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拉美“砸錢”超世行美洲行投資總和

  • 申華

厄瓜多爾首都基多附近地分南北的赤道紀念碑 申華拍攝

厄瓜多爾首都基多附近地分南北的赤道紀念碑 申華拍攝

中國經濟放緩之際,繼續加大對拉美經濟狀況堪憂國家的融資投入力度,而這些國家能否按期償還債務還是未知數。有學者稱,中國在拉美砸大錢,並非純地緣政治考量,那裡的投資機遇大於風險。

設在首都華盛頓的拉美問題智庫“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最近公佈中國拉美融資活動的最新數據。2014年中國向拉美地區提供融資總額為220億美元,超過世界銀行和美洲開發銀行的總和,牢牢坐穩拉美最大“金主”寶座。

马丽娟 (Margaret Myers) “美洲对话”智库中国-拉美项目主任

马丽娟 (Margaret Myers) “美洲对话”智库中国-拉美项目主任

該機構說,拉美中國融資大戶是委內瑞拉,2007年以來委內瑞拉已從中國累積融資563億美元,佔中國向拉美融資總額47%。其餘43%分別流向阿根廷,巴西以及厄瓜多爾。該機構中國-拉美項目主任馬麗娟(Margaret Myers)對美國之音說,最新數據符合近年總趨勢,而且經濟放緩並未減弱這種融資趨勢。她說:“中國對拉美融資增加之際,拉美和中國的增長都在放緩。有預測說,中國對拉美等地區的地區融資可能會因此放緩,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2013年中國對拉美融資在增加,而且接受融資的國家和行業也都相同。”

委內瑞拉等國能否按期償還中國債務引起輿論高度關注。華爾街日報說,油價暴跌重創委內瑞拉經濟,總統馬杜羅支持率下降,該國通脹嚴重,肥皂這類日常生活品也嚴重短缺,貨架被掃蕩一空,國家接近癱瘓。歐亞集團分析師莉薩•塔格羅說,中國在委內瑞拉風險敞口很大,擔心該國政局更迭。

談到厄瓜多爾狀況時,馬麗娟說:“厄瓜多爾欠中國巨額債務。現在的問題是,即使不是現在或者不久的將來,厄瓜多爾是否有能力以石油或者其他物品償還中國的債務。要想償還中國債務,厄瓜多爾必須或不得不開放某些雨林和野生動植物保護地帶,這樣勢必會產生環境和社會影響,因為一些土著族裔就生活在這些地區。”

彼得森国际研究所拉美投资问题专家巴巴拉·科施瓦

彼得森国际研究所拉美投资问题专家巴巴拉·科施瓦


巴巴拉•科施瓦(Barbara Kotschwar)是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拉美投資問題專家,尤其關注中國在拉美投資動態。她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給委內瑞拉的貸款是以石油作為交換,中國融資冒風險可能不大。她說:“中國為委內瑞拉的大批基礎設施項目融資,是拉美基礎設施項目的最大融資提供者。另外,中國融資的目光相比其他投資者,似乎更側重長期目標。拉美迫切需要改造基礎設施,因此,這些項目可能非常能夠獲利。另外,基礎設施還能幫助中國將其所需拉美商品更有效地運達港口。假如資金用到實處,而且項目被啟動,長遠來講,中國的這種融資將是明智的。”

科施瓦說,中國人對委內瑞拉融資很講實際,並非純地緣政治考量:“很可能的情況是,中國給予委內瑞拉融資,給予委內瑞拉喘息空間,因為委內瑞拉經濟政策糟糕,石油價格下跌又加劇了這種局面。為委內瑞拉融資,使其有喘息空間,實際上也是保護中國已投入的大量資金。中國從委內瑞拉獲得石油,希望獲得石油投資回報。”

復旦大學的沈丁立教授認為,對外經濟援助上,中國現領導比毛澤東和鄧小平似乎都明智。他說:“毛澤東時代的利益觀是只講政治,不太講經濟。鄧小平時代的利益觀是對外開放,引進外資,引進技術,我們在政治上是有欠缺的,不夠講原則的,是經濟重於政治的。現在到了習近平時代,這兩個東西要平衡。從這個角度講,委內瑞拉可以給中國提供能源,現在油價低,這個資源就更好了。另外,在拉美有很多台灣的朋友,我們也需要自己的朋友,我們和台灣是有政治競爭的。”

XS
SM
MD
LG