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轉型之兩難:中國威權經濟發展模式遇瓶頸

  • 斯洋

停靠在浙江省舟山港的一艘貨輪。(2016年2月14日)

停靠在浙江省舟山港的一艘貨輪。(2016年2月14日)

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多次表示,中國經濟不會遭遇“硬著陸”。有美國經濟學家說,中國的威權經濟發展模式在短期內的確不會讓中國經濟“硬著陸”,但是,這種威權模式在經濟轉型期卻遭遇兩難:中國政府必須要解決的問題是,能否繼續用威權增長模式推進必要的改革,但同時又不會引發社會騷亂?另一種兩難是,真正的改革需要放權,而這又不是中國政府願意看到的。

李克強在“兩會”期間表示中國經濟不會遭遇“硬著陸”。隨後,他在會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時再次承諾,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他還說,中國有很多政策工具可以防範金融風險。

靠威權手法可避免“硬著陸”

3月22日,在美國智庫的一個有關“中國威權經濟模式”的研討會上, 分析人士也認為, 中國經濟的確不會在短期內“硬著陸”,即便是在資本外流的情況下。

中國褐皮書(China Beige Book, CBB) 總裁利蘭·米勒(Leland Miller)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研討會上,在被問到大量資本外流是否會造成中國經濟的“硬著陸”時,這樣解釋:

“中國作為一個指令型經濟、威權經濟,一個非商業的經濟,他們在自己的經濟和金融體系內有能力調配資本,雖然這是很糟糕的做法,會造成長期的影響,並不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但是,如果你指的是短期內的危機,他們會非常容易地規避它, 要比歐洲或是美國容易多了。”

CBB是一家專門研究中國市場的國際諮詢機構。但是,米勒指出,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已經是事實,而且不是周期性的放緩,而是長期的放緩。不過,他指出,最可怕的不是經濟放緩本身,而是中國政府是否可以值得信賴,完成他們所說的必要的改革。

他說,最好的狀況是增速放緩,中國政府推進了必須要的改革;而最糟糕的是增速放緩,政府採取了一系列錯誤的措施,到時候,中國經濟可能會被迫狠狠地“硬著陸”。

鐵腕改革的社會隱患

米勒說,目前中國的威權經濟發展模式遭遇了“兩難”。

他說:“他們必須從根本上調整經濟結構,也許,能讓他們從甲地到乙地的唯一成功辦法就是通過強大的鐵腕手段,通過威權領導模式,迫使精英和老百姓不情願措施,進行調整、平衡和分流,迫使經濟走上應該發展的方向。”

但是,米勒說,這樣的手段有會帶來另外一個問題。

他說:“通過威權政治模式迫使經濟改革, 你又種下了社會災難的種子。如果是民主的國家,像美國或是歐洲或是其他地方, 如果你不喜歡這個人,你把他扔出去,選出新的人。如果新人也不是你想要的,再扔出去,再引進新的領導層。民主有內在的減壓機制,但是中國沒有。為了成功轉型,他們現在在這個時期所做的是,控制信息、操控數據、打壓異議、打壓社交傳媒。他們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會引發社會動盪和騷亂。如果除此之外又出現轉型引發的破產、失業、社會騷亂以及金融產品的違約,你製造出一個困難的境地。”

中國前不久宣布,為了化解過剩的產能,可能有180萬工人下崗, 主要發生在煤炭和鋼鐵系統。路透社的報導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實際下崗人數可能會高達五、六百萬人。另外,中國的勞資糾紛正在大幅增加。根據香港“中國勞工通訊”的數據,2015年,中國工人罷工總數為2944起,而這個數據在2011年為185起。

有報導說,由於擔心大規模的社會動盪,中國當局並不允許虧損的國有公司破產。

威權增長製造不公和浪費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客座教授約翰·李( John Lee)說,中國的威權增長模式, 也就是所謂的“北京共識”幾年前很吸引人,甚至成為許多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的榜樣,但是現在,威權發展模式造成的破壞和後果正在暴露出來。

第一,與國有企業相比,中國的私營企業的效率無論從就業和生產率方面來說,都要高出兩三倍,但是在資源配置和銀行貸款方面卻遠遠比不上國企,因此這造成了財富和機會的浪費。

他說:“想像一下國家財富和機會在這樣一種政治經濟模式中的浪費, 你想問,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中國可不可以成為中等或是高收入國家。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在這樣一個沒有創造性淘汰機制下取得成功。而中國卻是這樣一種體系。”

約翰·李接著說,第二,中國已經淪為權貴集團統治人民的是寡頭專制,普通老百姓的受益遠遠減少,而這將對消費主導的經濟模式的轉換造成困難。

放權改革的政治風險

他說,第三,如果沒有制度的確立,比如,法治、知識產權的保護、財產的保護、獨立的法庭、獨立的仲裁體系 ,中國很難成為高收入國家。而共產黨知道,這些制度確立之後,共產黨就不能繼續掌權了。

約翰·李說,中國的兩難在於,共產黨政府在多大程度上願意放權。他說,與西方國家不同, 西方國家在經歷改革後,體制不會崩潰。但是中國,隨著中國越來越強大和富裕,而中國共產黨卻越來與脆弱。如果中國要轉型,必須要進行真正的改革, 而真正的改革卻不是共產黨所希望看到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