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魯格曼稱中國一旦垮掉 不會出現全球救市

  • 燕青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格曼 (美國之音燕青拍攝)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格曼 (美國之音燕青拍攝)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2008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11月17日在華盛頓的一個研討會上說,他目前擔心的,不是中國經濟的騰飛能給美國和國際社會帶來多大的威脅,而是中國經濟走向低谷所可能給全球帶來的不穩定。

在彼得森研究所承辦的題為“如何縮小貧富差距”的研討會間隙,克魯格曼就中國的經濟前景、以及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一個社會就會自然而然轉入政治和社會民主型態這些問題,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

記者問到:一旦中國經濟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世界其他經濟體會不會前去“救市”,克魯格曼搖頭:“不會的,即便是其他國家具有最良好的願望,也不可能;中國的(社會和經濟)規模太大了– 不會因為規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規模大到拯救起來很難。”

無處尋芳草

他馬上接下來說:“除此之外,哪一方真正能夠或者是會去幫忙呢?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嗎?處於四分五裂狀態中的歐盟嗎?(一旦中國經濟大幅下滑)不會看到全球救市這麼樣一個前景的。”

克魯格曼說,介於中國經濟目前的規模,一旦出現嚴重的狀況,將在環球範圍內造成頗為顯著的連環效應,衝擊最嚴重的將是亞太地區。

他還說,問題將不僅僅局限在經濟範疇,全球屆時都會聚焦中國的政治經濟形勢、以及中國國內的穩定。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經濟一旦出現嚴重狀況,必將帶來政治領域的洗心革面。然而,在克魯格曼看來,經濟領域一旦出現狀況,中國的共產黨政權有可能會再次依賴打壓的手段來控制形勢。 “已經看到中國政府在政治開放領域向後退,到那時候,可能會退得更多。”他補充說,很難確定到時候會是什麼樣一種情形,變數很多。

中日比較

克魯格曼說,2016年的中國同1989年時候的日本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從民眾過度存款、缺乏投資機會、房地產泡沫所有這些角度來看,中國目前的狀況和日本當年有著很大的質的相同;但是,中國和日本很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日本是一個政治上極其穩定的國家,內部具有相當強的凝聚力,但是不能用這樣的形容詞來描繪中國。

克魯格曼還說,日本政府當年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雖然那些工程不見得有多大的實用價值,但是保證了就業,以及社會穩定。克魯格曼說,日本就像一個大的家庭一樣,社會保障系統良好,很多國家都沒有做到這一點。

經濟發展與民主政體

過去多年來,美國學術界一直有“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民眾收入達到小康,一個社會將自然而然進入政治民主狀態”的說法。克魯格曼說,這一理論在全球範圍內似乎沒有跨過實踐檢驗這一關;他本人也一直對這一理論,不是十分看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