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了解中國政治才能理解中國經濟

  • 斯洋

一名男子在北京一個股票交易所裡觀看電子屏幕顯示的股市行情。 (2016年1月26日)

一名男子在北京一個股票交易所裡觀看電子屏幕顯示的股市行情。 (2016年1月26日)

1月 26日,中國股市再度暴跌。同一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研究“供給側結構改革方案”以及其他問題。從年初開始,有關中國經濟是否會硬著陸,中國經濟何處去的話題已經是全球關注的焦點。有專家指出,關於中國經濟,讀懂中國政治才是理解的關鍵。他們稱,停滯的改革比股市、匯市下跌以及經濟增速放緩更令人擔憂。

*2016,中國經濟開局不利*

新年開始,中國經濟就出師不利。先是股市和匯市雙雙大跌,隨後,中國政府宣布,2015年中國經濟增長率為6.9%,為25年來的最低點。更有甚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的報告稱,中國經濟增長將在2016年放緩到6.3%。 2017年降到6.0%。

一時間,“中國經濟何處去?”、 “中國經濟是否會硬著陸?”“面對放緩的中國經濟, 我們應該擔心什麼?”等各種對中國經濟的擔憂出現於世界各大媒體

中國經濟硬著陸?

金融大鱷索羅斯最近在達沃斯的一番話更是火上澆油。他1月22日在達沃斯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說,對中國經濟來說,“硬著陸其實已經難以避免。”“我不希望它發生,我只是觀察到了。”

他還稱,中國的過度舉債和資本流出是硬著陸的信號。根據彭博行業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資料信息,截至去年11月的前11個月, 中國資本外流共8,430億美元。

正常的經濟轉型?

不過,索羅斯的言論立即遭到中國黨媒的批判。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評論文章稱,“做空中國者終將敗於市場。”評論說,中國的家底今非昔比,中國經濟短期內存在的小問題,諸如行業產能過剩、房地產庫存高企以及經濟增速不斷下降等,這些都是“轉型時期的下行壓力”。最終,“在'深改紅利'的助推下,中國經濟從長期看來亦有望加速迎來新舊動力轉換的平衡點。”

一些西方學者和官員也不贊成索羅斯的說法。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1月23日在達沃斯表示,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屬於“非常正常”的現象。

她還說,中國處於轉變其經濟增長模式的過程中,要從原來的以國家投資拉動為主轉為消費拉動為主, 這一過程不太可能會導致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出現“硬著陸”。她更稱,並“沒有觀察到硬著陸的跡象。……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進化演變的過程,一場將會困難重重的巨大變革。”

不過,她強調,中國應該與市場加強溝通。

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艾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在《華盛頓郵報》撰文稱,中國股市雖然經歷戲劇性的暴跌,但是這並不能反映中國經濟整體的健康狀況。

中國能否繼續推動經濟改革?讀懂政治是關鍵

但是,對於中國政府推動這場巨大改革的決心,分析人士有不同的看法。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Elisabeth Economy)認為,中國祇會出現斷斷續續的改革。

她星期一在《國家利益》雜誌撰文說,理解中國經濟的關鍵是中國政治。她說,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經濟改革等於減少對經濟的管控,也等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面臨風險。

她說,關於中國經濟,有一點容易被忽視,即所有擬議中的改革: 貨幣、股市以及國有企業等,都需要中國領導人放鬆或是解除對經濟的管控,而這是他們所不情願的。但是,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又與經濟增長分不開。 ……,因此,中國領導人會持續不斷地試驗,以確定做到多大程度的管制放鬆,同時又不至於影響對權力的掌控。

她斷言,外界還是會看到斷斷續續的改革出現。

易明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才是改革最終的決策者。她說,姑且不說習近平懂多少經濟,即便是精通,也得看他對中國經濟轉型期產生的風險和動盪有多大的承受力。

另外,她說,對習近平來說, 將中國推上國際舞台,成為國際大國更有吸引力。中國的“一路一帶”可能並不會產生預想的經濟利益,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攬子貨幣,但是中國的金融系統卻可能並沒有為此做好充分的準備。

另外,中國經濟決策還有另外的中心,例如王岐山和總理李克強等都自成一派。習近平離開中國出訪,都可能造成改革的停滯。

易明說,2013年中共18屆三中全會允諾的改革,到目前還沒有出現。因為擔心社會動盪,中國政府可能會做出不利改革的決策。她認為,中國的經濟改革不是不會出現,但是會遭到混亂和痛苦的政治的影響。

改革停滯才是更大的擔憂

《南華早報》總編輯顧問王向偉日前也撰文說,其實,與經濟硬著陸相比,改革停滯才是問題所在。他說:“著眼中長期發展的投資者,應該更關注中國轉型為全面市場經濟的改革進程, 可惜,目前的跡象並不樂觀, 而這才是更值得擔憂的地方。”

他說,中國經濟基本面仍然穩健,經濟也正逐步向消費拉動模式轉型。去年中國經濟增長超過一半來自消費,為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他說,近期的匯率波動,資本大量流出,可能已經拖累貨幣改革的步伐。更令人擔心的是,有些官員和商人抱怨整體改革進程已經大致陷入停滯。如國有領域等重要範疇的改革似乎出現了倒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