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下一個五年中國能看到藍天嗎?


2015年12月1日11時許,北京朝陽門至建國門路段天色晦暗。 (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2015年12月1日11時許,北京朝陽門至建國門路段天色晦暗。 (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11月30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巴黎氣候變化大會上作出數條承諾,誓言要“以最大決心激發最高智慧”。他承諾說,中國“將於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並爭取儘早實現,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 %左右,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45億立方米左右”。一連串數字和年份令人眼花繚亂,“不明覺厲”。
類似環保目標往年提出過嗎?答案是YES。保質保量地完成了嗎?答案是NO。

習近平的環保目標能按期實現嗎?

據報導,中央在“十五”規劃時就曾提出明確具體的空氣污染和水污染指標,要求二氧化硫排放量和化學需氧量均下降10%。遺憾的是,未能達標。 2006年的“十一五”規劃再次加強對完成這些指標的約束,但由於各省市的經濟發展狀況不同、地方政府的重視程度不同,目標的完成情況也是參差不齊。有分析人士指出,制定目標容易,執行難,結果經常是被地方政府“區別性和選擇性的執行”。此外,缺乏公眾和媒體的監督問責體制也是重要原因。

如今,習近平表示要“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十三五'規劃重要內容”。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也在12月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力推煤電“超低排放”,“在2020年前對燃煤機組全面實施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對落後產能和不符合相關強制性標準要求的電廠堅決淘汰關停”。

有記者採訪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張小曳,問下一個五年霧霾天數能少一些嗎?他表示“不確定性很大”。他說他所在的研究院曾給環保部做過評估,結論是由於產業結構調整是一個緩慢的過程,2050年還有50%要燒煤。同時,煤和燃油的情節使用也是問題。 “現在中石油中石化要把標號提高,它得有成本,要把原來的東西用完或是怎麼樣,都有一個過程,”他說。

“咱們的霧霾”只能咱們治

社交媒體上流傳著一則趣聞:據說導演賈樟柯去年在北京拍攝環保廣告時,突然從胡同里衝出幾個大媽大爺,高聲嚷嚷:“他們在拍咱們的霧霾,快把攝像機扣下來。 ”

“咱們的霧霾”,儼然一副“護犢子”的口氣。自己家的孩子自己說可以,別人說不行。不知這些大爺大媽是真的“愛霾如子”,還是被有關部門發動起來的“朝陽群眾”們的一員。

相對於大爺大媽的“護霾心切”,一些非政府組織(NGO)成員在倡導環境保護的道路上卻有些自身難保。

12月3日凌晨5點半,兩名NGO組織的志願者——自然大學的徐某和天津綠領的田某,在福建省寧德市某賓館被當地警方帶走,理由是“涉嫌賣淫嫖娼”。據財新網報導,徐某和田某一直在關注寧德市的鎳合金產業園工業污染問題。他們這次去福建就是為了了解鼎信鎳業和義聯集團的整改狀況。二人所屬的兩家NGO組織稱,由於徐某長期調查曝光寧德的鎳產業污染問題,在當地屬於“敏感人士”,不敢用個人身份證登記入住賓館,因此才和田某合住一間。而蕉城分局則稱二人被捕時“無法說清兩人之間的關係,且拒不配合民警調查”。現在這兩名志願者已經被釋放。

福建省寧德市近年來致力於打造“中國鎳都”,相繼引進了鼎信、海和、義聯等鎳合金企業。義聯所在的漳灣臨港工業區和鼎信所在的灣塢臨港工業區,是三都澳地區幾條大河的出海口,也是淡水鹹水交彙的區域,是最好的海鮮產地。而如今,這片曾經煙波浩渺、鷗鷺忘機的生生之地卻成了死海、死灣。去年,在與三都澳比鄰的羅源灣還發生了鮑魚集體死亡事件。

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能否並行已經被專家學者論證過無數次,答案莫衷一是。中國多年來的政策一直是通過犧牲環境來發展經濟,這次習近平在巴黎大會上也仍然表示,環保方案要“照顧各國國情”,“應對氣候變化不應該妨礙發展中國家消除貧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合理要求”。下一個五年,中國百姓能否盼來藍天,仍是一個問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