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經濟未來增幅是軟著陸或硬著陸?

  • 楊明

中國總理李克強 (中)2015年3月15日 在人大的記者會上。

中國總理李克強 (中)2015年3月15日 在人大的記者會上。

中國政府把2015年GDP增幅定在7%左右,預示著中國經濟增長持續放慢已經成為一種“新常態”。面對債務比重過高、樓市泡沫化、製造業產能過剩,外國投資環境惡化等重重挑戰,中國經濟未來幾年是否會發生低於3%增長的硬著陸,還是在經濟改革,調整結構和增長模式過程中,順利軟著陸,華盛頓智庫的一些專家學者對此看法不一。

日前,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字顯示,中國1-2月工業生產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6.8%,低於2014年的7.9%,為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疲軟的增幅。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3.9%,低於去年15.7%的年增長率,是2001年以來最慢的擴張。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0.7%,比去年12月低1點2個百分點,是過去10年來最慢的增速。

德意志銀行日前公佈的報告指出,中國政府2015年1、2月的財政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6.3%,部分原因是土地出讓金的收入下降36.2%。德意志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說,財政收入下滑讓中國政府大吃一驚。

中國經濟增幅從2010年的10.4%逐年明顯下降,去年僅為7.4%。面對中國經濟增長勢頭繼續減弱,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人大政協兩會上把2015年的GDP增幅定為約7%左右。

中國經濟增長持續下滑,再次引發了經濟學家對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走向的關注。中國經濟會軟著陸,還是硬著陸呢?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中國研究資深兼職教授皮特.鮑泰利認為,過去35年西方學者對中國的看法一直是錯誤的,總是低估了中國人民發展經濟的能力,和取得成功的意志。他說,中國經濟雖然在下滑,但不會發生硬著陸的情況。

他舉例說,中國是資本淨輸出國,不像印度或巴西等國那樣基礎設施不足。中國有能力為大部分投資提供資金,創業者愈來愈有活力,服務業在GDP所佔比重愈來愈大,超過製造業,中國有一支相當有能力的公務員隊伍,中國政府有能力應對經濟運行中的各種問題。他認為,如果中國領導人在今後18-20個月內在經濟上做出正確的決策,中國經濟的中期增長前景很好,很多行業仍然有巨大的持續增長空間。

他說:“看一看中國過去35年的發展歷程,有足夠理由相信,他們能再次走出經濟方面的困境,無論是房地產市場還是整個經濟,都不會發生硬著陸。在今後18-20個月,如果他們不在經濟方面犯愚蠢的錯誤,中期的增長前景很好,他們能激發經濟潛力的機會,仍然相當強勁。”

不過,鮑泰利也承認中國經濟面臨種種巨大挑戰,包括公司企業債務過高,地方政府舉債過大,嚴重的商業房市場、製造業產能過剩,針對外國企業的民族主義監管和調查,投資環境惡化,“金融抑制”還較嚴重,金融和房市扭曲嚴重,習近平反腐導致的官員消極不作為。但其中最危險的是樓市的崩潰。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問題中心高級研究員威廉.威爾遜表示,近些年來,中國的債務水平急劇攀升,從2007年至2014年,家庭和公司債務在GDP中所佔比率上升70個百分點,金融行業飆升110百分點,如果包含政府債務,上升幅度為124個百分點。中國公司債務佔GDP的25%,地方政府債務為GDP的30%。根據麥肯錫咨詢公司的報告,2014年中旬,中國整體債務負擔為GDP的282%,高於美國或德國。他說,世界從經濟大蕭條中汲取的最大教訓是“債務”,而“債台高築”正是中國經濟必將要硬著陸的“禍根”。儘管經濟學家無法准確預測中國經濟硬著陸將在何時發生,但“硬著陸”已經是“既成事實”。

他說:“我認為中國有能力應對金融危機,但問題並不在此。問題是中國能否在管控危機的同時,不出現顯著的經濟增長的下滑。這是問題所在。我認為‘不’,他們不能。這就是為甚麼我預測‘硬著陸’。 ”

威爾遜說,中國要避免硬著陸的選擇所剩無幾,而且為時已晚。如果他們3年前解決債務居高不下的問題,經濟就可能軟著陸。

華盛頓智庫卡托研究所副總裁詹姆斯多恩認為,中國經濟的不平衡,眾所周知,國企效率低下,房市泡沫化,產能過剩,“金融抑制”等等。但促成這些不平衡的原因,是市場與國家、個人與國家之間的根本不平衡。此外,中國還存在法治、私有財產保護,以及言論自由和人權保護等諸多的不確定性。中國目前面臨的更重要問題,不是經濟的硬著陸或軟著陸,而是政府行使職權的範圍,以及人民同國家的關係。

他說:“中國的真正問題不是增長放慢,而是缺少活得有價值的權利。經濟增長顯然重要,中國人從他們取得的經濟增長中獲得巨大利益,這一切的取得是通過增加經濟的自由度,經濟自由化,限制政府干預市場取得的。”

多恩說,從根本上講,中國的未來要成功,需要自由市場和思想,中國的經濟才會軟著陸。

有觀察人士指出,決定中國成敗的最終因素在政治舞台,而不是經濟舞台。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大力反腐敗的同時,壓制人民自由的空間,令人擔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