政策圈子內,人們有種共識。那就是並不是說美國是那麼的依賴於中國,實際上我們兩國是相互依賴,我們彼此是很奇怪地擁抱對方。”

他比喻說,共同的經濟利益把美中兩國拴在一起,但兩國在各自伸出一隻手擁抱對方的同時,另一只手裡又拿著一把刀,隨時準備在關係破裂時刺向對方。 一方面,美國企業從與中國的貿易中獲益,它們把中國改造成世界工廠。與此同時,美國的普通家庭又可以享受到物美價廉的中國產品。對中國來說,美國的巨大市場和消費能力得以讓中國經濟在過去三十年來飛速發展。但在以另一方面,美中兩國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的巨大差異,使得兩國之間在安全、軍事和全球戰略等諸多方面缺乏真正的互信,甚至彼此為敵。

但馬里蘭大學公共政策教授菲利普斯瓦格表示,目前的這種發展模式已經漸漸難以再發揮效力。

“中國面臨經濟方面的問題。勞動力成本是其中一個方面。從勞動力層面來講,中國已經不再是一個低成本生產國。市場份額已經從中國向越南等其它低勞動力成本國家過渡。這就給中國發出了一個市場信號,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改變他們的發展模式。”

布盧門撒爾和斯瓦格在最近撰寫了一本新書,名為《尷尬的擁抱-美國和中國在21世紀》(An Awkward Embrace,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兩人在書中闡述了21世紀美中關係可能出現的三種可能局面。他們認為,這三種局面中任意一種的出現都將取決於中國能否成功深化改革。

第一種可能性是中國新領導人成功推行改革措施將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從以出口拉動轉變為以內需和消費拉動。這些措施包括進一步開放中國的投資和金融體系、進一步開放國內市場,降低政府對國有企業的扶植和補貼。實施這些改革將有助于中國進一步融入國際經濟體系,提升企業效率,進而增加居民收入。對美國來說,一個以消費拉動的中國經濟有利於美國增加就業、減少貿易赤字並降低政府債務水平。從戰略角度來說,一個更加融入國際經濟體系的中國將更能接受國際準則、法治和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糾紛。

但如果中國的改革不成功,或者說新一代中國領導人拒絕推行必要的改革措施, 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就會導致比較黯淡的另外兩種局面的發生。在一種情況下,經濟增長的放緩使得中國社會矛盾加劇。中國領導人通過挑唆民眾的民族情緒來轉移注意力。在外交上採取更為強硬的姿態。更為糟糕的局面是中國經濟出現嚴重危機,導致中國國內社會動盪,影響共產黨統治,對外中國挑起爭端甚至引發衝突和戰爭。

企業研究所的布盧門撒爾預測,新一代中國領導人推行大刀闊斧改革的可能性不大。他們會採取一些措施,但或許措施不夠多,力度不夠大。

“這是一個實力不足又很謹慎的領導層。他們將面臨很多艱難選擇,比如人民幣匯率問題,如何改革金融體系,如何實現以內需拉動增長,如何解決國內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因此我不認為他們會坐以待斃。但我也不認為變化就一定是朝著積極的方向的。我只是認為,今後的中國會是很不同的,或許是增長更為緩慢的經濟和更具侵犯性的外交政策。各種情況組合都會發生。”

布盧門撒爾和斯瓦格表示,面對中國未來走向的不確定性,美國應該在經濟和安全領域採取不同的方式來加以應對。在經濟方面,美國繼續保持同中國合作和接觸,鼓勵中國進一步融入國際經濟體系,遵守市場規則。在安全方面,美國應加強同亞太盟國的軍事和戰略合作,旗幟鮮明地反對中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冒險主義和擴張性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